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不知不觉成就世间最强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造之恩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造之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魔族行军打仗从不讲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们一旦决定向哪里发起进攻便立刻挥军猛进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将过去,以战养战,打到哪算哪,直到力竭之后才会停下,魔族就是这样将人族一步步蚕食赶到了黄沙漫天的西北。
  遥国谢魄大君一直都是所有魔冕当中野心最大的那个,他不止一次说过遥国虽然地处魔族最前沿,却同时是魔族唯一一个还有机会开疆拓土的魔国,遥国的未来才是真正的不可限量,遥国的修魔者更是拥有无数的机遇,遥国必定会成为最强最大的魔国,这无疑是对遥国众多修魔者的公开许诺。
  白山仍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被尾佑从天山郡赶出来后一路南下,走着走着就被一大片山呼海唤般出现的啼骑二话不说抓了壮丁,强征成为了劳役,跟在遥国修魔者大军的后面运送辎重,直到大军进了铜水川,他才知道这一仗是要打谁,而率军的竟是大名鼎鼎的常胜战将,魔将嗤熨。
  那座固若金汤的西阳关仅用了一日就被攻破,大军长驱直入一路上势如破竹,大丰国在遥国这名彪形大汉的面前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袒露胸脐的娇嫩小娘子,只有承受暴风骤雨般蹂躏的份儿,很快连大丰国的皇城都被付之一炬,那个自称天子的人族皇帝更是重伤而逃,而那些来不及带走和毁坏的金银财宝,粮食布匹,就只能拱手送人,封装进车后由白山他们这些民夫劳役昼夜兼程的送回国都沸城。
  白山所属的这支队伍运送的全部都是从大丰国粮仓里掠夺而来的五谷杂粮,就在他们将要出西阳关的时候,风婆和雷母两座大山中突然冲杀出来许多人族兵马,乌泱泱的仿佛一大片潮水,很快就将护卫并不多的队伍冲散,他们抢了东西就跑,也并未去夺取西阳关,白山逃进了西阳关后才听说那两座山里藏的都是之前守关的边军,统军的将领战死之后那些人便作鸟兽散逃进了深山老林中,被嗤熨说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便没有再分兵去追,很明显嗤熨这一遭并不打算将这里占领,那些溃军不敢招惹以修魔者为主的大军,只敢袭击运送辎重的劳役,应是饿急眼了才下山来抢粮。
  可事情却远没有那么简单,溃军当中产生了新的统帅,开始一复一日的袭扰运送辎重的队伍,有时候会真刀真枪的冲下来杀人抢物,有时候是虚张声势绕上一圈就跑了,就是不去收复西阳关,白山在第一次遭遇袭击后又碰上了一次,而这一次增加了不少的啼骑护卫,且后方还跟有一队鬼武统领的援军,可是那群人族溃军还是埋伏在了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喊声震天的从四面八方杀了出来,兵力之多目所能及之处皆是密密麻麻的黑点,就如一处被挖开的蚁穴,将他们分割包围成好几块战场,甚至还分出兵力专门阻击后续的援军,白山在慌乱逃窜间眼见了不少的修仙者也掺杂在其中伺机偷袭无所察觉的修魔者,力求一击毙命。
  作为普通的魔族人白山和其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逃,同时白山又很难理解那些普通的人族是如何有勇气,敢以平凡之躯与修魔者对战的,虽然他们的武器确实可以贯穿啼骑乃至鬼武的身躯,可每杀掉一名修魔者所需要付出的人数至少也要十倍乃至数十倍,完完全全就是在拿任命去堆。
  人族的武器当中对修魔者威胁最大的是一种特殊的箭矢,在锻铸这种箭矢的箭头时,会在表面镀上一层来自于仙空山的特殊金属,使得其可以贯穿啼骑与鬼武自诩刀枪不破的身体,也因此而被称为破魔箭。
  如此利器必然数量有限,不能随意使用,大多都交由擅长弓箭的修仙者或是射术高超之人,而在今天这场遭遇当中,人族之中就有人使用了破魔箭,当场一箭射杀了两名啼骑,而那支箭仍未停下,飞入慌不择路的人群当中将一名劳役的脚牢牢钉在了地上,而这名运气极差的劳役就是白山。
  钻心的剧痛顷刻间从脚掌心迅速传遍全身,白山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周围不断擦身而过的人没有一个停下来救助他,白山很清楚不能在这里停留,他忍受着无比钻心的剧痛,将箭矢从中掰断,硬生生将脚从地面上抽离出来,一蹦一跳的继续向西阳关逃去,而那一截没入地面的断箭,已被鲜血染红,湿润淋漓的样子像极了一株正在绽放的芍药。
  进了关隘后外面的喊杀声逐渐远遁,没过多久就有消息传来,那群人族残兵已然退去,留下的几百具尸体也已被筑成了京观堆放在山脚下。
  白山暗自松了口气,可还没得空闲去处理脚上那块可怖的血窟窿,便又接到传令要他们这些劳役即刻打扫战场收拢余下物资送往沸城,用词颇严一再强调不得有误违者立斩,白山便只能咬牙切齿的塞下几口干粮灌上一肚子凉水,随着大部队一起重返缭乱狼藉的战场。
  好一阵忙活后,归整货物,车马套牢,蜿蜒漫长的队伍再度启程,出了西阳关,进入旷阔的铜水川,虽已回到了遥国的土地上,可距离国都还有很长一段路,直到天黑之后仍还在坑坑洼洼的铜水川转悠,回头一望还可以看见炬火通明的西阳关,因为这一天的遭遇众人实在疲惫不堪,为首的修魔者才不得不下令原地休息一晚。
  “他快不行了,烧成这样一半的路程都挺不过的。”
  “为个累赘啰嗦什么,头头说了把他扔在这里就行了,抓紧时间赶路,魔将大人军令如山,耽误了行程不光会挨鞭子还要杀头呢,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受了伤,自求多福吧。”
  “唉……谁也帮不了谁,走了走了。”
  天刚蒙蒙亮,几个魔族劳役抬着一卷草席丢到了路旁的草丛里,草席滚落展开后,奄奄一息的白山从里面被甩了出来,他只觉得浑身滚烫,四肢酸痛绵软使不出一丁点力气。
  夜间扎营休息时他就已经觉得身体极为不适,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逐渐蔓延全身,直到清晨准备出发前才有人发现他已是不省人事,浑身各处都如火烧一般滚烫,请示了领队的修魔者后便按照以往的办法给遗弃处理了。
  白山此时虽是不能动弹,可头脑里还保持着一丝清明,他很清楚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去,虽然心中倍感难受和憋屈,可过程并没有太多痛苦,自己勉强还是可以接受的,在他看来平平无奇的魔族人一生都很难离开出生之地,他们就像是器具一样只有物尽其用才有存活价值,自己这一生虽然过的颠沛流离,行路也是南辕北辙无法如愿,可好歹用双脚丈量过这片辽阔国土,由南到北,从西至东,历经过严寒酷暑,享受过荣华富贵,也已看破这个世间的本来面目,心都已经死了,人还活个什么气儿呢?
  他这样想着,慰藉自己,身体越来越轻,头脑越来越重,思绪和意识开始变得浑浊不清,却突然被一阵歌声惊动,身子微微一颤,那歌声当中的词来自于人族,唱歌的也必然是人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