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一百零七章 可趁之机

第一百零七章 可趁之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
  
      月明星稀,院内的草木山石都清晰可见,还未来得及卸去的红绸灯笼随处可见,可惜清冷寂静的院子,在刺目的嫣红映衬下,莫名的透出一抹悲戚。低低的虫鸣声如往常一样响起,轻柔的夜风徐徐拂面,风景从来不会改变,变得只是看风景的人,和欣赏它的心。
  
      正厅里,家仆不敢打扰这位新夫人,只在门廊处点了两个灯笼。柔柔的灯光映入厅中,卓晴还是坐在中午的位置上,她知道自己坐了很久,只是不想动而已。
  
      轻柔的脚步声响起,一抹清瘦的人影闪过,耳边传来一声微低的男声:“先吃点东西吧。”
  
      话音才落,一碗温热的肉粥已经缓缓的递到她手中,卓晴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天真纯洁如天使般的脸,不同的是,这张脸上收起了往日的嬉笑,明亮的眼眸正担忧的看着她。
  
      “走?”白逸眉头紧皱:“走去哪?”
  
      将手中的粥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卓晴有些疲倦的回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身为一国储君,应该知道这个道理,现在的相府已经不适合你继续待下去。”
  
      “我才不管什么危墙不危墙呢?!”白逸有些激动的低叫着,也不顾什么男女之别,拽着卓晴的手,朗声说道:“楼相怎么可能谋反,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我绝对不会在相府遭遇危机的时候离你而去的!!你放心,我好歹也是一国储君,楼相不在,我保护你!”
  
      白逸的手和他的人一样,很瘦,但是暖暖的,年轻的脸上满是激愤,卓晴莞尔一笑,这也是中午以来,她第一次笑吧。缓缓抽回手,卓晴叹道:“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快走吧。”他一个异国皇子,却妄言保护她实在有些可笑,但是毕竟不过十几岁的孩子,又是出于好心,卓晴还是感谢他的。
  
      “我不走!”说他是孩子,他竟真的耍起赖来了,一屁股在卓晴脚步坐下,白逸坚持的哼道:“我不但不走,我还会想办法帮楼相洗脱罪责!”
  
      “你?!”他孩子气的行为,让卓晴显示一愣,他好歹也是皇子,怎么做出这种泼皮无赖的事情,他的心意她真的领了,但是她不需要一个人在给她添乱了!
  
      卓晴瞪着他,他也瞪着卓晴,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一会,白逸终于软化了一些,更凑上前一点,故作神秘的说道:“你不要小看我,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你猜猜我查到什么?”
  
      卓晴没好气的回道:“什么?”她不相信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他能找出什么来!
  
      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白逸得意洋洋的递给卓晴,卓晴疑惑的打开,上面居然是一份询问笔录一般的东西,上面记载的应该是审问乱贼时的记录,看日期,这次询问应该只在回京之前。
  
      卓晴看的出神,白逸双手环在胸前,洋洋洒洒的分析道:“夙家军抓到乱贼时,已经审讯过一回,当时他们说是与当年开金库的户部尚书勾结,还签字画押了,一路押送回来,除了将军府的人,应该没人能接近犯人了吧,谁知回到刑部他们就一口咬定是楼相父子主使的,这不是很奇怪吗?他们为什么要陷害楼相,一定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干的!”
  
      锐利的眸紧盯着白逸年轻俊秀的脸,卓晴问道:“你从哪里拿到这些东西?”
  
      这种东西,要不然就在刑部,要不然就留存将军府,他一个异国皇子,为什么能拿到手,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她太小看他了,还是一切根本就是与他有关?!
  
      面对卓晴的质问,明眼人都看出了她的警觉和逼问的意思,白逸却是眼睛闪闪发亮,一副邀功的样子,志得意满的笑道:“我当然有我的办法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就说我能保护你,你还不信!”
  
      卓晴手里握着一般人难以碰触到的东西,这些提醒她,不要小看眼前的男孩,他没有他表现出来的简单!但是迎视那双明亮纯净的眸,单纯邀功的脸,卓晴又觉得自己有些不识好歹紧张过度,或许他是真心想帮她,而能弄到这些资料,只能说明燎越的已经有人潜伏到了朝廷中。
  
      想到这里,卓晴似乎更加信任身边的男孩,他不惜****自己国家的探子,也要把询问记录给她看,可见,他应该是真心待她的吧!
  
      想想刚才白逸的话,卓晴再次蹙眉:“你的意思是夙凌故意陷害夕颜?不可能!”夙凌不像这样的人!!
  
      白逸撇撇嘴,回道:“我没说一定是夙将军!但是也不能不说,他的嫌疑最大嘛!”
  
      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卓晴不能反驳他的话,夙凌确实有嫌疑。
  
      卓晴不再反驳,白逸干脆盘腿而坐,自顾自的分析道:“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证明那些乱贼是在信口雌黄,诬陷忠良!只要证明楼相是被人冤枉的,就能先把他从牢里救出来,至于幕后黑手是谁,还是楼相自己查更加妥当一些,他那么睿智多才,思虑谋略必定比我们精妙!!”
  
      卓晴疲敝的摇摇头:“谈何容易!”白逸所言,她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现在楼夕颜入狱的罪名是谋反,历朝历代,这可是重罪!有心陷害他的人,岂会这么容易留下空子给他们钻!
  
      对着卓晴轻轻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白逸狡黠的一笑:“其实也不难。”
  
      不难?!卓晴疑惑的看着眼前古灵精怪的男孩,心下疑惑,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弯下腰去。
  
      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白逸才在卓晴耳边小声的说道:“我们只要伪造些证据,证明那些乱贼是受了夙将军的指使陷害楼相,不就能证明楼相是被冤枉的啦!等楼相出来了,再去细查,自然可以找出谁是幕后黑手,那时如果不是夙将军所为,还是可以还他清白的!”
  
      “不行!”卓晴低叫一声,瞪着白逸,低骂道:“这是在陷害别人!!”
  
      白逸缩了缩鼻子,不服气的低喃道:“楼相何尝不是遭人陷害的,他们可以伪造证据,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啊?!再说,这些都只是权宜之计,先把人救出来才是正事!!”
  
      卓晴快被气死了,这样做,她与那些陷害夕颜的人,有什么区别?!再说,他当真以为夙凌是吃素的啊!!想陷害他就陷害他!!气恼的拍了拍白逸的脑袋,卓晴哼道:“你果然还是孩子,做这种事情岂是儿戏?”
  
      摸摸被打的脑袋,白逸一边揉着一边坚持道:“我没当它是儿戏,正所谓声东击西,偷梁换柱,我们只是混淆视听而已,对夙将军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又能让那些陷害楼相的所谓证据出现漏洞,这样不是很好吗?”。
  
      面对眼前固执的孩子,卓晴真不知道说什么,头又开始疼了起来,现在的她心烦意乱,轻揉着太阳穴,卓晴对着白逸摆摆手,有些不耐的低语道:“算了,你先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哦。”看她痛苦的样子,白逸没在坚持,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摆,一边往门外走去,一边还不忘交代道:“你记得要吃东西哦。”
  
      闭着眼,卓晴敷衍的回道:“嗯。”
  
      终于,白逸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卓晴才缓缓睁开眼,看着手中的问询笔录,她本就不太好的脸色越发憔悴。
  
      白逸脚步轻盈,走在相府内最空旷的中庭时,一抹黑壮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一路跟随,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白逸心情似乎不错,薄唇轻扬,笑道:“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