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一章 中计?

第四十一章 中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朗日当空,高大的树木撑起了一把把绿荫大伞,周围弥漫着淡淡的草木芬芳,耳边不时传来虫鸣鸟叫。夏日的正午,站在这样的绿荫下,应该还是蛮惬意的吧,当然。。。如果头顶上的松树没有时不时地掉几条毛毛虫,空气不是那么湿热,脚不是淹没在肮脏的泥潭里,慕易也会觉得惬意!!
  
      青末,那个小肚鸡肠,心狠手辣,善恶不分的女人!
  
      光是想象那粘稠的稀泥巴在他身体上的感觉,他就已经恶心地作呕!!
  
      殷红的衣衫与又黑又黄的稀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刻的慕易悔得肠子都青了,昨晚他根本就不应该去招惹那个小气又阴险的女人!夙凌吃她豆腐,管他什么事?!她撒气撒到他身上来了,真是殃及池鱼。。。。。。。。。
  
      话说,昨夜是这样的——————————
  
      夙凌恼羞成怒地离开之后,慕易久久地凝视着顾云帐篷的方向,一会儿,顾云居然也从帐篷里面出来了,脸上也是同样的潮红不退,只是眼中分明燃着怒火,不知她的脸红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这一刻,慕易做了一个后来看起来,无不愚蠢和悲剧的决定,他跟了上去。
  
      手撑着腰,顾云微仰着头瞪着天上无辜的皎月,借由夜间徐徐的微风来平息她心中无处发泄的怒火,此时,不识相地低笑在身后响起:“今晚的月色不错,青姑娘也出来赏月啊?”
  
      顾云没有回头,拳头紧了紧,冷声回道:“我现在没心情和你废话,你最好离我远点。”
  
      明明看到她身边怒火缭绕,慕易仍是不怕死的笑道:“是吗?这么巧啊?!刚才凌也是这么说的,你们果然很默契。”
  
      话音未落,随着一记眼刀而来的是一块如核桃大小,锋利无比的石子,慕易眼眉一挑,敏捷地侧身闪过,石头飞快地击中他身后的一棵大树,在树干上留下深深的一个坑!
  
      慕易好笑,夙凌到底对这位暴力的青小姐做了什么,让人家火成这样?!眼神不自觉的飘向顾云的右胸,想到夙凌脸上诡异的红潮,他肯定,这两人一定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慕易暗自揣测着,顾云忽然低呵一声:“是你!”
  
      “什么?”慕易莫名其妙。
  
      一步步逼近慕易,冷眸紧盯着慕易那张妖孽一般的脸,顾云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你和夙凌说我胸口有字。”
  
      慕易微楞,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地笑道:“何以见得?”
  
      “你消失了几天是为了去调查我的身世,一回来就教唆夙凌找我晦气,顺便看热闹。”两人已经站得很近了,顾云的语气越发的轻柔,若不是那双精光四射的眼,慕易差点要以为她在****他!
  
      做好了顾云随时要动手的打算,慕易仍是笑得很欠揍地回道:“几乎猜得分毫不差,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很好奇,夙凌那个比石头还硬的男人是不可能告诉她的,而他自己除了夙凌,没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她是怎么猜到是他说的,还分毫不差地猜出他教唆夙凌?!
  
      他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了吗?
  
      眼光哪里都不看,直直地落在她右胸上,他以前可没有这么色,忽然消失了几天,他一回来夙凌就找她麻烦,不是他还会有谁!!他当别人都是白痴吗?!
  
      慕易猜想顾云可能不会回答她,只会狠狠的与他打一场泄愤,奇怪的是,她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之后转身就走,闷头钻进帐篷里去了,害他没能活动活动筋骨,还有些失落。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慕易躺在帐中休息,一道极轻极轻的脚步声由帐前跑过,普通士兵在军营中,不可能走的这么小心,会是谁呢?慕易倏地睁开眼,轻轻撩开帐帘,只见顾云瘦小的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营地后面的雨林之中。
  
      她要去哪里?想干什么?她身上的谜团实在太多,连他都查不出她那一身的本事由何而来,慕易对她还是充满好奇的。只迟疑了一会,他做了第二个愚蠢而悲剧的决定,再次追了上去。。。。。。。。。
  
      顾云的速度很快,在林间穿行着,而她选的路径,皆是草木杂草繁多的地方,她右边的路显然好走得多,身性喜洁的慕易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右边。
  
      “噗—”一段林间追逐之后,只听见一声闷响,顾云立刻停下了脚步。
  
      嘴上带着无比轻柔的笑容,顾云缓缓转身,她的猎物果然乖乖地落在了她准备了一宿的稀泥大坑里。
  
      脚步轻巧的往回走,面对着恨不得将她拆骨剥皮的肃杀瞪视,顾云心情出奇的好,啧啧笑道:“好巧啊,一大早的,你也晨练啊?!只是。。你这是在练什么奇门武功?”
  
      斜睨着慕易深深埋入浓稠烂泥里的双脚,顾云此时的表情足可以气死人不偿命。
  
      双脚埋在不时发出恶臭的黑黄色烂泥里,慕易浑身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紧握地拳头上青筋直往外暴起,额头上,一颗颗的冷汗直往外冒。
  
      顾云很满意他生不如死的表情,嘴上更是落井下石地笑道:“这里还真热呢,我看我还是回去洗个舒服、干净的凉水澡好了,不打扰了,你慢慢练。”
  
      舒服干净两个词她说得格外愉悦,慕易的脸色也如她所愿的由白转红,由红转黑。。。。。。。。
  
      顾云转身就要走,一直僵直的男人终于大声吼道:“站住!”
  
      顾云这次倒是很听话地转过身,友好地笑道:“还有什么事吗?”。
  
      “拉——我——出——去!”几乎是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显示着慕易已经想要杀人了。
  
      顾云轻轻挑眉,双手环在胸前,清亮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几分冷冽,几分张狂,就是没有一丝怜悯:“我脸上写着‘以德报怨’几个字吗?我这个人呢,只信奉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看热闹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慢慢享受泥潭浴吧,这个对皮肤好。”
  
      “青末!!!!!”
  
      顾云潇洒地走了,留下身后狂吼得草木乱晃、鸟兽齐散的男子。
  
      。。。。。。。。。。。。。。。。。。。。。。。。。。
  
      大军兵分两路,顾云跟着夙任和韩束沿着南面的溪流往黄金匿藏的方向走,想到慕易那一头冷汗,满脸嫌弃和惊恐的样子,顾云的心情就大好。她是不会和他动武的,慕易的武功应该和夙凌不相上下,她还没有蠢到和他硬拼,蛇打七寸,她要让今天成为他的梦魇!
  
      抬头看看天色,大军出发前他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那站着吧,毕竟让有洁癖的人去滚腐臭的泥潭,比杀了他还痛苦,今天真是痛快!
  
      心情愉悦的一路走着,顾云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在溪流边停下脚步,怔怔的盯着水流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束回头,见她愣着不走了,问道:“你在看什么?”
  
      顾云皱眉,呐呐地回道:“今天的水流小了很多。”
  
      抬眼看去,确实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条小水流从上游流下来,韩束猜测道:“可能是几天没下雨了吧,过两天下大雨了,水就会涨起来的,我们沿着沟渠走,水大水小没什么影响吧。”
  
      摇摇头,顾云低声叹道:“不是这个问题。”这段时间刚好是雨季,即使不下雨,雨林中的水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水为什么忽然小了呢?难道是。。。。。。。
  
      夙任也注意到他们俩停在溪边不走了,走到顾云身后,刚好听见他们的对话,夙任心一下提了起来,急道:“你担心乱贼拦截溪流,以水克火!”
  
      顾云缓缓点头,乱贼营地在溪流上游,他们很有可能发现了夙凌火攻的计划,截流蓄水,到时他们一开闸,不仅硫磺、火油会被冲走,就是那点火的五千精兵只怕也会被开闸之水淹没。
  
      韩束虎目圆睁,急道:“那将军和将士们不是很危险?我现在立刻过去告知将军。”
  
      顾云按住韩束宽厚的肩膀止住了他疾奔而去的身体,冷静地说道:“你们继续前往黄金匿藏处,我去找夙凌。”虽然她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夙凌,但是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还是心中有数的,现在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黄金才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韩束不熟悉雨林地形,忽然改变路线,他要找到夙凌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去。。。截断溪流或许也只是乱贼故布疑阵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