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七十一章 夙凌情深 下

第七十一章 夙凌情深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留下外室一群人,夙凌独自进了里间。
  
      满屋的蜡烛早已燃尽,只留下一地的蜡痕。
  
      木床上,青末换上了素白的单衣,前襟轻轻地搭在胸前,厚厚的白布绑带缠胸前,似乎将她紧紧地捆绑起来一般,显得她更加瘦弱。始终束起的长发披散在身侧,额间的发丝被汗水打湿,贴在她的脸上。白色的衣裤,白色的床单,苍白的皮肤,单一的白色莫名的让人恐惧,夙凌缓缓伸出手,拇指轻轻地摩挲着那张比他手掌还要小的脸,他需要借由她的体温来安定他惶恐了****的心。
  
      满是粗茧大手将顾云白皙的手包覆在掌心里,夙凌心中有了答案。
  
      。。。。。。。。。。。。。。。。。。。。。。。。
  
      时间过得很慢,似乎已经煎熬了一世,日子才刚刚过去一天,时间又似乎过的很快,他只是这样盯着她看了一会,青天已换做夜幕。
  
      夙凌靠坐在床边的木椅上,始终没有松开掌心中的皓腕,只是掌心越来越高的温度让夙凌有些不安起来,床人的人轻轻动了动,呼吸越发的急促,眉心无意识地聚在一起,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
  
      “你说什么?”夙凌微微伏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她的唇边,努力地倾听她的声音,一声带着哭腔的模糊颤音传入心里,“疼。。。。”
  
      好不容易听清她说什么,一个“疼”字像是一根刺,狠狠地扎进他的心里,这两天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以为他的心已经够痛,不会再痛了,但是此刻,这一声声轻得几乎消散在空气中的呢喃,却让他深刻的体会到什么是痛彻心扉的感觉。
  
      夙凌以为她已经醒了,刚想问她哪里疼,却发现顾云的眼睛还是紧闭着,刚才喊的那一身“疼”只不过是她疼到极致时的无意识呐喊而已,手轻轻搭上她的额头,果然如心中猜测的那样,很烫!
  
      想起早点卓晴说她有可能会发热,夙凌的心倏地提了起来,这不会就是她所说的并发症吧!
  
      顾云梦魇般低喃着疼,手心的温度也在不断升高,一种陌生的情绪撕咬着夙凌的心神。夙凌鹰眸一暗,低吼道:“来人!”
  
      外间留守的两名御医倏地一惊,两人还没来得及赶进去,里间已经再次传来夙凌的焦躁地低吼声,“御医!”
  
      “是。”
  
      两名御医领命进入,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子脸色潮红,有些不安地扭着头,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夙凌指着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老御医急道:“你快给她看看。”
  
      “是是!”老御医不敢耽搁,立刻迎上去诊脉。
  
      看向一旁年轻稍小一下的御医,夙凌命道:“去把青灵请过来。”
  
      “是。”年轻御医转身外间。
  
      老御医把了半天脉,一个字也没说,一会皱眉一会点头,夙凌急道:“她怎么样?”
  
      “疼。。。”
  
      老御医还没来得及回话,顾云一声呼痛,让夙凌又是心焦又是心痛,脸色也更加晦暗几分,老御医顿时满头满脸的都是汗,久久不敢回话,夙凌早已经没了耐性,冷声低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她止疼啊!没听见她喊疼吗?!”
  
      “是是!”老御医回过神来,嘴里连忙答应,一时间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为她止痛,他久久不动,夙凌的脸色已经可以用狰狞恐怖来形容。
  
      老御医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最后终于决定用针灸点穴止痛,这个是最快的办法了,老御医赶紧拿出随身带着的银针。
  
      “等等!”此时,卓晴清亮的声音在里间响起。
  
      看清进来的人,老御医暗暗松了一口气,赶紧退到一旁,恭敬地叫道:“楼夫人。”刚才为床上这位姑娘把过脉,伤势虽然凶险,却还不至于危及性命,不过夙将军如此激动,还是让他不免心慌,楼夫人来了,他提着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
  
      卓晴快步都到顾云身侧,手抚上顾云的额头,体表温度很高!查看胸前绷带,并没有血色,说明伤口没有裂开,微微伏下身体贴着顾云的前胸,卓晴仔细倾听,没有听诊器,听的效果不太好,不过基本能判定胸腔内没有太多积液。暗暗松了一口气,卓晴起身,对着身后的仆人说道:“去端一盆清水和一盆烈酒过来。”
  
      “是。”家仆立刻出去准备,夙凌看她不再诊治,急道:“她怎么样?”
  
      卓晴揉了揉太阳穴,低声回道:“没事,正常的术后反应而已。”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做了一晚上手术精神高度紧张,她的头痛了一整天了,好在云的情况比她预料的好一些,目前只是发热而已,没有其它并发症的预兆。
  
      夙凌手再次抚上顾云的额头,灼热的温度简直烫手,而卓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彻底惹怒了夙凌,“她的身体热成这样,叫正常?”
  
      “她目前只是发热而已,待会用清水和烈酒交替给她擦拭额头和四肢,只要体温不再升高就没事。”理解夙凌心焦的情绪,卓晴好心地解释,非但没能熄灭他因为担心与恐惧燃起的怒焰,反而让他更加失控地吼道:“就这样?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止疼?!你要让她这样一直疼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