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十九章 冰火对决 下

第十九章 冰火对决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顾云诧异之时,夙凌恼火于冰炼的倒戈相向,一个跨步上前,想要抓住剑柄,将它收回。谁知一向不会抗拒夙凌接近的冰炼忽然翻转剑身,同时发出了一道白光,夙凌只感觉到一股极强的酷寒之风迎面袭来,只能再次被逼退,接下来让顾云更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夙凌后退之时,平躺于石桌上的另一把通体赤红、剑身宽厚的长剑竟也飞身而起,挡在夙凌前面,艳如朱砂的红光与冰冷的白光在空中相遇,激起猛烈火花,瞬间扬起排山倒海般的气流,不亚于五公斤炸药爆炸时候产生的冲击力。
  
      夙凌还能站得稳,顾云已经撑不住地后退了一步。
  
      耀眼的光芒过后,只见两柄长剑一红一白,空中对峙而立,各为其主。
  
      顾云还在猜测,赤血感应到夙凌的召唤,瞬间飞跃至他掌心,冰炼也在下一刻急退入顾云手中。
  
      顾云用过不少高尖端的武器,但是如这般似乎有自主意识的神兵利器,她还是第一次用,心中不免有些激动,而冰炼似乎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顾云能感觉到它在兴奋,她竟觉得在这一瞬间,她与它心意相通
  
      握紧手中的冰炼,顾云忽然很有与夙凌好好打一架的冲动。
  
      冰炼的选择意味着什么,夙凌自然是了解,胸中怒焰狂烧,它居然没有经过他的准许就乱认主人!!冰炼乃极寒之物,就算它认定这个女人,若是她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亦然无法驾驭冰冷,反而会被寒气所伤,夙凌很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配不配拿这把剑!
  
      夙凌率先出剑,只见他横扫剑尾,极其普通的一招,却因注入了强劲的内力与赤血的炽烈,这一剑犹如一道火球般袭来,顾云被热浪逼得连退数步,手中的冰炼剑身一震,白光咋现笼罩顾云,清凉之风由指尖弥漫到心间,胸中浮躁之气尽消。
  
      而顾云身后的石桌却没有这么好运,瞬间被热浪烘烤得焦黄。
  
      两强想争,勇者胜!夙凌出手利落志在必得,若她有一点点怯懦,那便是必输无疑,冰炼如此尽全力保护她,她又岂会让它失望!
  
      双手握剑,顾云猛地迎了上去,一跃而去,长剑由上而下地纵劈入地,这一剑顾云倾注了所有的力量和勇气,这也是冰炼数十年来的第一次再露锋芒,这一剑的能量可想而知,就如同一座冰川压顶的感觉。夙凌从来没见识过冰炼的真正实力,瞬间竟有些恍惚,夙凌不知道冰炼的能量,与它并存千年的赤血却是再明白不过。
  
      赤血本就艳红的剑身忽而变得如火焰般炽热与赤红,夙凌第一次感受到赤血如此严阵以待,心下不敢有半点马虎,迎着灭顶的寒霜,红白两剑再次相遇,剑身相击的碰撞声刺耳异常。
  
      冰与火的较量,难分高下,但是顾云的体力始终比不上夙凌,与冰炼的配合更加没有相伴多年驰骋沙场的夙凌与赤血好。
  
      一会之后,顾云已经觉得体力不支,但是坚韧一向是她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即使额上再次冒出了冷汗,顾云也誓不相让。
  
      夙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冰与火的能力同时作用在身上,他也被震得心脉涌动。
  
      似乎是同时感应到主人的吃力,红白流光忽的一闪,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劲力在将自己为后推,好不容易,两人才分开。
  
      用剑撑着地面,顾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该死,还没交手几招,她就累成这样,这冰炼好难驾驭!!
  
      同样体力不支的还有夙凌,虽然依旧冷酷的脸看不出他的狼狈,但是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只是刚才那一剑,耗费了他多少体力!她只是第一次使用冰炼就能有如此威力,若是她们练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只怕也只有赤血能和他才能一决高下了。
  
      两人即使都已经累得半死,眼睛却还是直直地冷视着对方,谁也不肯妥协。
  
      直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两人这才注意到周边的情况。
  
      环视了一眼身处的庭院,顾云有一种苦笑不得的感觉,怎么会这样。。。。
  
      他们刚才好像就过了两招而已吧。
  
      庭院两侧的本来郁郁葱葱的青松,靠近她这边的,全都被烤成了枯枝,而靠近夙凌那边的,则全都被冻成了冰块。就连庭院中唯一的摆设石凳石桌,因为靠他们太近,也已经变成了几块漆黑的焦石,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这也太夸张了吧。。。。。
  
      而看到夙凌的脸色由冷硬到暗黑再到铁青,顾云在心里大笑三声,真是爽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夙凌忽然大喝一声:“谁都不许进来。”冰炼选择了青末的事情,他还不想让任和羽知道,否则家里的那些老头一旦知道,就麻烦了!
  
      已经赶到门口的夙羽脚步一滞,急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一声不知道如何形容,异常尖锐的响声从大哥的凌云阁中发出,不止将军府,估计方圆五里都能听得见,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夙任站在夙羽身后,一脸的深思,倒不见得有多担心,大哥刚才那一吼中气十足,足见他没什么事情。
  
      院内,顾云低头审视着手中已经恢复如初,不再发难,却仍然通体冰冷的宝剑,问道:“剑为什么会。。。。”
  
      谁知她话音才起,夙凌已经冷酷地打断了她的话:“它不属于你,你也没有必要知道。”
  
      顾云柳眉紧蹙,将手中的长剑入鞘,恼火的把剑往旁边的焦石上一放,冷哼道:“谁稀罕!”有什么了不起,虽然她很喜欢这把剑,但是也知道剑并非她所有,更从来没有想过索要,他简直与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顾云转身要走,桌上的长剑却忽然再次飞身而出,挡在顾云面前,更是一下狠狠的扎在她身前的脚边,虽然它不会说话,顾云也感受到了它的依恋。半蹲下身子,顾云轻轻拍拍了剑柄,没说什么便利落起身,没再看夙凌一眼,依旧那般潇洒地出了院外。
  
      打开院门,正好遇上还守在外面的夙羽,夙羽奇道:“青末?你怎么在这?”
  
      青末没理他,默默的往后院的方向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