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一章 冷心冷情

第四十一章 冷心冷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哐当!”
  
      “嘭——”
  
      茯苓缩在角落里,静静看着屋里疯狂发泄的青枫,她回来之后就关在屋里坐了一下午,太阳刚刚落山,她就如疯了一般的砸东西,屋内的瓷器,摆件都被砸光了,这样或许也挺好的,总比她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让她心里踏实点。
  
      能砸的都砸了,青枫似乎没未能解心头之恨,抓起窗帷的薄纱,唰的撕扯下来。床塌上的丝缎锦布,也没她全部扔到地上,抓起手里的枕头,青枫用力一砸,正中屏风,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金丝屏风应声倒下,枕头也被砸的棉絮飞溅。一个白色小锦囊随着棉絮一块掉了出来。
  
      茯苓弯腰捡起,锦囊很轻,里边的东西已经磨成粉末,难怪放在枕头里能不被发现,轻柔锦囊,一股淡淡的檀香飘出,不仔细闻也闻不出来。
  
      心里生出了疑惑,茯苓更仔细的检查锦囊里的东西,细看之下,檀香屑里还活着星星点点的浅白粉末,茯苓再次低头细闻…这是…
  
      茯苓忽然脸色大变,青枫一直沉默的看着茯苓的一举一动,已猜到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冷声问道:“是什么东西?”
  
      茯苓微惊,抬起头来,正对上青枫冷戾的目光,平静了一下心神,茯苓才低声回道:“茱心草。”
  
      青枫拿过锦囊细看,只是一些粉末,还有檀香的香味,她睡觉的时候偶尔会闻到一些,原以为是宫女们为了让她安神点的,现在看来就是它在作祟。茯苓久久没有下文,青枫抬眼看她,茯苓顿了一下,思索着应该如何说,青枫今日受的刺激已经够多了。
  
      “它的香味与檀香类似,不过…长期闻这东西,会让女子…”
  
      “说。”就算是穿肠毒药她也不会惊讶。
  
      “不能受孕。”
  
      不能受孕?四个字慢慢的传入脑子里,今天经受太多惊吓,青枫脑子有一刻钟不能思考,燕弘添已经不再找她了,堕胎的药她也喝了,她们还要怎么样?让她一辈子都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吗?好狠啊!头撕裂一般的疼,心如刀绞般的痛,青枫一个不稳,跌坐在地上,抬眼看向茯苓,青枫喃喃低语:“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为了宫里的地位,为了未来了皇位,为了皇上的宠爱,太多为什么,也没有为什么。青枫坐在地上,憔悴的脸上面如死灰,一双红肿的眼似疑惑又似绝望的看着她,茯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忽然的,青枫大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怒急反笑,那笑声尖锐到如利刃锥心。
  
      她恨燕弘添,但是为了姐妹们能在穹岳活下去,她已经决定不再报仇了。她更不屑于去争抢什么,只想着过自己的日子便是了,即使去冷宫,她也无所谓。现在看来,她真的好傻,好蠢!
  
      手中拽着的锦囊,还不时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这东西竟然就藏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她自以为安全的床上,她每天就躺在上面,躺在毒药尖刀之上,她还不自知,原来不是你不争不抢,就能活下去的。她保护不了自己,更别说姐姐…
  
      猛地抬起头,青枫盯着茯苓,问道:“茯苓,你会不会背叛我?”
  
      茯苓知道这或许是青枫给她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是要选择和她在一起,还是逃离…她能逃去哪里,回到以前的生活?继续被人从这个宫赶到另一个宫?等着遥遥无期的出宫之日或是老死宫中?又或者不知得罪了什么人,“意外”死去?她已经这么过了十多年了,不想再这样活着。
  
      迎着那道满怀希翼淡淡祈求的眼,茯苓笑了,被人需要和信任,也是一种获得吧。暗暗深吸一口气,茯苓平静而坚定的回道:“不会。”
  
      “主子,你先起来,地上凉。”扶着青枫的胳膊,茯苓轻轻拉她起来。
  
      紧紧握着茯苓的手,青枫缓缓站直身子,将手中几乎捏碎的锦囊交到茯苓手中,压低声音,说道:“把这东西拿走,换上味道相近的檀木屑缝制好塞回枕头里,别让人发现了,尤其是清风殿里的人。”
  
      茯苓握紧锦囊,点了点头。
  
      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屋子,青枫的神色恢复了些许平静,说道:“明早把东西弄好了再让人来收拾。你出去吧。”
  
      “是。”茯苓将小小的锦囊塞进腰间最里层的内袋,才轻轻打开房门退了出去。
  
      门合上的那一刻,屋子里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青枫静静的站在窗前,缓缓的抬手,贴着窗纸,抚摸着被窗纸隔绝在外的莹润月光和暖暖的橙黄宫灯,一会之后,青枫收回手,那些暖意不再属于她,留给她的,只有这一室的黑暗与冰冷,一如她的心。
  
      是你们逼我的——
  
      茯苓出了门外,岚儿赶紧迎上前去,拉着她的手来到院中大树旁,一向不怎么爱打听的夏吟竟也在那里。左右看看没人,岚儿才压低声音问道:“茯苓姐姐,娘娘她…是怎么了?”娘娘走进来的时候,脸色惨白,额头上干涸的血迹和淤黑的伤痕就已经够吓人了,进屋之后噼里啪啦的不知道还砸了多少东西,更别说那悲鸣般的哭声和尖锐的笑声,在院子里都能听到,吓得她直起鸡皮疙瘩了!
  
      夏吟也柔声说道:“茯苓,我们也是担心娘娘,更怕自己嘴笨,哪句话不小心说错了,惹怒了娘娘。”
  
      茯苓轻轻摇头,回道:“你们别太担心了,主子只是…累了,今晚都别进去打扰了,屋里的东西明日再收拾吧。”说完茯苓也不等二人回话,转身回了自己的屋。
  
      岚儿轻哼一声:“这般小气,还怕谁和她争宠不成!”说完也讪讪的回屋去了。
  
      夏吟回头再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里面没有烛光,也再没传出哭泣之声,安静得可怕。
  
      ……。
  
      明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