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七十七章 我只要最优秀的人 再中

第七十七章 我只要最优秀的人 再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冰炼!”
  
      清冽如低吟般的呼唤声并不高,几乎是同时一道炫目的白光冲出紧闭的兮木盒子,银白的剑身在出鞘的那一刻,发出龙吟般的嗡鸣声,听的人心驰神恍,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冰寒之刃已经直直地落在那只摊开的掌心之中。
  
      “她她她。。。”夙晏惊讶得都忘了要说什么,冰炼与赤血守护夙家千年,据家史记载,双剑均可随主人心意而动,可惜他们见过了两任夙家长媳都无法做到剑随心动,冰炼最多只能守护着她们而已,想不到这弱质芊芊的小女娃,竟有这般能耐。
  
      而冰炼出鞘的那一刻,周围的空气也瞬间凝结似的,霸道冰寒之气直逼心肺,三人心下兴奋不已,难怪族徽最近时常异动,冰炼如此强势的展示自身能量,他们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若是平时,顾云喜欢以攻为守,但是今日她旧伤未愈,不敢轻举妄动。握手冰炼,顾云丝毫不敢松懈,黑衣人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锐利的眼。这边僵持不下,高台下的黑衣人却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不抓住这个时间,等夙凌杀上来,他们将再无机会!
  
      黑衣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群起攻之,高台上瞬间杀气骤起。
  
      敌动我先动,顾云感觉到对方的意图,身体猛的向右移动,长剑直逼最右侧的两名黑衣人,森寒的银色利刃忽然袭来,两人反应过来往两旁避开时,已被凌厉的剑气划破前胸,伤口一阵冰寒之后,血流如注。
  
      其他黑衣人皆是一惊,好快的招式,好凌厉的兵器!顾云忽然露了这一手,让黑衣人心惊的同时,也让他们更加谨慎。
  
      高台的黑衣人忽然一拥而上,再次将顾云包围在中间,顾云强撑着与他们周旋,从出第一招开始,她的胸口就开始痛,蛮横用力的结果就是伤口再次撕裂,她能感觉到温热的血液正在一点点往外渗,心脏每一下收缩都让痛得冷汗直流。即使如此,顾云脸上也不敢有一次痛疼之色,这些人应该都是受过训练的杀手,一旦让他们看出她胸口有伤,他们一定会专攻她胸腔,到时候她必输无疑!
  
      夙晏一拍大腿,爽快地笑道:“打得好!”冰炼的眼光就是好!夙晏看的心花怒放,顾云却想骂娘,他以为他们在看猴戏呢!胸口撕裂般的疼痛加上心中狂烧的怒火,顾云下手越发的狠。
  
      “这女娃不错不错!”夙全笑眯了眼,她的剑法招式很是特别,没有花俏的动作,飘逸的招式,每一剑刺出,都快准狠,与冰炼的配合也十分默契,很好!
  
      夙全和夙晏的眼光和心神都落在顾云身上,丝毫没有注意,高台下的夙凌在看见顾云动手之后,脸色大变,所有拦住他的黑衣人几乎都被他一刀毙命!简直就是杀红了眼!夙擎低声问道:“凌是怎么了?”
  
      夙任看向被众人围攻,抵抗渐渐吃力的顾云,凉凉地回道:“她心口刚刚挨了一刀,现在伤口肯定裂开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什么??狠狠地拍了夙任的头一下,夙晏骂道:“臭小子你怎么不早说!”他只道她身体不好,原来是受了伤!
  
      早说你们就不试了?夙任不置可否。
  
      夙晏利落地解开夙任和夙羽的穴道,高大的身影立即加入战局,夙羽和夙任也同时出手。
  
      很快,胜负已分。
  
      好痛!顾云按住胸口,感觉到手下已经濡湿一片,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若不是冰炼撑着她,估计已经倒地,顾云闭上眼睛,希望这波噬心的痛楚能快点过去。
  
      本来并不算冷的夜风此时吹在身上,冷得她四肢冰冷。顾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下一刻,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末儿!你怎么样?”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耳边是熟悉的低吼,是他。夙凌。
  
      顾云没有回答她,只是秀丽的五官几乎都快皱在一起,胸口透出来的血渍也让夙凌心惊不已,急道:“我送你回去!”手环过她的腰肢,夙凌准备将她拦腰抱起,顾云忽然紧紧地拽着她的衣袖,吃力的轻声说道:“等等。。。”这次的痛与上次的穿心之痛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她还能挺过去。那些将士应该快回来了吧,今晚的测试不能停!
  
      等什么?夙凌以为她疼到不能动,也不敢拉扯她。
  
      夙全拍拍夙凌的肩膀,说道:“凌你先放开她,让族长给她把把脉。”
  
      夙凌戒备地盯着他们,是谁袖手旁观害得她伤势加重?
  
      小丫头的脸色苍白如纸,气息凌乱,夙晏也开始忧心了,对着浑身带刺的夙凌说道:“行了行了,我们现在宝贝她还来不及呢,快让开。”
  
      夙擎走到顾云身侧,夙凌想了想,还是轻轻抬起她的手腕,伸到夙擎面前。
  
      搭上顾云纤细的皓腕,夙擎脸色稍变,这孩子伤的竟是心!那她刚才还这么拼命,回头向他们服个软都不愿意。
  
      夙擎久久不说话,夙凌忍不住问道:“她怎么样?”
  
      收回手,夙擎低声回道:“没有伤及心脉,只不过皮肉受些苦头。”
  
      皮肉伤就不疼了?!顾云好不容易撑过了最开始那阵剧痛,睁开眼就听见这气死人的话,就在她差点抓狂的时候,夙擎忽然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左手抬高,掌心与她交接,温热的手掌让顾云很不喜欢,想要撤回。可是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地想要移动手心,似乎都不能脱离他的掌控,而此时,一股温热的暖流从掌心缓缓注入,顾云倏地一惊,怔怔地瞪着身侧清瘦的老人,他眼波平静,气息宁和。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云细细感受这股热流的去向,它沿着她的手臂流入她的胸腔,刚才还抽痛不已的心脏似乎被一股热源包围,依旧痛疼,却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了。
  
      夙凌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以真气护心脉,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了,功力不够深厚绵长,强行将真气送入体内,不但救不了人,还会两败俱伤。族长愿意出手相助,夙凌自然乐见其成。
  
      “将军,这些人如何处置?”高台下,韩束已经将未死的黑衣人捆绑住,等候发落。
  
      “关进暗室。”夙凌对着身后的夙任说道:“这些人交给你,一定要审出谁是主使!”
  
      “是。”这些人武功招数怪异,目标又是青末,夙任心里已经隐隐有了方向。
  
      夙任带兵押着黑衣人离开,夙擎也缓缓地收回了手。
  
      他的手撤开后,那股暖流也随之消散了,胸前的伤口还是很疼,但是就如同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是皮肉的疼痛,心脏抽痛的感觉消淡了很多。这实在。。。太神奇了!难道是所谓的——内功??心里满是疑问,顾云静静地观察着身旁的老者,他微笑地回视他,丝毫不回避她的眼睛,而她敏锐的观察力在他身上,似乎并不见效,他只是那样淡淡地笑着,不见异样。
  
      夙全笑眯眯的脸凑上前来,关切地笑道:“丫头,好点没有,还痛不痛?”
  
      顾云一怔,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夙羽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去请大夫啊!”夙晏大嗓门一吼,又把顾云吓了一跳。
  
      “哦。”夙羽讪讪地走下高台,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围绕的顾云,大哥的手正稳稳地环在她腰上,心中划过一丝酸涩,她。。。最终都为成为他的大嫂,也只能是大嫂吧。默然收回视线,夙羽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前一刻还对着夙羽大吼大叫,下一刻,夙晏又一把握住顾云的手,无比温和讨好地笑道:“不舒服怎么不早说呢?还有哪里难受,告诉晏叔!”
  
      “停!”顾云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上窜,本来是心口疼,此刻她连头也开始疼了起来!你能想象一个山一样的老男人对你无微不至的嘘寒问暖吗?重点是他前一刻还对你见死不救!顾云用力抽回手,一脸嫌弃地说道:“你最好离我远点!”
  
      夙晏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我会起鸡皮疙瘩。”她一向敬老尊贤,但是面对这群怪里怪气的老头,对她的修养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