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八十四章 全城恐慌

第八十四章 全城恐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摘星阁
  
      窗外阳光明媚,卓晴躺在床上,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来形容!
  
      床边,楼夕颜轻轻吹着勺子里的汤药,确定不烫了,才温柔的送到她嘴边,清润的眼宠爱的看着她,这时候,毒药也要喝吧!卓晴心里哀号一声,还是再次张开嘴,将那一勺中药吞了下去。
  
      她知道楼夕颜是对她好,才一勺一勺喂她喝药,而且传说这药还是他刻意交代御医调制,不会很苦,但是吃惯西药的卓晴还是想抓狂,虽然她很想继续享受他的悉心喂食,但是这药实在是太难喝了!当楼夕颜再次把勺子递到她面前的时候,卓晴直接接过他手中的药碗,一口饮尽!
  
      她在家躺了三四天了,虽然他没有无时无刻陪在她身边,但是她一天三次喝药的时间,他都会出现,连把药倒掉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楼夕颜把药碗接过,放在矮几上,敷衍的回道:“病假。”
  
      病假?卓晴好笑,却也没在追问,而是兴致勃勃的问道:“听说你那天在御花园大战东、西太后?好可惜,没看见你暴怒的样子。”
  
      夕舞这几天过来看她,眉飞色舞说的全是楼夕颜那天有多么的英勇,多么的帅,夸张得简直就是力战群魔似的,虽然她对楼夕舞的话不敢尽信,但是大概也知道,那天夕颜一定是发怒了,而且怒火还不小。
  
      楼夕颜有些哭笑不得:“你想看?”
  
      卓晴还真的点头,大笑道:“只要不是对我,我还是很有兴趣一睹为快的。”谁让楼夕舞说得那么精彩!让她好奇不已。
  
      楼夕颜直接忽略她的话,还是拉起薄被,帮她盖好,柔身说道:“躺下再睡会。”
  
      虽然是盛夏,她真的没有这么虚!卓晴一边摇头,一边把被子摔倒床内侧,回道“都好几天了,我自己也会些医术,身体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应该没有留下什么溺水后遗症,你放心。”
  
      她这几天都很配合治疗,只因为她自己也知道,溺水之后很容易诱发支气管炎,肺炎之类的,但是现在已经这么多天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了,她可不想再被困在床上!
  
      她的额头确实透着一层薄薄的汗珠,楼夕颜也不再勉强她,“这段日子太后再下懿旨让你入宫,你不用理会。”
  
      卓晴轻轻挑眉,笑道:“这不算抗旨不尊?”
  
      “成亲之前你都会重病在身,下不了床,自然不能入宫。”楼夕颜刻意加重了“重病”两个字。
  
      卓晴了然一笑:“了解!”她自然是不愿意进宫,这次的事情之后,她估计再见到那两个老太婆,态度估计很难从容,不见是最好了。
  
      想到楼夕舞和她说,她落水的时候,青枫哭得眼睛都肿了,卓晴赶紧说道:“你能不能给青枫带个口信,说我很好,我怕她担心。”虽然她对青枫并没有姐妹之情,但是青枫对她,确实是真心以待,她还是感动的,既然她占有了这具身体,那么她也试着把青枫当成自己的亲人吧。
  
      “放心,我已经给她送过口信了。”那天荷花池边一片混乱,他也心焦不已,但是青枫眼中的恨,他却没有忽略,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子,绝对不会甘于被人欺凌,在后宫那个地方,她这样的性格,不是她将别人踩在脚底,就是她被整的体无完肤,两种情况都不是好事情。
  
      卓晴并不知道楼夕颜的心思,而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查到是谁要杀我了吗?”。
  
      楼夕颜一怔:“你知道?”一直以为她不会游泳,落水后就处于混沌状态,原来她知道。
  
      卓晴点点头,想到那天在水中的搏斗,她脸色也变得有些冷硬:“其实我会游泳,也下水去看过水底的木桩,根本不是年久失修造成的垮塌,而且我是生生被入按下水底造成溺水的,这些已经足够让我判定这是一场谋杀了。我认为凶手就是她,但是没有证据。”
  
      “目前还不能肯定是不是她,不过这件事我不会就此作罢的,你好好休息,不用再担心了。”听到她说,是被生生按入水中溺水的,楼夕颜的心再次紧缩,她当时该是多么的恐惧和无助!将卓晴轻轻抱在怀里,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他是在安慰她,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他甚至不敢想象,那天他要是没有去御花园,又或者当时没有墨白在身边,后果会怎么样,他将永远的失去她,不自觉的手缓缓的收紧,现在只有她温暖的体温能让他的心得到安定。
  
      忽然被楼夕颜环在怀里,卓晴先是一愣,当感受到他的手越收越紧的时候,她知道,他还在为她心疼。脸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卓晴伸出手,紧紧的回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没事了,真的。”
  
      轻柔的声音却是安抚了他的心,他希望能一直这样把她护在怀里,但是不可能。只见轻绕着她的发丝,楼夕颜低沉的声音低叹道:“以后让墨白暗中保护你,好吗?”。
  
      “不行。”卓晴忽然坐直身子,坚持的立刻否定。
  
      楼夕颜知道她喜欢自由,不爱被人管束,但是没想到她这么坚决,轻轻摩挲这她的脸颊,楼夕颜轻哄着解释道:“他不会妨碍阻止你做任何事情,去任何地方,只是保护你的安全。”
  
      卓晴莞尔一下,回道:“我不是说这个,他是你的贴身侍卫,有他保护你的安全我比较放心,你身为丞相,身边的危险比我多,你担心我的话,再另外找个人保护我吧,谁都可以。”
  
      楼夕颜对她的关心和疼爱,她知道,但是她并不是瓷娃娃,一碰就会碎,荷花池这件事情,是她粗心大意了,身为现代人的她,还不没有转变思维,不能理解后宫中的女人都在想些什么,但是现在她知道了,要时刻多留个心眼。
  
      “晴儿,上次那样的惊吓,一次已经够了,我受不了第二次,我身边已经有很多人可以保护我,平时也用不到墨白,我不能每时每刻陪在你身边,但是会每时每刻担心你,墨白跟在你身边,我才会安心,答应我,好吗?”。
  
      环在腰上的手再次收紧,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卓晴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比任何一次都快,卓晴要拒绝的话又咽了下去,微笑着回道:“好。”
  
      他真的很瘦,没有健硕的身材,但是她觉得很安全。轻轻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怀抱,卓晴忽然想到什么,睁开眼急道:“我有一个要求,很重要!”
  
      楼夕颜微怔,问道:“什么?”
  
      “嫁衣和凤冠的款式可不可以由我说的算?”那天她只穿了三层裙子就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楼夕舞说,皇室的嫁衣是七层的,他们楼家虽然不自比皇室,起码也要六层,那不是折腾死她!
  
      “就这件事?”楼夕颜哭笑不得。
  
      “嗯。”卓晴郑重的点头,这件事对于结婚那天的她来说,非常重要!
  
      楼夕颜失笑,再次把她拥入怀中,笑道:“夫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
  
      精致华美的闺阁里,本应该香气缭绕,可惜弥漫在房间里的,是浓浓的血腥味,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干涸,浅粉色的床褥被血侵染的一片猩红,床上的女子衣衫尽褪,光洁的皮肤上,没有任何伤口,仔细检查下,才能在左侧胸房下缘看到一条细细的红线,轻轻撑开皮肤,才会发现,那时一条三寸长的刀口,刀口非常整齐,又细又薄,血正是沿着哪里流畅而出,此刻已经干涸。
  
      单御岚稍稍用力按压左胸,明显的凹陷已经说明,这具尸体,依旧缺了一颗心。
  
      凶手下刀的位置非常精准,死者身上没有捆绑的痕迹,也没有挣扎的伤痕,双目圆睁,嘴微张,脸部表情极其惊恐,她们没有被迷晕,为何也不挣扎,这样的表情,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呢?!
  
      查看过门锁之后,吕晋眉头不自觉的紧蹙,走到单御岚身后,低声说道:“大人,门锁没顺坏,也没有留下其他痕迹。”
  
      看了一眼床上的尸体,吕晋摇头叹道:“出了左胸,身体其他地方没有任何伤痕,房门也是紧锁着的,尸体独独缺了一颗心,和上两起案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手法。这已经是近两个月来第三起摘心案了,而且死的全都是名门望族、世家小姐,这次居然是安宁郡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