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二十九章 乌鸦谷?小意思 上

第二十九章 乌鸦谷?小意思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林中的夏夜,并不宁静,雨滴声,虫鸣声,还有夜间觅食动物发出的嚎叫声,交织成了一曲奇异的夜曲。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仿佛有无数双阴森的眼紧紧地盯着你,又好像是一条阴冷的蛇,悬着你的头顶随时要落下来一般,每一声细微的声响,对人的心理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巨大的山洞里,几个大大的火堆点在四周,火光缭绕。山洞中央,一个壮得像山一样的男人横在地上,身上被粗粗的麻绳绑缚了,双眼紧闭,昏迷不醒。
  
      男子也不恼,斜睨着他啧啧笑道:“我们是无耻匪类,自然是阴险狡诈、心狠手辣的,我看还是先卸掉你一手一脚再来较量,你说可好?”
  
      清朗的声音带着笑意,手中的鞭子却是毫不留情地抽在韩束的腿上。
  
      暗暗咬牙,强忍下疼痛,韩束不认输地破口骂道:“娘的,不要以为老子怕你,有本来地来啊!”
  
      猛地站了起来,男子拔出身后族人腰间的匕首,回到韩束面前,锐利的刀锋在他手臂上游走,男子似笑非笑地回道:“好!我成全你,那就要右手右脚好!”
  
      冰凉的利器在皮肤上游走,韩束头一昂,倒是没有露出半点怯懦,男子发丝掩盖下的黑眸微闪,手中的匕首深深地刺入坚实的手臂,殷红的血沿着刀锋滴落。
  
      “嗯—!”韩束闷哼了一声,虎目圆睁,瞪着男子就是不肯求饶一声。
  
      男子不爽地拔出匕首,还要再刺,身后一道淡淡的男声不轻不重地说道:“言歌,够了。族长自有安排。”
  
      火堆旁,一个布衣男子手中拿着一只短箭在把玩,眼中似乎只有手中的玩意,其他的事情入不了他的眼,与蓝衣男子的招摇相比,他低调到吸引不了任何人的眼光。
  
      言歌撇撇嘴,将手中的匕首扔给族人,走到一名布衣男子身边坐下,不爽的将一节断鞭扔在一旁。
  
      无极淡漠的眸中刮过一丝诧异:“你的鞭子。。。。”这条鞭子是言歌的师傅所赠,平日里他极端爱护,怎么会断做两节?
  
      言歌狠狠地回道:“被一个凶婆娘斩断了。”最好不要让他找到机会,不然他一定让那个臭女人好看!
  
      “谁?”无极把玩短箭的手一顿,这鞭子是金丝与玄铁交织而成坚韧无比,什么兵器如此锋利?!
  
      韩束半坐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那破鞭子一定是被夫人的冰炼斩断的,真是爽快!!
  
      刺耳的笑容让言歌更加怒不可支,豁然起身要冲过去教训韩束一番,但是迎上他那双满不在乎的眼之后,言歌忽然停了脚步,计由心生。双手环在胸前,绕着韩束身边,绘声绘色笑道:“我看那女子应该是夙家军中的军妓吧,我说你们过得还真是逍遥啊。夙家军就是夙家军,其他军队还当真是不能比的,就连军妓都会武功。而且啊,那样貌,那身段,那皮肤,那胸。。。。。”
  
      那语气越发的淫秽,韩束怒火中烧,双脚被绳子绑住,他还是抬起两只脚向言歌踹去,骂道:“住嘴!!不许你侮辱夫人!”
  
      “夫人?谁的夫人?”言歌自然知道那样的女子不可能是军妓,但是夫人?难道。。。。。。言歌低叫:“你说那个女人是夙凌的婆娘?!”
  
      韩束这次没理他,不过那脸上的骄傲已经说明一切。
  
      言歌脸色一暗,呐呐自语道:“这下麻烦了!”传说夙凌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她那婆娘也是个难缠的人物。。。。
  
      一名十多岁的男孩走进洞内,对着言歌说道:“首领有令,将此人先关押起来。”
  
      言歌对着身后的两名男子招招手,两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将韩束拖起来,言歌冷笑道:“押下去,就这么困着他,再饿个三天三夜,我看你还勇猛得起来吗!”
  
      “是。”两人拖着韩束往山洞更深处走去,韩束暗暗留心周围的环境,通道内,每个数丈便有一人站岗,其中还有一队人巡视。看他被押进来,那些男子每个人居然都目不斜视,一脸傲然,这。。。。实在不像是一般的匪类!
  
      这次的对手很是棘手,原来他们是轻敌了!
  
      韩束被押走之后,男孩继续说道:“左右使,首领有请。”
  
      言歌、无极对看一眼,跟着男孩身后,穿过山洞间的一片灌木丛来到一个岩洞前。夜色下,一抹黑影站在洞口处,他站在暗处,身上又披着一件大袍子,看不见长相。两人早已经再习惯不过,恭敬地躬身说道:“首领。”
  
      黑影抬抬手,言歌献宝似地急道:“我抓的这个人,品级应该不低,不然夙凌的婆娘也不会为了将他冲进树林里。如果夙凌不想落得个贪生怕死、弃属下于不顾的罪名,三日后一定会来。”
  
      黑暗中,传来一道略显沙哑地低吟:“兵家最忌讳焦躁,夙凌征战沙场多年,这点定力还是有的,更不该是沽名钓誉之辈,三日已经足够他想出应对之策了。”
  
      言歌眉头皱在一起,奇道:“我就不明白,首领为什么要逼那个夙凌前来,若是想趁机擒了他,又为何给他三天时间想对策!?”
  
      那道沙哑的声音没在回答,无极淡漠的声音回道:“首领是想试试夙凌的能耐。”
  
      言歌嗤之以鼻,笑道:“我看也没什么能耐,这次还不是被我们偷袭了!”居然还让一个女人追进来,自己躲在外面,这种男人再厉害也有限!
  
      黑影转身进入岩洞内,只留下一声略点严厉的警告:“夙凌威震六国多年,不可轻敌。”
  
      两人不敢造次,赶紧低头回道:“是。”
  
      对于那位传闻中的大将军,言歌不以为意,无极则是永远的静默。
  
      。。。。。。。。。。。
  
      闷热,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感受,他们中的大多人都经历过最为严酷的战争,戈壁,沙漠,荒野都见识过。在他们心目中,雨林里边太阳晒不到,到处都是青翠的树木,环境不应该有多么恶劣,但是当他们真正进入的时候,才知道这里一点也不比沙漠好受。
  
      身边的空气都是湿湿的,闷闷的,身上不停地出汗,衣服永远是濡湿的,脚下踩的土地泥泞湿滑,脚几乎是泡在稀泥之中,越来越沉重,呼吸都一些不畅快。
  
      走了大约大半个时辰,终于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水雾也越来越浓重,就这样他们还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走进他们的目的地——乌鸦谷。
  
      一行人早已经狼狈不堪,终于到了,这是所有将士们的心声。
  
      当然也有三个人例外,一个是一身红衣的慕易,他一路上脚几乎不着地一般,所以当众人满脚泥巴的时候,他除了衣衫湿了一些之外,仍是一身的清爽;还有一个是一脸冷色的夙凌,脚上虽然还是沾染了一些泥巴,但是那毫不在意、目空一切的霸气让人根本不能把狼狈这个词与他联系在一起。
  
      而另一个人则是此刻靠在峡谷旁的百年大树上,将包在脚上的芭蕉叶潇洒一扔的顾云。
  
      冷萧和刘星暗暗哀号,进来时就看见头儿掰芭蕉叶,当时怎么就不知道照做呢?!以后无论她做什么,他们都要效仿才行,不然就会受这种罪!
  
      余石军走到乌鸦谷岩壁上,低头看去,下边是奔腾而下的水流比他想象的要湍急,激起的水雾已经叫他满头的水汽,倒退几步,余石军向夙凌回禀道:“将军,果然如夫人说言,河水已经填满了峡谷,而且水流湍急,不可能潜入河中游过去。”话语间难掩钦佩。
  
      夙凌还没开口,顾云已经率先回道:“我说过,不许再叫我夫人。”早在他们第一次叫的时候她就已经说过他们了,可惜他们依旧照旧,现在正主回来,她可不想让人误会她稀罕他将军夫人的位置,她避之唯恐不及!
  
      “这。。。。”余石军为难地偷瞄了夙凌一眼,将军的脸上越发的黑了,但是这是让他不要叫夫人做夫人,还是要继续叫夫人做夫人呢?!他。。。好疑惑啊?!
  
      “没想到这里风景如此俊秀,在此喝酒赏月倒是不错。”入目之处竟是苍翠,奔腾的水汽朦胧迷蒙,为幽静的山谷平添了一股生机,这处不错,以后倒是可以常来。
  
      慕易一袭红衣,站在崖谷边上,配上那如梦似幻的景色,他自己不知道,有了他,这满目的翠绿别有一番风情。只是顾云不像他是来郊游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顾云抬头看了一眼高耸的乔木,对着冷萧和刘星说道:“冷萧,刘星,你们一左一右,爬上去从高处俯视周围,将你们看到的景象一五一十地画下来,要注意比例。”
  
      “是。”两人没有二话的各自选了一颗大树,闷头往上爬,不一会,两人都已经到了枝头,在枝头上坐下,两人掏出顾云早上叫他们收好的木炭和白纸认真地画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