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七章 敖天的疑惑

第四十七章 敖天的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卡了两天的绿终于卡出来了。。。。亲们也久等了!!
  
      害人不浅的敖天~~~呜呜呜呜。。。。绿知道欠了几天了,但是绿这速度,大家也知道,估计很难补上,对不起对不起~~不过已经卡过了,还是每天有一更,不少于四千字,抱歉抱歉,看文看文。。。。明天见!
  
      。。。。。。。。。。。。。
  
      一道颀长的身影踏着清辉缓步行来,墨黑的劲装让他几乎融入夜色之中,那抹银光却又如此耀眼,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人是谁。
  
      “是你?”微微眯眼,敖天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定,看清那张冷峻苍白的脸,顾云笑道:“想不到我们早就交过手。”原来一直偷窥她的人,竟是敖天。
  
      沙哑的声音一贯的清冷锐利,却也不难听出其中的烦躁。夜色下,她随意的坐在地上,背靠着冰冷的石墙,高高束起的发丝在夜风的吹拂下不时的扬起,手中大大的酒坛子,与她娇小的身体极不和比例,显得。。。别样的潇洒,只是,眉间那抹躁动与恼意,同样不加掩饰。敖天波澜不惊的脸上划过一抹疑惑,是什么让她这样冷静坚定的人也烦躁不堪起来?
  
      在顾云身边席地而坐,敖天回想着今日单御岚宣布皇上对失心案的裁决时,她和青灵脸上的表情,敖天似乎有些明白,她在恼什么了,只是像苏沐风这样凶残的杀人凶手,为什么看起来嫉恶如仇的她,会是这般表情,现心中实在不解,敖天问道:“你觉得苏沐风不该死?”
  
      顾云握着酒壶的手一顿,她已经变得这么明显了吗?自嘲的笑了笑,顾云淡淡的回道:“是不该。”
  
      她果然是这么想的,那。。。她想要干什么呢?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人绝对是有了目标,便是不要命也会去完成的人,她会不会。。。
  
      敖天脸色凝重的看着她,即使顾云从他扑克牌一样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却也能从他幽暗的眼中猜出些什么,顾云失笑:“你这么严肃的表情,不是以为我要去劫狱吧!”
  
      顾云随口一说,敖天冷眉轻挑,显然,他刚才有过这样的想法,顾云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她看起来是这样莽撞的人么?将手中的酒坛缓缓的放下,顾云叹道:“每个时代,每个国家都应该有法制,即使它落后,不符合所有人的意愿,甚至是不公平,但它却是一个相对固定的准则。有法可依比各地官员都按照自己认为的是非曲直来断案,要公平地多,所以我尊重法制。就算我觉得穹岳的法制有问题,苏沐风不该死,我也只会选择为修改法制作努力,而不是单纯的劫一个人出来。劫狱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还很蠢!”
  
      敖天眼神复杂的盯着面前自然随意,却是开口就要逆转法制的女人,她可知一国律例,就算是皇上,也不能说改就改。即使这话听起来可笑与不切实际,但是由她嘴中说出,却让人嘲笑不起来。轻吟的声音并不高,表情也如常的冷静,那种张狂与傲气,似乎充满着她的整个身体,让人不能忽视。久久,敖天冰冷的声音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回道:“你很狂傲。”
  
      狂傲?顾云想了想,终是失声笑出来,把手中的酒坛子随手递给他,顾云笑道:“我想,这应该是夸奖吧,谢谢你没有说我自以为是、不自量力。”
  
      顾云大方的自嘲让敖天冰冷的嘴角也染上了几缕笑容,只可惜淡得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接过酒坛,敖天有片刻的失神,这是她刚才就口喝的酒,他再喝,好吗?看了她一眼,她眼神坦荡,笑得洒脱,人家都如此坦荡,他还矫情什么?抓起酒坛,敖天也大大的灌了一口酒,立刻,一股辛辣炽烈的热流,由口中直烧入胃,敖天皱眉,好烈的酒!她刚才还那样猛灌,颇轻的手感显示着里边的酒所剩无几,这个女人,有时候还真是豪爽到能让男人们汗颜。
  
      再灌一大口酒,那种火辣辣烧心的感觉似乎不赖,敖天不甚在意的回道:“其实,你若真想劫狱,也未尝不可。”苏沐风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这么死了,确实可惜。
  
      这回换顾云汗颜,这人说话才真是狂傲,劫狱未尝不可??且不说她一向尊重法制与司法程序,就算她真想劫狱,那守卫重重的刑部大牢,也不是菜市场,说进就进的。再说,人劫出来之后呢?让苏沐风和自己带着一身罪名浪迹天涯?
  
      回视敖天冷漠的侧脸,月光下,他清冷孤傲,顾云忽然有些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去做赏金猎人?”
  
      敖天似乎对这个话题还有些兴趣,寡言少语的他难得回道:“为什么不?”
  
      背贴着冷冷的石壁,顾云斜睨着他,笑道:“我没在你身上看到太多的正义感。”他身边的女子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冷,但是她能感受到夜魅的正直与善良,而敖天,说实话,在他身上一点也感受不到。
  
      顾云继续笑道:“也没嗅到什么铜臭味。”
  
      说完两人同时想到见钱眼开的乾荆,对看一眼,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顾云手撑着酒气上头,已经有些微醺的脑袋,想了想,笑道:“我猜。。。你做赏金猎人,是因为挑战性?”以抓拿凶犯为职业,不是因为正义感,也不是为了钱,她能想到的,也就只能是男人征服的****,但是显然,顾云没在敖天脸上看见认同,反而是淡淡的不屑一顾。
  
      不是挑战性?又想了一会,顾云还是没想到,归咎于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顾云开玩笑的回道:“那就是打发无聊的时间?”
  
      敖天黑眸微扬,一副想不到真有人猜中的表情,顾云瞬间有些懵:“我猜对了?”
  
      敖天不语,不过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顾云拍拍额头,大笑了起来,为了打发时间而去做赏金猎人,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敖天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刚才大笑的一场,一晚上郁结不畅快的心情,似乎好了些,抬头看看月亮已经渐渐偏西,躲到岩壁之后去了,看不见朗月,只能看到缕缕清辉,顾云轻叹道:“今晚月色还不错,只可惜在这里看没意思。”
  
      顾云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敖天冷眸中划过一抹异彩,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我有个观月的好地方。”
  
      说完,敖天起身,朝着密林的相反方向走去,顾云微微一笑,也没多想,跟着那抹墨黑的身影而去。石壁前,只留下一个空空如也的酒罐子。
  
      。。。。。。。。。。。。。。。。。。。。。。。
  
      高大的百年梧桐,枝叶繁盛,即使是树顶的枝干,依旧粗壮得随随便便坐一个人上去,顾云抬头,便可看见黑幕般的天空中一弯新月绽放清华,无数或明或暗的繁星,近的几乎伸手就能将它采撷而来,入目之处,尽是月华星光。她有多久没见过这样的景致了,多久没这样的心情好好赏月了,她都快忘记了。顾云笑谈道:“果然是一个赏月的好去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