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十五章 可疑的验尸报告

第十五章 可疑的验尸报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天还要上班,不少亲10点以后就要休息了,绿还没有写完一万字,但是为了让苦等了两天的亲们今晚能看到文,绿先更六千七,还有三千多会在今晚的十一点半更新,让大家久等了,很抱歉。看书吧!
  
      。。。。。。。。。。。。。。。。。。。。。。。。。。。。
  
      将军府书房
  
      精致的黄花梨案几上放着一盏微温的清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茶与原木的香味,修长的手指轻捏一子,缓缓放下,白子似乎占了先机。长指再次捏起一粒黑子,却久久没有放下,棋盘上,黑白两子博弈拼杀,而矮几两侧,却只有一道素白的身影。
  
      本该是清雅沉静的画面,被一道恼怒地低吼之声所打破:“刑部丢一个这种东西给我们就算解释了偷换军粮案啦?!这分明就是找了个替死鬼!”
  
      拿起宗卷看了一遍,夙任薄唇威扬,了然笑道:“你稍安勿躁,这件事单御岚已经插手了,不会这样不了了之的。”
  
      行军打仗,粮草先行,可见军粮之于军队来说多么重要,出了偷换军粮这样的事情,刑部自然要给他们一个答案。事发到现在,已过去一个月了,刑部怎么也要拿出点东西有个交代,即使是这种不知所谓的东西。
  
      单御岚确实比那群刑部官员可靠,但是夙羽心中依旧不爽,冷哼一声:“谁知道!都是刑部的人,难保他不和那些官员一个鼻子出气!”
  
      明知道他是说气话,夙任懒得再理他,执起黑子,夙任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这局未解的棋局上。
  
      夙任聚精会神地盯着棋盘,一副沉迷其中的样子。夙羽真不明白,一个人下棋就这么有意思?
  
      夙羽转身正准备离开书房,却与迎面而来的顾云碰上,看了看外面高挂天际的满月,夙羽没好气的说道:“大晚上的,你来干什么?”
  
      顾云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走向夙任。
  
      夙任抬眼看见是顾云,居然放下手中的棋子,起身相迎。夙羽一愣之后脸色立刻变黑,他怎么没见二哥对他这么重视,还笑脸相迎!!
  
      “嫂子,今天这么有空过来?”
  
      “嫂子?”心下本来已经不爽了,一听夙任这话,夙羽立刻被点爆了:“二哥,你疯了吧!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成我们嫂子了?!我不同意!”
  
      夙任莞尔一笑,一本正经地回道:“他是大哥的女人,自然是嫂子。”最主要的是,冰炼已经选择了她,就是大哥不同意估计也没用,何况是他?!
  
      “去!”夙羽自然不知道其中缘由,不屑地嗤笑道:“她最多只能算个侍妾而已!”
  
      “你们两个要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我没有兴趣听,我来只是要两样东西,三十个木桩,十五条最少三丈长的荆棘藤。”任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句,顾云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毫不动怒,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对付夙任这样的人,忽视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他不会因为你的发怒或几句刺激的话儿有任何改变。
  
      夙任点头笑道:“没问题。明日卯时,一定送到。”
  
      夙任没有多问,夙羽却忍不住好奇问道:“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木桩他还可以理解,荆棘藤有何用处?!
  
      顾云缓缓转过身,脸上忽然扬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可惜口中吐出的字却是那么冰冷无情:“与你无关!”
  
      菱唇微弯,两个小小的梨涡挂在嘴边,圆圆的眼睛弯成了新月,她笑起来。。。。真可爱。夙羽还在为那抹突来的微笑神恍,顾云的冷言冷语立刻将他浇醒。
  
      该死,他居然会觉得她可爱,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个恶毒的泼妇!
  
      “青末,你不要太得意!”或许是痛恨自己刚才的失神,为了扳回一城,夙羽说话越发的恶毒起来:“还有十天,到时一定让你一败涂地。我告诉你,战场永远都只是男人的天下!女人就应该乖乖地待在家里洗衣、做饭、奶孩子。”
  
      顾云眉梢轻扬,冷笑在心,他以为这样就能打击她羞辱她?!她很好奇,夙凌冷酷沉稳,夙任内敛狡猾,怎么就夙羽如此莽撞单纯?!不过话说回来,这三兄弟里,还是夙羽比较讨人喜欢。
  
      本来觉得要走的,看他如此生气,顾云忍不住要气气她,一屁股在矮几旁的木椅上坐下,顾云轻轻摇头,一脸可悲地叹道:“自信是好事,盲目自信就很可悲了,我同情你的无知。”
  
      “你!你这个泼妇!”夙任差点大笑出声,夙羽却气得头顶冒烟!
  
      顾云本来还想回他一句,眼角却意外扫到桌上一份卷宗,无意间看了几行,顾云的心开始狂跳,这。。。。这份验尸报告的习惯用语和阐述方式,和晴一模一样!!
  
      顾云连忙拿起桌上的卷宗仔细看了起来,夙羽本来就在气头上,现在看到顾云连理都不理他,更是怒不可支。夺回卷宗,夙羽怒道:“有什么好看的!这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
  
      她们合作过那么多起案子,晴的验尸方式和步骤她早就了如指掌。绝对是晴!
  
      压下心中地激动,顾云故作不经意的问道:“这份验尸报告是谁写的!?”
  
      验尸报告?夙羽低头看了一眼刚才顾云看的卷宗,原来是仵作文书啊!将卷宗再次摔在矮几上,夙羽没好气的回道:“还不就是刑部那些人。”他只看了刑部的判案结果就已经气个半死,根本没心情继续看下去。
  
      刑部的人?这。。。。不可能吧。顾云继续问道:“他们平时都是这么写的?”
  
      夙羽迟疑了一下,他怎么知道刑部平时是什么写的?!
  
      夙任似乎看出了顾云的异样,回道:“今天的仵作文书确实不太一样,遣词用句都格外的。。。。。”
  
      停了好一会,他都没再说下去,顾云接道:“准确和犀利。”
  
      “对。”就是准确和犀利,他第一眼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同,却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倒是抓得很准。
  
      难道晴到了这个异世之后去了刑部?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顾云继续问道:“这个案子是谁负责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夙羽已经不耐,她今天怎么这么烦!
  
      顾云耸耸肩,掩饰自己急切的心情,奇怪的问道:“你们不觉得案子疑点重重?”
  
      夙任眸中划过一抹异色,笑道:“何以见得?”
  
      摊开卷宗,里边有三个部分的小卷,顾云分析道:“死者在监牢里被谋杀,而且还是在被判死刑之后这不可疑吗?目前的凶手是死者家里的管家,作案动机居然是因为东家待他不够好,人都要死了,是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冒险亲自杀人?而且认定偷换军粮的事实依据极度缺乏,这样一桩验尸报告、案情陈述与结案成词自相矛盾,证据链明显缺失的案子,就算结案了?”
  
      顾云真地纳闷,这么多的漏洞,他们不觉得奇怪,就算夙羽粗枝大叶的没发现,夙任也视而不见?!
  
      夙任微低着头,脸上尽是惊讶与深思,她只不过草草看了一遍,竟能这么快的发现问题,分析起来言语精炼,重点清晰,仿佛这种东西她看过无数次。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子,传闻都道青家姐妹才貌双全,原来以为所谓的“才”不过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而她竟是精于练兵,善于破案吗?这才艺还真有些特别!
  
      夙任狡黠地一笑,冰炼选的女主人就是不一样!
  
      感觉到顾云敏锐的眼在注视着他,夙任收起脸上的笑,回道:“这案子本来是结了,后来又发现了一点疑点,已经发回刑部重审了,现在的主审官是专门监管邢狱的提刑司单御岚。”
  
      提刑司?!能当上这个职位估计破案能力和验尸技巧都不低,沉吟了一会,顾云继续追文道:“验尸报告是他写的?”
  
      “不知道,或许是吧。”夙任终于发现,她一直追问的都是那个她所谓的验尸报告,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蹊跷?!夙任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对验尸很有兴趣?”
  
      验尸是晴的兴趣!顾云坦然一笑的摇头回道:“没有,只是觉得这个人很厉害,你能帮我去查一查是谁写的吗?”。若是因此能找到晴,那就太好了!
  
      “好。”夙任爽快地点头,他现在也对这位仵作感兴趣了起来。
  
      终于有了一点晴的消息,顾云心情不错,想到这个身体还有两个姐姐,晴若是与她一起来到这个异世,也极有可能进入这具身体的姐妹身上,顾云顺势说道:“到穹岳有些日子了,不知道我的两个姐姐现在过得如何?”
  
      这么久了,她想念自己的姐妹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夙羽虽然看不太顺眼她嚣张的样子,他还是出声安慰她,只是语气依旧让人讨厌:“你就少操那儿闲心了,皇宫里面吃好喝好,不会亏待你大姐的;至于你二姐就更不用为她担心了,丞相府里边还没有女主人,楼夕颜又是那种温吞的人,不会有人为难她的。”
  
      原来她们一个进了宫,一个入了丞相府。入宫的她不容易见到,就先见丞相府那个吧!
  
      依然是现代思维模式的顾云随口说道:“丞相府离将军府应该不远吧,我想见见我二姐。”
  
      “不行!”夙羽厉声回道。
  
      顾云莫名其妙,夙羽不等她反驳已经一股脑的回道:“我上次只说了允许你在将军府内自由走动,并没有让你随便出府。你姐姐在丞相府说不定连个侍妾都算不上,你以为丞相府是你想进去就进去的?!再则,丞相府与我们将军府素无往来,你既然进入进了将军府,就是将军府的人,以后只要老老实实的带着将军府就行了。至于你姐姐,她们的事情早就轮不到你来管了。”
  
      顾云越听,脸色越暗,夙任以为她在生气,低声解释道:“羽说的虽然有些莽撞,不过亦是事实,楼相虽然温和谦恭,却也是一国之相,相府的门,并不好入。至于皇宫,你就更没有什么机会进去了。”不过如果你成为镇国将军夫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当然这句话他现在是不会说的。
  
      顾云缓缓点头:“我明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