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章 命如草芥

第四十章 命如草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辰时,踏着清晨第一道阳光,茯苓轻轻推开房门,半开的窗棂前,那道熟悉的高挑身影静静的站着,美丽的眼睛有些木然的看着窗外渐升渐高的朝阳,此刻的她没有了初见时的桀骜,也少了再见时的悲怆,整个人看上去清冷了很多,也…黯淡了很多。
  
      茯苓将手中温好的热毛巾递到青枫手边,青枫随手接过擦了把脸,就在躺椅上坐下打起呵欠。最近她躺在床上睡不着,起来又困。晚上也老是做梦,早上就不记得夜里梦到什么,不时还会心悸。她以前从来不会这样,青枫自嘲,自从进了这个皇宫,估计她的胆子就被老鼠吃了,越发的没用起来。
  
      青枫微微蹙眉:“这又是要干什么?”
  
      迎着青枫不耐的目光,夏吟柔声解释道:“三年一度的祈福庆典是穹岳最大的盛事,到时各国商贾,朝廷重臣都会到穹岳来恭贺,皇上和太后都很重视,穹岳作为六国之首,不能失礼于人前,所以…”
  
      青枫轻笑:“所以太后就办一场宫宴,目的就是借此机会考考各位世家千金,嫔妃宫娥们的才艺,确保庆典表演精彩绝伦,是吗?”。
  
      夏吟含笑点头。
  
      “往年也是这样?”青枫在皓月的时候就听说过穹岳庆典上的表演精彩绝伦。皓月皇上为了能附庸风雅一番,三年前穹岳庆典时,特意让她们姐妹绘了一幅永乐山水图作为贺礼。原来穹岳的表演都是经过这般选拔出来的,难怪艳惊四座。
  
      夏吟斟酌了一会,回道:“今年似乎格外盛大。”
  
      茯苓微微一笑,确实盛大。京城里的世家小姐有什么才艺,是什么德行宫里专门管秀女的嬷嬷们了如指掌,这也是为了便于皇上、太后给哪位皇子或是重用的臣子赐婚时能匹配得上。往年选庆典表演的人选,都是从嬷嬷们筛选出来的十几个人里边挑一两个,如今年这般劳师动众倒是近年来第一次。
  
      茯苓淡笑不语,青枫自然不明白其中曲折,她本就是喜欢诗词歌赋,能文善墨之人,对穹岳才女也常有耳闻,心下有了些许兴趣,回道:“那就去看看吧。”扫了一眼两人怀里的华服,青枫选了一套最中规中矩却也最适合她的浅紫色对襟襦裙。
  
      青枫不是第一次来御花园,却是在这一刻才深刻认同一个词,花多眼乱…
  
      夏吟所言非虚,这宫宴办得确实盛大,绿荫环翠的御花园里热闹非凡,眼花缭乱。青枫才入宫不久,很多嫔妃她都不认识,更别说什么世家千金小姐了,细看了一会,看到皇后辛玥凝站在不远处与几个小姐说笑,奇怪的是没有看见慧妃甄箴。
  
      本就是气质斐然,绝色倾城的女子,再加上两道刺目的刀疤,让青枫所到之处,皆引来惊疑的目光和低浅的议论,青枫目不斜视,慢条斯理的往里走着。
  
      花园中间空出了一小块空地,空地两边分别摆了五六排凳子,青枫走到左边靠后的椅子上坐下,皇后谈笑间看了她一眼,很快便别开视线,继续与各家小姐的寒暄。自从燕弘添对她不理不睬之后,辛玥凝对她也兴致缺缺,青枫乐得清闲。
  
      青枫无趣的四处打量着,忽然对面一道丽影让她欣喜不已,是姐姐!她怎么也来了,身边还站了一个娇美的俏丽女子,看那样貌,倒和楼夕颜有几分相似。青枫正要起身过去,周围的谈笑声忽然安静了下来,青枫抬眼看去,就见东、西太后在一群太监宫女的簇拥下迤逦行来。今天的场合两人都精心妆点了一番,不过相较之下,杨芝兰的打扮还是相对朴素,脸上仍是带着慈祥的笑容,而楼素心则穿着一身夸张的暗红长袍,金丝腰带将她好身材呈现的淋漓尽致,脖子上挂一串翠绿色的翡翠挂珠,配上她高傲的神情,还真让人不敢逼视。
  
      两人在花园中的主位坐定,思量了一会,青枫停下脚步,没有走过去也没和大姐打招呼,随着众人半跪行礼道:“参加两宫皇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楼素心高傲的声音淡淡的响起:“平身吧。”
  
      “谢太后。”
  
      行礼之后各家小姐又坐回椅子上,静静的低下头,娴静而优雅和刚才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杨芝兰看向楼素心,见她轻轻点头之后,才微笑着朗声说道:“今日邀请各位小姐、夫人入宫赴宴,为的就是选出才貌双全、德才兼备的女子在庆典表演才艺,这对于穹岳来说,这是一件关乎体面的事情。哀家也就不多说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舞都可以,技高者胜。”
  
      “先比琴艺吧,哪位小姐先来?”杨芝兰说完,含笑的扫视了周围一眼,女子们还是含羞带怯的低着头,窃窃私语,就是没有人出来。
  
      杨芝兰轻柔的一笑,说道:“大家都如此谦让,那哀家就钦点一人抛砖引玉吧。”
  
      “哀家听闻,青家姐妹被誉为六国中才情相貌皆出众的女子,三年前的庆典上,皓月拿出一幅永乐山水图,艳惊四座,据说只是三位小姐的习作。今日宫中得见其二,不如就由青家的大小姐青灵来做这件抛砖引玉的雅事,大家觉得如何?”说完,她还无比关爱的看向卓晴。
  
      坐在一旁的嫔妃们也赶紧附和道:“这样甚好,臣妾也常听人说,青家大小姐的琴艺极高,绕梁三日仍不绝于耳,听过的人无不赞不绝口,今日总算有机会见识一番了。”
  
      本来还在事不关己,闭目养神的卓晴倏地睁开眼,她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可是她不是啊!她…只会验尸…
  
      卓晴久久无语,眉头微蹙,杨芝兰始终面带着笑容,朗声叫道:“来人,备琴。”
  
      “等等。”卓晴忽然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式的俯身礼,低声回道:“多谢各位抬爱,只可惜我在来穹岳的途中受了点伤,记忆中的很多东西都很模糊,那些以前熟悉的曲调,现在也已经记不全了,今天只怕要让各位扫兴了。”反正她“失忆”了,不会也很正常吧。
  
      青枫暗暗自责,一开始听到杨芝兰姐姐表演琴艺的时候,她还有些得意,姐姐的琴艺不敢说举世无双,却绝对是万中无一的。此刻她才想起,姐姐失忆了。
  
      西太后还想要说些什么,姐姐忽然拉起身旁一名身着湖蓝色金丝绣花长裙的少女,继续说道:“不过我知道夕舞的琴艺并不在我之下,前些日子还和苏沐风谈到夕舞的琴艺,他也赞誉有加,不如就让夕舞来抛砖引玉,一定不会让各位失望。”
  
      看着才情横溢的姐姐此刻居然要靠个小女孩化解尴尬,青枫心痛万分,那手好琴艺姐姐足足练了十五年啊,从她记事以来,姐姐几乎每天都要练琴,现在就这样不记得了吗?泪渐渐模糊了双眼,青枫看着众人注视下依旧镇定的姐姐,她心里该多么无助?
  
      心痛、自责折磨着青枫,那固执着挺直的背不自觉的微抖起来。茯苓半蹲下身子,端起旁边矮桌上的热茶,轻轻送到青枫紧紧交握的手中。微烫的茶水让青枫恢复了些许神志,对着茯苓感激的一笑。
  
      “哦?”杨芝兰看向身边的楼素心,笑道:“姐姐,想不到夕舞的琴艺这些年居然有此突破,既然如此,就由夕舞来弹奏一曲吧。”
  
      楼素心一向高傲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缓和,对着楼夕舞轻声笑道:“夕舞,那你就弹奏一曲吧。”
  
      “是。”女子脸上表情有些局促,事已至此,楼夕舞除了硬着头皮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卓晴暗暗舒了一口气,才刚要坐下,杨芝兰却仍是不肯放过她,故意柔声笑道:“不过只听曲子未免单调,灵儿不记得曲调总记得写字吧。上次那幅永乐山水图还存在御书房,今日灵儿另作一幅让她们见识见识也好。”
  
      这明褒暗贬的话,听得卓晴有些冒火,杨芝兰是故意跟她杠上了是吧!再次起身,卓晴的脸色明显黯沉:“我······”
  
      卓晴才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一道清冷的女声打断:“回太后,平日里我们姐妹都喜欢一同作画自娱自乐,今日就让臣妾与姐姐一起,为各位作画一副,不知可否。”原来太后今日作为,就是想让姐姐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为自己的宝贝公主出气。青枫冷哼一声,只要有她在,谁也不能欺负她姐姐!
  
      卓晴抬眼看去,说话的是青枫,她居然也在,不过对面一群女人,她连看都没有仔细看过一眼,没有发现她也不奇怪,但是一起作画?她这是在害她还是帮她?!在一旁研墨算不算一起作画?
  
      杨芝兰再次看向楼素心,笑问道:“姐姐以为呢?”罢了,她也没有必要再为难她,一会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卓晴显然没有楼夕舞的好运,楼素心斜睨了她一眼,冷声哼道:“这样也好,哀家也想看看,青家姐妹到底是如何的才情逼人!”能让夕颜为了她几次三番入宫求见的女人,她倒要看看,是怎样特别的女子!
  
      指着前方一池子开得正艳丽的娇荷,杨芝兰笑道:“姐姐,现在正是荷花盛开的时节,不如让她们在荷花池边作画、抚琴,娇花美人交相呼应,岂不是件美事?”
  
      “也好。”楼素心无所谓的说道:“来人,准备画具。”
  
      “是。”
  
      不一会,几个手脚利落的太监已经把一张大大的桌子搬到荷花池边,桌子的后面是木板架起的平台,这个台子正好在荷花池之上,站在这里赏花就仿佛身处花丛一般,很美。
  
      可惜卓晴现在没有什么心情赏花,对着身边信心满满的青枫急道:“我真的不会画画!”
  
      青枫有些难过,不过是一幅花,就把姐姐急成这样,轻握卓晴的手,青枫自信的一笑,回道:“没关系,待会我调好**,你就用笔在纸下方画几个圆就行了。”
  
      “画圆?”卓晴一愣,很快又问道:“画多大?画几个?要正圆还是椭圆?具体位置画在哪?”如果只是画圈她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麻烦她说得具体点!她就当在做一道几何题好了。
  
      青枫随口答道:“随你喜欢。”
  
      “啊?!”卓晴懵了,这要怎么画?
  
      她还在惆怅,桌上的墨已经磨好,纸也铺好了,太监退到一旁,恭敬的说道:“画具已经准备好了,两位主子请。”
  
      卓晴站在青枫身边,只见她熟练的把墨倒了一小半到旁边的白瓷碟里,在将清水小心的调入其中,一会之后,青枫说道:“开始吧。”
  
      大大的一张宣纸摊在眼前,卓晴真的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从哪里开始?!
  
      算了,青枫都不担心,她担心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卓晴在白纸的下方画了一个比拳头大一点的圆,青枫调墨有些淡,白纸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子,卓晴看了青枫一眼,她的表情依旧如常,正在准备红色的朱砂,估计是要画荷花用的。
  
      既然她没有意见,卓晴也不管了,放胆子的在纸上花了十来个圆圈,有大有小,画到后面,卓晴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在下笔了,白纸被她弄着一片狼藉······
  
      这时,青枫似乎也准备好了,低头看了一眼姐姐随手画下的几个圈,脸上不敢表露分毫,只能在心里叹息,姐姐是真的失忆了,以前作画时的默契此刻荡然无存。
  
      拿起一只较为细的毛笔,青枫飞快的在那些乱七八糟的圆上勾勒了几笔,一片灵动的荷叶居然出现了。她的动作很快,随意的几笔,原来纷乱的构图立刻变得栩栩如生的一片荷塘,简直太厉害了!就在卓晴惊叹的时候,一声如玉珠落盘般清润细腻的琴声悠扬的响起。卓晴抬起头,前方不远处,楼夕舞落落大方的坐在古琴前,纤长的十指在琴弦上流畅的划过,轻快的曲调回响在御花园中,这丫头的琴艺果然不错。
  
      “好了。”
  
      卓晴还在欣赏楼夕舞的琴声,青枫清冷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好了?这么快?和她画圆的时间差不多长!
  
      再次低头,卓晴被眼前的画作彻彻底底的怔住了——
  
      眼前是一副构图清雅水墨画,只用深浅不一的黑,就把荷叶、湖水表达的淋漓尽致。朱砂与留白的映衬,绘成初绽的新荷,与墨色辉映,显得粉嫩清新。最神奇的是莲叶、荷瓣上还仿佛凝结了不少小水珠,整幅画仿佛都透着一股淡淡的水汽,蒙蒙胧胧的笼罩着墨叶粉荷,犹如雨后新荷在眼开绽放一般!
  
      画作的左上角,还写了几个小字“盖凝朝露,人间谁妒”字体娟秀,笔法流畅。
  
      这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卓晴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刚才折磨过的那张宣纸!
  
      她算见识了,何为真正的才女。
  
      青枫缓缓放下笔,拉着卓晴退后一步,让垂首静立在一旁的的几个太监抬着木桌,走向前方的太后。
  
      刚刚画好,纸张太软,不能拿起来,楼素心和杨芝兰都很给面子的起身走向长桌,一看之下,两人皆是眼前一亮,楼素心更是难得的夸道:“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样的作品,即使是专门研学作画者,没有三五十年的功力,都未必画得出来。
  
      杨芝兰也点头笑道:“青嫔过来给我们讲讲你这诗句的意思吧。”
  
      “是。”青枫缓步走过去,卓晴则是站在木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如果可以,她真想早点离开。
  
      看着青枫走了过来,杨芝兰不找痕迹的扫了一眼旁边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宫女,宫女缓缓的退了出去。
  
      走到画前,青枫微微昂头,傲然一笑,朗声说道:“其实意思很简单,莲,清高雅致的气节,不被世俗污浊侵染,正因为这样的品质,也被世人所妒慕。”
  
      “说的好。”楼素心赞许的点点头,她就是喜欢心高气傲的女子。
  
      “啊—”
  
      这边嫔妃们正应和着楼素心的话,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救命啊!青灵她掉进荷花池里了!”
  
      园中的一群女子刚才也听见垮塌的声音,反应过来看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楼夕舞站在木台前,伸长脖子盯着湖面看,嘴里焦急的大嚷着。
  
      听清她叫嚷的话,青枫慌乱的看向木台附近,哪里还有姐姐的影子。
  
      “姐姐!”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青枫拉起裙摆就要朝湖边跑去。突然手臂被人紧紧的拽着,原来站在太后身旁的几个宫女一齐拥了上来,拽着她就是不让她走动分毫,嘴里还紧张关切的说道:“青嫔您是万金之躯,要小心身体,可不能去啊!”
  
      茯苓看情况不对,想要走到青枫身边,胳膊却同时被一直站在身后的两名老嬷嬷紧紧得拽着,让她动弹不得,她们这是想干什么?
  
      “放手!”青枫拼命的挣扎,顾不得手臂上撕扯的疼痛,心慌和担忧让一向冷傲的她也不禁泪湿眼眶,早已没有了淑女的仪态,发疯的挣扎叫嚷:“给我滚开!我姐不会游泳,你们快放手!放手!”
  
      杨芝兰眼中划过一抹几不可闻的冷笑,不会游泳最好,就算会也没有用!楼夕颜把她的宝贝女儿害成这样,还想欢欢喜喜的大婚,要办就办冥婚吧!故作生气的指着身边的几个太监,杨芝兰喝道:“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啊!”
  
      “是。”四个太监跑到湖边,立刻跳入水塘之中。
  
      楼素心微恼的皱起眉头,好好的木台什么会塌了呢?!看到已经有人下去救人了,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坐在主位上,看着前方的花池。
  
      青枫冲撞着往前跑,却被几个人死死的拽着半跪在地上。茯苓悄悄看向高高在上的两位太后,一个依旧高傲的端坐在上,一个故作关心实则冷眼旁观。茯苓脸色发白,心有些发麻,荷塘里荷叶比人还高,青灵落下去之后,连个声响都没有。她终于知道今年为何要弄如此盛大的宫宴选拔庆典的表演节目了,一切都是针对青灵的。
  
      太监下去小半柱香的时间了,也没什么回音,茂密的荷叶是天然的屏障,岸上的人根本看不清水里发生了什么。楼夕舞焦急的叫道:“找到人了吗?!”
  
      荷叶摇晃,只听见太监大声的回道:“水下荷叶太多,根本找不到人!”
  
      手被紧紧的拽着,宫女尖细的指甲无情的抓破皮肉,她无论如此挣扎,都无法靠近那片荷塘。青枫实在没有办法,转身跪倒在地,哭道:“太后,求您多派些人手下去救人,我姐姐真的不会游泳,再找不到她,她就…”青枫哽咽着说不出那个字。
  
      “好了,快起来吧。你也别什么担心了,那些奴才会尽心尽力救人的。”杨芝兰在高位上缓缓坐下,依旧是那样轻柔的语调,青枫的心却如同泡在寒冬的冰水中一般,冷得浑身发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