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八十二章 英雄救美

第八十二章 英雄救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御书房
  
      巨大的长桌上,放在一叠叠摞得高高的奏章,庆典将至,各部启奏的事情也越发的多,他这么着急让夙凌去追回黄金,实在也是国库急需银两。虽然没有那些黄金,穹岳也一样能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庆典,但是若能找回失窃的库银,就再好不过了。
  
      将手中最后一本奏章批阅完成,燕弘添终于看向坐在一旁悠闲品茶的楼夕颜,自己忙得半死,他到是有闲情逸致,脸色一黑,燕弘添冷哼道:“庆典的事宜准备得如果?”
  
      放下茶,楼夕颜淡淡一笑,无视燕弘添的冷脸,悠然回道:“很顺利,户部、工部都已经做好了庆典所需用度的调集和筹备,今年一定会办得比三年前更加盛大。不过到时各国使节云集,各地商贾望族也会入京朝圣,京城内必定人口混杂,臣会尽快与刑部、兵部商议兵力的部署,以保证到时不会出乱子。”
  
      “好,这些事你做主吧!尽快准备。”楼夕颜的事情一定是还不够多,不够乱,看他一副有条不紊,不慌不忙的样子,燕弘添没来由的有气,虽然他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
  
      “是。”楼夕颜一口应允,仍是一副什么事情他都能处理的样子。
  
      燕弘添轻轻蹙眉,往常他可不会这么爽快,难道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盯着楼夕颜,燕弘添认真的问道:“你真的要迎娶青灵为正妻,并且不准备纳妾了?”
  
      楼夕颜朗然一笑,点头回道:“嗯。”
  
      “她值得?”其实有时候倒不是女人的问题,而是平衡利益的问题,后宫里的多少女人,他连她们的样子都不记得,但是她们身后代表的,是一个家族,一股势力,政治联姻,对一个男人的仕途来说,不可谓不重要!
  
      为了一个青灵,夕颜真的愿意做出这么大牺牲?!
  
      楼夕颜明白他的意思,却也只是淡淡一笑,平静的说道:“我觉得值得就值得。”
  
      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忙于驯服青枫那只小野猫,一不留神,似乎让夕颜占了先机,他也错过了不少好戏,看向窗外夏日暖阳,花团锦簇,燕弘添眼中划过一抹狡黠,笑道:“今日御花园内,京城中才貌双全、德艺双馨的各家千金都到了,你要不要再选选?”
  
      楼夕颜依旧温雅回道:“谢皇上,臣不需要再选。”
  
      走下龙椅,燕弘添走到楼夕颜身侧,再次问道:“真的不去?”
  
      微微躬身行礼,楼夕颜直接说道:“臣恭送皇上。”
  
      燕弘添故意一脸可惜的摇摇头,一边走出门外,一边啧啧叹道:“好吧,听说灵儿也来了,朕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怪想她的。”
  
      楼夕颜背后一僵,他这几日都忙得早出晚归,根本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她真的来了吗?若是真的。。。。。。想到刚才燕弘添眼中那抹异色,楼夕颜认命的低叹一声,跟在燕弘添身后,说道:“臣还是陪皇上一同前往吧。”
  
      看向背后难得乖乖跟着他的楼夕颜,燕弘添心情大好的哈哈大笑起来,或者让青灵嫁给夕颜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就有了一个作弄调侃夕颜的筹码,谁让夕颜对什么事都好像应付自如、游刃有余的样子,人果然不能太完美!
  
      。。。。。。。。。。。。。。。。。。。。。。。。。。。。。。。。。。。。。。
  
      “啊—”
  
      坐在木台前弹奏的楼夕舞听见木台崩塌的声音,潜意识的大叫了一声,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青灵跌下荷花池的一幕。
  
      “青灵!!”向前跑了几步,楼夕舞不会游泳,也不敢走上那已经歪歪斜斜的木台,只能一边焦急的盯着荷叶茂密的水面,一边大叫道:“救命啊!青灵她掉进荷花池里了!”
  
      园中的一群女子刚才也听见垮塌的声音,反应过来看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楼夕舞站在木台前,伸长脖子盯着湖面看,嘴里焦急的嚷嚷着。
  
      听清她叫嚷的话,青枫慌乱的看向木台附近,哪里还有青灵的影子。
  
      “姐姐!”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青枫拉起裙摆就要朝湖边跑去。手臂被人紧紧的拽着,原来站在太后身旁的几个宫女一齐拥了上来,拽着她就是不让她走动分毫,嘴里还紧张关切的说道:“青嫔您是万金之躯,要小心身体,可不能去啊!”
  
      “放手!!”青枫拼命的挣扎,顾不得手臂上撕扯的疼痛,心慌和担忧让一向冷傲的她也不禁泪湿眼眶,早已没有了淑女的仪态,发疯的挣扎叫嚷:“给我滚开!我姐不会游泳,你们快放手!放手!!”
  
      杨芝兰眼中划过一抹几不可闻的冷笑,不会游泳最好,就算会也没有用!故作生气的指着身边的几个太监,杨芝兰喝道:“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
  
      “是。”四个太监跑到湖边,立刻跳入水塘之中。
  
      楼素心微恼的皱起眉头,好好的木台什么会塌了呢?!看到已经有人下去救人了,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坐在主位上,看着前方的花池。
  
      其实卓晴落水之后,并没有她们想象的惊慌失措,危险丛生,因为她会游泳,而且以前读书的时候还是校游泳队的一员,所以除了木台垮塌那一刻她有些慌乱之外,她一切都还好。
  
      木台垮塌得最严重的,就是她脚下的那块地方,她掉下来之后,又被水流冲到了未倒的木台下边,身上厚重的裙子湿透之后更加沉重,头顶的木板又一直压着她,身边不满乱七八糟的荷叶,卓晴摆动手臂都很困难。
  
      她能听见楼夕舞在叫嚷着找人救她,她也很想回应自己其实很好,奈何身边的情况太糟,一张口水就要灌进嘴里,卓晴只能先想办法出去。
  
      用脚滑水保持平衡,卓晴快速的解开腰带,脱下最外层的裙子,顿时她觉得轻松了许多,一路摸索的朝前移动,忽然脚不知道踢到什么东西,狠狠的刺了她一下,疼的她呲牙咧嘴,拔开荷叶眯眼看去,隐约可见是打在水底支撑木台的桩子。
  
      卓晴思索了一会,深深吸了一口气,潜了下去。水下的视野很差,她只能勉强看见木桩大约碗口那么粗,其他的只能靠摸。木桩的断裂口有一边相对平整,一边是木头断裂产生的正常木刺。
  
      憋了太久,卓晴浮出水面,大口的呼吸,待气息平稳之后,她的表情却不再像刚才一样轻松了,这种木桩常年泡在水里,会垮塌并不奇怪,但是刚才她摸过断裂口,就触感上来说,绝对不是那种腐烂松软的木质,怎么可能说塌就塌了呢?还是说这次的事情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安排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