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四十四章 这算勾引 下

第四十四章 这算勾引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枫起来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茯苓传了晚膳上来,她草草的用了一些就让她们撤了。
  
      “茯苓,给我沐浴梳洗。”
  
      “是。”茯苓以为青枫这两日累了,想早点休息,于是赶紧命人去准备热水。热水送来了,青枫却不忙着沐浴,一边挑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燕弘添喜欢哪个颜色?”
  
      茯苓愣了一下,主子这是在等皇上?怕她失望,茯苓小声回道:“敬事房没说皇上要来…”
  
      “他会来的。”青枫说得很肯定,茯苓也不敢再回话,她在衣饰中挑起一件黑色薄纱长裙,笑道:“就这个吧。”
  
      在铜镜前坐下,青枫笑道:“这次你可以好好妆点了。”
  
      一袭黑纱,一把极地墨发,茯苓竟不知如何妆点,似乎加什么东西上去,都配不上这极致的黑。拿起一只红珊瑚的簪子,茯苓正要帮她把青丝挽成髻,青枫忽然拿下她手里的簪子,说道:“不用了。”
  
      青枫盯着铜镜中的自己,只轻点了一些朱砂于唇间,久久,才问道:“好看吗?”。
  
      好看。她从没想过,女子穿黑,竟是这般的美丽妖娆,那一点朱砂,便已是万种风情。茯苓最后却只是点了点头,没说美还是不美。她没有忘记上一次说她美的时候,她眼中撕裂般的痛恨,今天或许她不会再像那日一般,但心中的痛会更盛吧。
  
      茯苓看向窗外,月已上梢头,皇上只怕是不会来了吧。茯苓正想着,殿外一声尖细的吆喝声传来:“皇上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一会儿,院内宫女们行礼的声音也齐齐响起。
  
      皇上…果然来了。茯苓想起上次皇上来的情景,不免担忧起来,小声问道:“主子,要开门吗?”。
  
      那双透着淡淡寒意的眸子始终盯着铜镜里的如花娇颜,青枫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回道:“当然要开,不过不急。”
  
      起身走到门边,青枫对身后的茯苓说道:“你先退下。”
  
      “是。”
  
      燕弘添踏入清风殿的时候以为里面会一片狼藉,没想到却是清爽宜人,没个娇嫩的芍药和优雅的芍药花香,入目之出尽是青翠,芍药果真被铲得干干净净,低矮的海棠尽显风姿,也算别有一番风情。
  
      算准了屋外的人已经欣赏够了风景,耐心快要用尽的时候,青枫才缓缓打开房门,“皇上要过来,怎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臣妾都来不及做准备。”
  
      这叫来不及准备?燕弘添眯眼看去,青枫一袭黑纱长裙,唇点朱砂,华丽妖娆,配上她本就傲慢的气质,相得益彰,她倒是很用心。
  
      进入屋内,红烛摇曳,燕弘添才又看清,她那黑纱竟薄透至此,燕弘添不禁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朕会来?”后宫的女人为了取悦他无所不用其极,他已经习惯了,不过她这样做,他到觉得有点意思。
  
      青枫灿然一笑,没去回答燕弘添的问题,一边伸手解他的扣子,一边温顺的说道:“皇上累了一天,早点安歇吧。”
  
      燕弘添轻轻扬眉,饶有兴味的看着怀里的人异常温顺的帮他更衣的女子,燕弘添也不说话,端看她还有什么花样。她解衣扣的动作不知是真的生涩还是有意为之,就这样一颗一颗慢慢的解着,黑纱下的玲珑有致的身材隔着那一层薄薄的肚兜一览无遗,俯视下去,胸前风光尽收眼底,而背后腰窝下的景致却被那漆黑如墨的发丝和层层轻纱所掩,欲遮还羞。
  
      这是她新想出来****他的方法?很不错,他喜欢。燕弘添忽然俯身,修长的手指轻轻挑开耳畔的几缕发丝,唇轻贴在她的耳际,另一只手隔着那轻薄的黑纱正在拉扯她肚兜的衣带。
  
      “你想要的,朕可以给你,就怕…你受不起。”
  
      青枫解衣扣的手顿了一下,心口倏的一紧,他这话,什么意思?是受不起他的恩宠,还是受不起恩宠背后的荣华,又或者说是受不起暗处的利爪?
  
      缓缓收回手,青枫抬起头迎向燕弘添始终幽深的眼,刻意压低的声音,冷淡却是微微得颤抖着:“记不记得那天夜里你和我说的话吗?‘自身难保的人,没有资格管别人的死活’。我,不想死,也不想她们死,所以我必须受得起。”
  
      好个必须受得起!
  
      燕弘添大笑了起来,一把将怀里的人拦腰抱起,径直走向床榻深出,待会他就会让她知道,她到底是受得起,还是受不起…
  
      ……。
  
      茯苓守在院中,又是****无眠,似乎习惯了以行走来缓解心中的忧虑,她绕着那棵粗壮的大树,走了一宿,拂晓之时,敬事房的吴公公依旧带着几名太监,出现在清风殿内。
  
      茯苓看了一眼最后那名太监手里端着的药碗,暗暗叹了一口气。微微俯身,茯苓行礼道:“吴公公。”
  
      吴之丘看了她一眼,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没像上次那般和她说些什么,径直走向主屋,在屋前停下脚步,吴之丘轻轻的扣了两下门,小声的说道:“皇上,辰时了。”
  
      “嗯。”里屋传出一声轻哼便又没了动静,吴之丘静静的等了一会,才又低声叫道:“皇上?”
  
      “进来吧。”这一次的声音高了一些,低沉的男声有些暗哑,但是依旧清晰。
  
      “是。”一群人进了屋内,茯苓没有跟进去,静静的立在门边。一会之后,燕弘添一身清爽的踏出屋外,吴之丘紧跟在身后,小声的询问:“皇上,留还是。不留?”
  
      燕弘添轻挥了一下手,吴之丘了然的后退一步。茯苓的心一凉,身为医女,她深知这汤药若是长期服用,对身体的危害,茯苓寻思着如何给青枫调养身体,那双明黄色的鞋子跨下台阶时,忽然又停下了脚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