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五十章 谁要你还钱?

第五十章 谁要你还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镇国将军府外,常年有精兵守护,普通百姓莫说靠近,就是经过其门前,都不敢大声喧哗。谁都知道,将军府内没有女眷,平日里三位将军更是不好各种玩物,金玉良缘店的伙计几乎进过京城所有达官贵人、皇亲国戚的府上,却独独未曾去过将军府。
  
      两名伙计对看一身,深吸了一口气,才拿着锦盒,走进威严的府门,才刚走到大门前,立刻被守将呵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两人赶紧停下脚步,其中一人举起锦盒,恭敬地回道:“小的是金玉良缘店里的伙计,这是将军府上的小姐让我们送来的。”
  
      “小姐?”守将迟疑了一会,一时没反应过来。
  
      身边的一名小将低声说道:“是不是青姑娘?要不进去问问明叔?”今儿一早,青姑娘就出门了,估计是她买的吧,不然将军府也没其他女人了!
  
      “是。”两人立刻躬身退到门外,就在此时,一抹高大的身影正往大门行来,差点就和后退的他们撞个正着,好在来人敏捷地闪过身子,才没撞上。
  
      小将看清来人,立刻危襟肃立,急道:“将军!”
  
      两名伙计一看是将军,连忙低下头,连夙凌的脸都没敢看。
  
      夙凌皱眉,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夙凌面色不悦,小将立刻如实回报:“禀将军,他们是金玉良缘店的伙计,说府上有人定了东西,可能是青姑娘定的。”
  
      青末买的东西?夙凌本来已经跨入门内的脚一顿,转而看向伙计问道:“什么东西?”
  
      微冷的声音低沉而清晰,算不得严厉却让人不由得心惊,伙计咽了咽口水,才恭敬地回道:“一对白玉梳子,小姐说是婚宴贺礼用的。”
  
      婚宴?夙凌此时才想到她姐姐的婚礼就在几天后,难怪她要出门买东西了,伸出手,夙凌说道:“拿来吧。”
  
      “是。”将锦盒小心地递到夙凌面前,夙凌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里边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白玉梳,手掌大小的玉梳在红色锦盒的映衬下,更加透白莹润。合上锦盒,夙凌没问价钱,对着小将随口说道:“你带他们到账房支银子吧。”
  
      “是。”小将领着两人往侧门走去,夙凌忽然又说到:“等等。她,还看中什么?”
  
      伙计思索了一会,才低声回道:“小姐当时还拿着一支翡翠步摇看了很久。”
  
      “待会把那步摇也一并送过来。”说完,夙凌拿着锦盒大步跨入将军府内。
  
      “是。”伙计暗暗舒了一口气,好在他平日就有点眼力劲,没得罪那位看起来朴素到家的姑娘。。。。。
  
      。。。。。。。
  
      在外吃了个午餐,慢慢晃回来才是下午而已,撑在腮帮无聊地趴在圆桌上,顾云自嘲,这千金小姐真不是她这种劳碌命的人做得来的。以前忙案子的时候,一晃一天就过去了,总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现在倒成了度日如年了!
  
      正在胡思乱想时,明叔又端着一个托盘进了院内,远远的就说到:“姑娘,您定的东西送来了。”
  
      “好。”顾云懒懒地回道。
  
      待明叔将托盘放在她面前时,顾云发现除了一个正方形的红色锦盒外,还有一个细长的浅绿色盒子,装饰的颇为素雅。顾云打开盒子一看,里边躺着一支青玉翡翠打造的头簪,长长的流苏般的吊饰很美,随着轻轻的晃动会发出轻吟般的声响,做工精致脱俗,整支簪看起来美轮美奂。
  
      将簪子小心地放回盒中,顾云笑道:“我只要了梳子,头簪不是我的。”簪子很美,也有些眼熟,不过确实不是她买的。此时,顾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听两个****八卦的时候手里一直拿着的就是这支发簪。。。。
  
      明叔为难地回道:“将军吩咐老奴拿过来的,其他的,老奴不知。”
  
      挥挥手,顾云没再坚持:“你去忙你的吧,我待会自己去找他。”夙凌那种臭脾气,她还是自己过去和他说好了,何必让老人家难做。
  
      “是。”明叔松了一口气,退了出去。
  
      顾云盯着桌上精美的两个礼盒,陷入了沉思之中,几个月来,她都没买过什么东西,基本不怎么花钱,忙练兵忙案子,把钱这事给忘了。黄金八卦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一时半会她是回不去了,总不能一直这样用夙家的钱啊,她现在要认真思考一下赚钱的问题了。
  
      。。。。。。。。
  
      书房
  
      庆典将至,大量的国外使节,贵族商贾前来祝贺,京城之内,要确保安全,少不得安排巡卫,要显示国泰民安,街上又不能到处都是士兵,兵力的调配成了头疼的大问题。夙凌看着手中皇城兵力部署图,暗暗寻思着对策,一串轻快的脚步声踏入书房内。
  
      夙凌抬头,素白的纸出现在他眼前。接过来一看,夙凌寒眸倏地一暗,瞪着书桌前一脸理所当然的顾云,冷声问道:“这是什么?”
  
      “欠条。”顾云无比认真地回道:“我听说是你帮我付了玉梳的尾款,这里是一百六十两的欠条,白天的时候我还在夙羽那拿了一百五十两,我现在把欠条给他送过去,等我有钱了就还给你们,不过可能没这么快,利息就按照钱庄的利息算吧。”
  
      “谁让你打欠条的?”废话!他当然知道这是欠条。夙凌本来就已经被兵力部署图搞得烦躁的心情此刻更加郁结,语气不免暴躁了一些。
  
      顾云莫名其妙,也不耐烦地回道:“我没钱就只能先打欠条啊,如果你不同意,那我找夙羽借了钱先还你,我再还给他也行。”说完她转身就要出去找夙羽。
  
      “站住。”听她说要去找夙羽借钱还给他,夙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欠条推到案桌前,夙凌冷冷地说道:“拿走。”
  
      “等我从夙羽那借到钱还你的时候再拿。”一手交钱一手换欠条,最公平不过。
  
      顾云眼中的公平着实惹怒了夙凌:“青末!你现在住在将军府里,就是将军府的人,用将军府的钱理所当然,不需要打借条,明白了吗?”。
  
      在情事方面异常迟钝的顾云自然没有听出夙凌的言下之意,自顾自的坚持到:“我在这白吃白住已经很不好意思了,钱绝对不能白拿你的,欠条你先收着,我一定会还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