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三十章 乌鸦谷?小意思 下

第三十章 乌鸦谷?小意思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佩城夙家军营地
  
      一座天然的小土坡上面是一小片茂密的树林,土坡到树林间的距离大约十来丈,乌鸦谷的宽度差不多,不同的是乌鸦谷下面是奔腾的河水,掉下去小命就没了,这里则是泥地,用来演示过谷之法最好不过。
  
      顾云站在坡度顶上,冷萧站在她身后,手中拿着一个攻城时常用的四爪钩子,钩子下边连着一条长长的麻绳,夙凌一行人站在右侧,一副不语地等着看她的演示,他们身后是营地里的战士,各个伸长了脖子。
  
      顾云没让他们久等,在冷萧耳边低语了几句便大声说道:“掷。”
  
      看他们这架势,楼穆海似乎有些明白青末葫芦里想卖什么药了,有些失望地摇摇头,楼穆海说道:“你想让将士们通过绳索爬过去?只怕不妥,要是将士们爬到一半,乱贼放箭,到时不但过不去,我军反而伤亡惨重。”
  
      这个法子谁都想得出来,可惜根本无用!
  
      顾云伸手用力拽了拽绳索,很结实,她很满意。对于身后的质疑,顾云不以为意地笑道:“爬过去太慢,自然是不行的,但是滑过去,效果就大不相同了。”那些乱贼根本还来不及瞄准放箭,人已经到达对岸了。
  
      “滑过去?”楼穆海疑惑了,怎么滑过去,拿什么滑过去?!
  
      “乌鸦谷两边的崖壁并不是一样高的,靠近我军这边的崖壁要比对面高出差不多一丈,这样的高低落差是一大优势。”手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铁钩子,顾云笑道:“我在粮仓找到不少运送粮食的时候捆绑固定用的钩子,稍微改一下就能让战士们利用它,轻松而且快速地过到对面。”
  
      夙凌冷傲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屑,问道:“滑过去的速度如此快,到对面以后一定会被这股冲劲带着撞到树上,将士们要如何停下来?”她是想借助落差靠将士们自身的重量快速地滑行过去,这种方式在一年前的战斗中,他也曾经想要用到,但是试过之后才发现,速度太快,要停下来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顾云不但没有愁云满目,反而轻松笑道:“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
  
      简单?好狂妄的口气,夙凌没再说话,只是那一双鹰眸幽深冷冷地盯着她,压迫感侵袭而来。
  
      这男人光是眼神就已经够让人惊恐,可惜不包括她!将铁钩勾住绳索上,布条穿过铁钩在腰部扎紧,顾云也不多说,她喜欢用事实说话。
  
      冷萧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头儿,您告诉我方法,还是让我来吧。”她手臂上的伤还没有好,这样的滑行很是耗费臂力,要是再拉伤手筋,那就糟了!
  
      顾云心中一暖,淡淡地笑道:“不用,你也仔细看,注意动作要领。”手上的伤都只是皮外伤而已,她没这么娇气。
  
      检查身上的布带捆好后,顾云忽然说道:“去帮我抓一大把野草过来。”
  
      “是!”冷萧一愣,但是还是抓了一大把鲜嫩的野草过来。
  
      顾云一手抓住连接的布带,一手抓着野草,笑道:“走咯。”
  
      只见她小跑了两步稍稍缩脚,身体立刻滑了下去,随着惯性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夙凌眉头也越皱越紧,若是她停不下来,撞入乱林之中,一定会伤得不轻。
  
      就在众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的时候,顾云忽然将手中握着的野草厚厚地握在手里,抓住头上的绳索,她下滑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终于在靠近树干的地方停了下来,单手抓住绳索,解下铁钩,顾云轻轻一跃,落下地来。
  
      她脚才落地,斜坡上的将士立刻欢呼起来。
  
      走回到夙凌身边,顾云拍拍手掌的草屑,迎上他幽深的眸,顾云笑道:“你担心的问题,动动脑子,一把野草就能解决。”
  
      楼穆海精神大振,笑道:“太好了,如此一来,便能攻其不备!”
  
      可惜,夙凌和顾云没人理他,两人再一次互不相让的眼神较量着,一个桀骜凌厉,一个神采飞扬。
  
      夙任轻咳一声,笑道:“嫂子啊,明日的主要目的是救回韩束,这样过去确实出其不意,但是乱贼人数有多少,如何排兵布阵均不得而知,救了人要如何返回?”
  
      顾云显然早就想好了,对答如流:“每个过去的将士腰间均系上一条麻绳,救出韩束之后将绳子系在他身上,把他拉回来就行了。乱贼能够神出鬼没,都是依托在那片森林,只要我军不要贸然进入,在峡谷边与之对敌,胜算很大。”
  
      听她的意思是只为救人,楼穆海脸色微变,急道:“如此轻易放过这次的大好机会,岂不可惜?!”他驻守西北多年,做梦都想剿了那些乱贼,这次难得有机会,怎么可以这样放过?!
  
      顾云转而看向楼穆海,始终清明的眼中划过一丝寒意,冷声说道:“楼老将军,您与乱军周旋多年,应该知道那片森林的厉害。夙家军阵法了得,将士勇猛,那都是在开阔处与敌军交锋,而这次的环境大大的不同。兵家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们对那片密林一无所知,万一乱贼就是想拿韩束做饵,****你们进入森林深处,到时再逐个攻破,无辜枉送将士们的性命,那才是真正的可惜。”
  
      别人这么说便罢了,他深知森林凶险,却仍是急功近利,实在妄为将帅!
  
      楼穆海被堵得一时语塞,脸色涨红,虎目圆瞪,厉声骂道:“无知妇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将士就应该听命行事,难道要做贪生怕死之徒!你一个女流之辈。。。。”
  
      楼穆海话还没说完,一道嗤笑声冷冷地响起:“身为军人,服从命令就是天职,没有条件可讲,但是他们把命交到你手里,你就必须为他们负责!他们是冲锋陷阵的将士,不是用来证明所谓气节的牺牲品!”不特别激昂,却是字字掷地有声。
  
      这一番说辞让楼穆海气得差点脑中风,指着顾云“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下一句话来。
  
      背后站在数千将士也开始窃窃私语,骚动声越来越大,终于,夙凌朗声说道:“够了,是否入林追击等余副将拿回地形图再做商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