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六章 失心案 下 看过勿订

第四十六章 失心案 下 看过勿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行人来到一座普通的民房前,顾云、卓晴和刑部的人进入房内,夜魅冷冷的站在门外,乾荆也立在院外并不进入,赏金猎人做的是抓人的事,查案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的敖天今天却一反常态地进了室内,夜魅与乾荆再次对看一眼,师兄今天,真的很怪!
  
      敖天进了屋内,却只是斜靠在门旁,并不走近,一双黑眸淡淡的看向那道四处打量的身影。
  
      吕晋到目前为止,也还是一头雾水。中午的时候,青末姑娘忽然叫人传话,让他和程航到仵作江欣家来一趟,他们俩莫名其妙的来了,却发现青灵也在,还有三个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他也不知道要问什么,只能问些与案件有关系的事情:“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当时屋里还有什么人。”
  
      顾云进入内室,眼睛又是习惯行的环视四周,虽然她一直没有说什么,但是程航已经看出,她一定又在找些什么线索,眼睛也倏地睁得很大,仔细观察四周有何异样,但是看来看去,这件小屋子里的东西一目了然。
  
      “你检验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进入内室不到一炷香的时候,吕大人您就已经到了,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顾云看了一下周围,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眼光扫过木门,一道颀长的身影斜斜的靠在旁边,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异常耀眼,冰冷的气质似乎能将周围的空气也凝结一般,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进来,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神秘而危险。他好像是叫。。。敖天吧。
  
      刚要收回目光,却又意外的发现了什么,顾云朝着敖天的方向走去。
  
      清瘦的身影朝着他大步走开,敖天冷眸中划过一丝波澜,却又很开隐没。
  
      顾云直冲冲的走到敖天面前,他正等着看她想说什么的时候,顾云忽然倏地蹲下身子,摆弄起门拴来,敖天冷眸忽然一暗,只不过在众人看来,敖天淡漠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吕晋和江欣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问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他实在没什么可问的了,看了顾云一眼,江欣也回头看去,她正蹲在门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江欣脸色微变,低呵道:“你干什么?”
  
      讪讪起身,顾云耸耸肩,笑道:“没什么,随便看看。”
  
      江欣显然已经不耐烦:“吕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呃。。。没有了。”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实牧恕!!?br/>
  
      顾云终于起身,拿出一张白纸,递到江欣面前,问道:“还有一样东西,你看看有没有见过。”
  
      看了一眼纸上的图案,江欣摇头回道:“我没见过。”
  
      脸上掩饰的很好,但是他刚才稍稍抖了一下肩,他在慌什么?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他任何一个微笑的情绪波动,顾云再次冷声问道:“你确定?”
  
      咽了一口口水,江欣再次点头:“确定。”
  
      顾云撑着木桌,更加的逼近他,冷视他微闪的眼,顾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在——说——谎。”
  
      面前忽然放大的脸,江欣惊得身子潜意识的往后仰,眼睛倒是没有回避顾云,坚持的说道:“我真的没有见过。”
  
      他真不应该和她对视!只有心虚的人,才会急于通过眼睛的对视让别人相信他的话!顾云轻轻勾起唇角,站直身子,笑道:“菲儿说,吴小姐把它送给你了。”
  
      江欣并未暴怒,只是冷冷的回道:“这是诬陷,简直胡说八道!”
  
      情绪刻意保持冷静,气息却明显不稳,他一定见过这个玉佩,只是,玉佩在哪?
  
      顾云继续与他争锋相对的对视着,清冽的声音不急不慢的说道:“你见过玉佩,而且,玉佩就在这件屋子里!”
  
      她的话不仅江欣脸色大变,其他人也都是心下一怔,她怎么会忽然这么说?!她是不是有什么证据?!
  
      江欣终于失控的低吼道:“没有玉佩!!没有!”
  
      “你就是吴絮的****!”顾云再次丢下一枚重型炸弹。
  
      满屋瞬时间一片哗然,江欣干脆站起身,大笑起来:“荒谬!这简直太荒谬了!”
  
      顾云接连口出诳语,卓晴明白,她要看的,不过是江欣的神情!
  
      江欣忽然敛下笑容,盯着顾云,冷笑道:“我说过,我根本没见过什么玉佩,你们不相信的话,随便搜!”
  
      随便搜?他这么笃定自信,是故作玄虚,还是他早有准备?!
  
      顾云面色也随之一冷,低声说道:“搜!”
  
      程航与吕晋对看一眼,不明白顾云为何如此坚定的认定江欣就是凶手,既然江欣都同意搜了,他们就搜一搜吧。
  
      两人一个在客厅一个在一条布帘隔着的内室里搜查,期间江欣表情淡定之若,顾云凌厉的眼却始终没从他脸上移开过。
  
      程航翻抖着衣柜里的衣饰,一件青白色的物件从衣服间抖落下来,程航一惊,赶紧伸手去接,那物件并不大,在他手中弹了一下,最后还是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叮铃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程航一边捡起来,一边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弄掉你东西了。”但是当他看清手中的东西时,脸色立变,瞪着刚才还淡定从容现在已经脸色泛青的江欣。
  
      江欣眼睛倏地睁大,死死的盯着程航手中的玉佩,脸色由白泛青,神情明显狂乱与不信,低叫道:“这。。。不可能,我明明。。。”
  
      斜靠着圆桌,顾云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语气却是越发的冷然:“你明明已经毁掉了,为什么还有一块,对不对?!”
  
      怔怔的盯着那个冷然凌厉的女子,江欣自觉得浑身发冷!她为什么会知道,仿佛什么事情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这。。。。不可能!!
  
      江欣的紧张与恐慌,不需要洞察力,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吕晋走到程航身边,接过那块青白玉佩,上面清清楚楚的雕着一只憨态可掬的鸳鸯,鸳鸯旁边的荷叶上,还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桔梗花,与纸上的图案豪无二致!
  
      想到刚才顾云对江欣的步步紧逼,她似乎一开始就认定凶手是江欣了,为什么呢?!吕晋疑惑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凶手知道是他?”
  
      顾云也不故弄玄虚,直言道:“第一,他听到吴絮怀孕之后,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惊恐,一般人最后是难以置信,而不致于会恐惧。所以,他很可疑。第二,他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上,有经常握笔留下的细茧,他是个左撇子,而从吴絮胸前的刀口看,凶手也极有可能是一个左撇子。”
  
      程航惊讶的盯着顾云看,她那天就看了几眼江欣,居然就能看出他是左撇子?!难道经过她眼中的东西,她都能过目不忘加以分析?太可怕了!不可思议!
  
      “这样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凶手。”低沉的男声不置可否的冷哼,似乎认为顾云说的并不重点。
  
      转身与静立在门边的敖天冰眸相对,顾云挑眉,他这算是挑衅?一步步朝他走进,近到两人几乎贴在一起,顾云冷声笑道:“但是可以说明他有可疑!而且他家里有一样东西,让我进一步猜测,他就是凶手。”
  
      顾云几乎只到他的胸口,但是她的靠近,竟让他有一种压迫感,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对娇娆的脸不感兴趣的他,居然觉得她娇美的脸如此炫目。。。
  
      卓晴微微眯眼,敖天的脸上划过的那一抹惊艳,是因为云吗?!
  
      “是什么东西?”程航可没注意到那边暗潮汹涌,只急于知道答案。
  
      虽然敖天已经后退一步了,但是两人的距离还是有些近,她想干什么?!敖天还在猜测顾云的意图,顾云已经半蹲下身子,对着程航和吕晋笑道:“你们不觉得这个门拴很眼熟?”
  
      程航赶紧跑了过去,蹲下来看了一会,眼前一亮:“这个门拴和吴小姐房间的门拴是一样的。”
  
      “在仔细看看。”顾云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
  
      仔细的查验之后,程航奇道:“有浅浅的凹槽?”是的,很浅,不仔细看的话还看不出来。
  
      “为了能让现场看起来像密室,他必须把门拴放下来,所以他在自己家里做了无数次的演练,以便做到万无一失,他算准了门会被撞开,所以他选择开凹槽固定绳索的位置,正好就是门拴断裂的位置。”一边说着,顾云已经从吕晋手中拿过玉佩,挂着吊绳,玉佩一下一下的荡漾着,凝视着江欣涣散的眼,顾云寒声说道:“江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凶案现场的玉佩在他的房里出现,他还有什么可以说的?深吸一口气,江欣终于从慌乱中恢复了一点神智,不解的问道:“从房间里出来的后,我明明已经把玉佩摔碎了,为什么还有一块?”玉佩砸碎之后,与血衣一同烧了,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还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因为你拿走的那块,并不是吴小姐原来送你的那一块,而是她自己的那块。她买下的,是一对定情用的鸳鸯戏水玉佩。”
  
      听完她的话,江欣自嘲的笑了起来,原来玉佩是一对,他以为那天拿走了是自己掉在现场的证据,却不知,拿走的居然是他杀人的证据?!冥冥中自有定数!手捂着脸,江欣蹲坐在地上。
  
      。。。。。。。。。。。。。。。。
  
      提刑府
  
      一行人坐在书房的长桌旁,久久的没有人说话,没有破案的轻松,几个人都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
  
      半趴在长桌上,程航呐呐的叹道:“好不容易有了线索,以为终于破了案,结果居然是空欢喜一场!”
  
      顾云白了他一眼,骂道:“起码这件案子破了,也算为吴絮讨回了公道,事情总是一件一件去解决的,好高骛远只会一事无成!”
  
      江欣认罪了,他不过是在刑部见过失心案的卷宗,就依样画葫芦,想把罪名推给别人,而他杀人的原因,不过是吴小姐想让他和自己的父亲提亲,因为她怀孕了,而江欣这时候却退缩了,害怕吴老爷将他革职,毁了他的事业,更害怕指腹为婚的尚书公子不会饶了他,最终选择了杀人。吴小姐或许死也想不到,她还没来得及把怀孕这个喜讯告诉孩子的父亲,却已经被自己全心爱着的情郎所杀,用的还是那么残忍的方式!
  
      心中不甚唏嘘,这样的案件看的太多,她却还是不能麻木,看向程航,顾云问道:“我让你找的卷宗找了吗?”。
  
      说起这个,程航有来了精神,急道:“找到了,不去找还真没注意到,原来这六年内,穹岳境内,发生这样的窃心案,并不止一件两件,只是都不是这样的连环凶案,有些破案了,凶徒已经伏法,有些还没有破案的,也已经是成年旧案啊,现在数一数,居然有十三件之多!”他可是找个十来个衙役,调阅了一个晚上卷宗才找到的!!
  
      卓晴原来还懒懒撑着腮帮,听了他的话,也打气精神,问道:“死者都是女性?全部是密室杀人,窃心失血而亡?脸上是否都显现惊恐神情?”虽然是都是窃心案,却也不一定就是用一个人所为啊!
  
      “恩,都是女子。密室杀人的只有两起,但是都是窃心失血而亡的,卷宗没有记载死者的神情!”宗卷都是从各地报上来的,仵作的记载和验尸方式也不要,很难统一。
  
      顾云食指轻敲桌面,蹙眉问道:“还有什么共同之处?”
  
      “有。”虽然说有,但是程航的脸上并没什么兴奋之色:“其中三名女子,当时也在和苏沐风学琴,但是或许是巧合吧。”
  
      卓晴和吕晋都是一副失望的表情,顾云问道:“苏沐风是谁?”没听他们提过?
  
      卓晴讪讪解释道:“穹岳最有名的琴师,是一个淡漠清冽的男人,教授过很多名门望族之后,这次的三名死者,都是他的学生。但是上次我亲眼所见,他有晕血症,而且不像假装的。”
  
      她相信晴的判断,但是天下间没有这么多的巧合,任何事情都需要查证!!顾云潇洒起身,笑道:“既然他有疑点,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有晕血症,我们都应该会会他,不是吗?”。
  
      苏府
  
      苏家定居于穹岳国除了京城外最繁华的星封城,这座宅子,不过是苏家在京城建的别院而已,苏家不愧为音乐大家,即使只是一座别院,亦装饰的清雅脱俗,处处透露着一种风雅宁和的气息。
  
      卓晴一行被请进了大厅,淡淡的梨花木的清香沁人心脾,墙上挂着几幅水墨画,只是画的不是山水,亦非人物,而是天下间最具盛名的乐器,空荡荡的厅舍里,再无其他纷繁缛赘的杂物,整个大厅给人一种清高孤傲的感觉。
  
      顾云如往常一般,习惯性的环视周围,在大厅中间走来走去,她以为这种所谓的大户人家会让他们等很久,没想到他们才到一会,一道清如深泉的低吟悠然响起:“青姑娘。”
  
      顾云回头看去,精锐的眼不禁微眯,来人一袭白衣,步履轻盈,犹如一抹清风迎面吹来,俊美的面容,从容的举止,还有那一双沉静深邃的眼,让他能轻易俘获所有人的视线,顾云终于明白,卓晴为什么会用“淡漠清冽”来形容他,他就像一片云雾,给人一种清冷飘忽,聚散无依,淡漠疏离的感觉。
  
      卓晴大方点头,笑道:“苏公子,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苏沐风微笑回道:“多谢姑娘,我没事。”
  
      顾云犀利锋芒的眼神,没有几个人能忽略,苏沐风看向站在客厅中,盯着他看的女子,风度很好的朝她点点头,只是唇角扬起的笑容淡的几乎看不见。
  
      这个人很有意思,你不会觉得而他没有礼貌,但是绝对不可能感受到他的热情,卓晴笑道:“她是我妹妹,青末,这两位是提刑府的官差。”
  
      苏沐风看向另一侧的两人,脸上并未露出惊讶或者不耐,只是平静的问道:“几位到访有什么事吗?”。
  
      吕晋起身,拱手以礼,才礼貌的说道:“苏公子,冒昧打扰,请您见谅,前几个案子的死者都曾经是您的学生,所以我们有些问题想要询问一下。”苏沐风并不是朝廷中人,名声却是极好的,面对着这样风度儒雅的人,谁都忍不住会尊敬吧!
  
      苏沐风轻轻点头,回道:“二位不用客气,请问吧。”
  
      “公子给几位小姐上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她们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吗?”。
  
      “没有。”苏沐风回答的冷静简洁。
  
      “公子给她们授琴多久了?”
  
      “司小姐和李小姐各教授了三节课,郡主只教授了两节课。”沉静的脸色淡定从容,苏沐风甚至配合的说道:“几位需不需要苏某教授过何人的名单,若是需要,明日一早我让家丁送到提刑府。”
  
      “这。。。。”苏沐风如此配合,吕晋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正好!”顾云清亮的声音显得有些逼人,一步步走近苏沐风,顾云冷声问道:“作为她们的老师,你对她们的死,有什么感觉?”
  
      迎视顾云,苏沐风并没有因为她不是衙门的人而回避或者恼怒,脸上仍是那总淡淡的,没有太多表情的漠然,回道:“很震惊,希望能尽快找到凶手。”
  
      顾云明眸微闪,这人的表情太过平静,平静到她几乎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或许她是遇到对手了,已经走到苏沐面前,顾云继续发问:“你对凶手的杀人手法有什么看法?”
  
      “我并不知道凶手是如何杀人,没有什么看法。”苏沐风语气平缓,神情自然,回答每一个问题似乎都天衣无缝,顾云继续逼近,卓晴起身,想拉住顾云,她今天似乎有些过分了。
  
      却不想卓晴一站起来,正好踩到顾云的裙摆,顾云只专注在苏沐风身上,一时没有留下,一个踉跄就朝前面扑了过去,好在她反应快,立刻抓着苏沐风的手稳住身形才不致于摔倒。
  
      站直身子,顾云抱歉的说道:“对不起。”
  
      刚想收回手,却发现手下的胳膊微颤抖着,抬眼看向苏沐风,一直冷漠平静的脸,显示出了刻意隐藏的紧张与慌乱,顾云微怔,她只是扶了他的手一下而已!?
  
      卓晴刚想上前询问她怎么样,却见顾云身子一软,依靠在苏沐风身上,低叫道:“我的脚好像扭伤了。”
  
      这样就扭伤了?!不可能!就算真的扭伤,顾云也不可能赖在一个男人怀里不起来,卓晴退后一步,静观其变。
  
      顾云能感觉到,当她软到在他怀里的时候,苏沐风明显一僵,将她推向一旁的木椅,力道也颇大,身声音也显得僵冷:“姑娘请坐。”
  
      顾云眸中厉光一闪,不仅身体完全还在他怀里,手也放肆的环着他的腰,故作娇嗔的叫道:“好痛,我走不动,你扶我过去吧。”
  
      苏沐风彻底无措了,修长的十指拔开顾云环着他的手,脸色有由一开始的漠然变得冷冽,这是,一道凌厉的低吼声由门外传来:“你们拉拉扯扯干什么?!”
  
      朝低呵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女子三十来岁女子朝着他们大步行来,女子一袭暗蓝长裙,发丝结成一个高耸的云髻,上面别着几支别致的纯银长簪,娇美的面容,清瘦高挑的身材,绝对是一个大美女,只是她眼眉间尽似恼怒之色,一双凤眸死死的瞪着顾云,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
  
      看清来人,苏沐风恭敬的叫道:“馨姨。”
  
      女子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走向顾云。“脚扭伤了是吧,我扶你。”话音未落,女子一把抓住顾云的手臂,把她从苏沐风身边扯了过来,力道之大,让顾云眉头微皱。
  
      被几乎是摔在了里苏沐风最远的木椅上坐下,顾云不动神色的观察着这位忽然冒出来的“馨姨”。
  
      凤眼冷冷的扫了一眼程航和吕晋,女子不耐的哼道:“你们还有什么要问要说的,麻烦快一点,沐风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程航和吕晋对看一眼,有看看卓晴,卓晴对他们轻轻摇头,这是,顾云忽然站起身,朗然一笑,回道:“没什么要问的了,打扰两位,告辞。”
  
      说完顾云朝着门外潇洒走去,脚哪里有半点扭伤的样子。。。。。。
  
      一行人出了苏府,外面已是慕云满天,入目的嫣红如梦似幻,美得让人不忍移开视线,只是夕阳再美也是枉然,不久后的黑幕将淹没它所有的光华。
  
      伸了伸腰,程航挫败的低叹道:“又白忙乎一个下午!”
  
      “那倒不见得。”卓晴忽然不轻不重的丢出一句话,程航猛地回头,看向卓晴,只见她与顾云对视一眼,两人皆淡笑不语,程航刚要开口问,吕晋手搭着他的肩膀,说道:“回去再说。”
  
      回到提刑府,顾云还没坐下,程航已经急不可耐的追着她问:“苏沐风有没有问题啊?”他觉得青末身上有一种奇特的能力,似乎只是看,她就能从一个人的脸上分辨出一些什么东西来,这太厉害了,如果她愿意教他的话,他不介意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得多的女孩师傅!!
  
      在木椅上悠然落座,顾云拿起长桌上的水杯,又慢悠悠的拿起瓷壶,倒了一杯水,递到卓晴面前,再慢悠悠的拿第二个水杯,程航等不及,直接端着瓷壶,给她道上水,急道:“他到底有没有问题?”
  
      “有。”看在他这么殷勤的份上,顾云也没有吊他胃口。
  
      “他是凶手?”程航眼前倏地一亮,吕晋也是心下一怔,盯着顾云看去。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们怎么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顾云大方的摇头:“不知道。”她只是说苏沐风有问题,可没说他是凶手啊!
  
      程航与吕晋对看一眼,面面相觑,不是她说苏沐风有问题得嘛?!
  
      他们对云,有些盲目崇拜了吧,卓晴失笑,问道:“他有什么问题?”
  
      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把空杯递到还抱着瓷壶不放的程航面前,顾云耸耸肩,笑道:“他对女人的态度很奇怪,她那个阿姨也很奇怪!”
  
      就这样?!一边给她倒水,程航一边不给面子的笑道:“人家是谦谦君子,对忽然‘投怀送抱’的女人自然是要保持距离的。”刚才她也太过了吧?!虽然苏沐风确实风雅不凡,气质幽然,她也用不着这么心急啊!再则,她好歹也是夙将军的人!相较之下,夙将军冷傲不羁的男子气概比苏沐风要来得吸引人吧,真不知道女人想什么?!
  
      冷眸白了程航一眼,顾云沉声问道:“他表现出了礼貌、疏离、局促,甚至是厌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为什么会恐慌?!这不奇怪吗?”。
  
      恐慌,有这么严重吗?!他真的没有看出来,程航努力的回想着苏沐风的当时的神情,吕晋则是直接问道:“他恐慌又能说明什么?”
  
      顾云不置可否的一笑:“不知道。”恐慌只能说明一种情绪,的确不能说明什么。
  
      看向卓晴,只见她握着杯子放在唇边,也不喝,眉头轻蹙,不知道再想些什么,顾云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缓缓放下杯子,卓晴回道:“我记得,夕舞被袭击的那天,她也是这样和苏沐风有过身体接触,晚上就出事了。”
  
      本来她并没有注意,但是刚才顾云说起身体接触这件事,她也觉得苏沐风对于别人的碰触反应有些过激,尤其是女性!
  
      卓晴话音才落,程航立刻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我去查!”人影已经闪出了门外。
  
      顾云唇角轻扬,这人虽然有些急躁,行动力与求知欲倒很值得肯定!
  
      双手环在胸前,卓晴一脸的寒霜,冷哼道:“如果说凶手是他,那么晕血症就是他在我面前的表演而已!”
  
      轻拍卓晴因为气恼而紧绷的肩,顾云劝慰道:“也不是没有可能,在提到三名死者的时候,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慌张或者说得意,都没有,不是一个凶手应该变现出来的状态,这只能说明,要不就是他的演技真的很高,要不就是,我们猜错了!”
  
      如果,她们没有猜错,那么苏沐风将会是她们的一大挑战!
  
      一个时辰后
  
      天已经完全黑了,书房里点着几盏油灯,三个人各具一方,翻看卷宗。
  
      一道劲瘦的身影旋风般的冲进屋内,抱着瓷壶水杯,猛灌了好几杯,程航才算缓过劲来,他的腿都快跑断了!!
  
      吕晋急道:“怎么样?”
  
      胡乱的抹了一把汗,程航一边喘着一边欣喜的点头回道:“据三位小姐的贴身丫鬟说言,她们遇害的前一天,确实都在见过苏沐风,而且都有或多或少的身体接触。”
  
      果然!!
  
      卓晴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苏沐风的学生,只有这几位小姐遇险,或者正是这个原因!”
  
      程航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叫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今晚的目标就是。。。”
  
      三人直直的看着低着头翻看卷宗的顾云,只见她缓缓抬头,明眸轻扬,满脸兴奋的笑道:“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