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五十二章 君心难测

第五十二章 君心难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早已降临,清风殿内外都点了宫灯,院子里算不上敞亮,却也笼罩在温暖的光晕中。高进出了房门就一直站在离门一丈左右的候着,平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今天新来了不少宫女,虽然都安静的干着活,茯苓还是觉得拥挤,有些烦躁。走到清风殿外,初秋的夜风拂面而来,茯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但还是久久的站在夜风里。
  
      “茯苓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轻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茯苓回头看去,一名宫装女子眼眉里都是笑,满怀希翼的看着她。
  
      茯苓轻轻点头,回道:“记得,兰芝。你,怎么会到清风殿?”
  
      原来如此,人往高处爬无可厚非,洗衣局确实不好待,茯苓微微一笑:“娘娘待人宽厚,心思剔透,只要用心服侍,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兰芝嘴角的笑有些僵,不过只是一瞬,随即欠身行礼,乖顺的回道:“是,奴婢一定会很用心的。”说完不忘再施了一礼,才缓步退了下去。
  
      刚才还是“我”,现在就自称奴婢了,茯苓无奈的摇摇头,她说的是真心的实话,估计兰芝觉得她是端架子敷衍她吧。
  
      “岚儿姐姐,这种事让奴婢来做就行了。”
  
      站在门外,透过半开的殿门,茯苓看到兰芝站在岚儿身边恭敬又小心翼翼的说着话。
  
      岚儿打量了身旁这个乖巧的宫女一眼,皱了皱眉,“你会吗?”。娘娘都是茯苓近身照顾,现代根本轮不上她和夏吟插手,洗衣扫地这些粗活她不屑干,看娘娘挺宝贝这些海棠的,她也是顺手剪剪花枝。
  
      兰芝看岚儿脸色不太好,赶紧回道:“奴婢以前和宫里修建花枝的老嬷嬷学过,手艺肯定不及姐姐,不过这些活本来就应该我们这些奴婢做的,姐姐您从旁提点就好了。”
  
      岚儿微微挑眉,这宫女嘴还挺甜的。不客气的将手里的剪子交给兰芝,笑道:“那辛苦你了。”
  
      兰芝一脸惊恐,急道:“没有的事,奴婢刚来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要姐姐多多提点。”
  
      岚儿满意的点点头,走了两步,忽然回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兰芝。”
  
      又看了她一眼,岚儿笑道:“那你先修剪着,我一会再过来看看。”
  
      “是。”兰芝一边应着,一边还恭敬的行了礼。岚儿心情不错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兰芝脸上恭敬的神色立刻隐去,不过手里的活倒是干得挺认真。
  
      茯苓轻叹一声,兰芝这样的人,或许更适合在宫里生活,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其实后宫中的每个人都在争宠,主子们渴望得到皇上的宠爱,奴才也一样,希望得到主子的赏识。所有人都在争,原来她以为青枫和她都是不争的人,现在看来青枫也在争。
  
      这,就是后宫吧。茯苓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双冷漠孤傲的眼睛,那个人…是不是不屑于争抢?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那个冷傲的男人,茯苓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
  
      “有话就说吧。”
  
      屋内烛光暖暖,气氛难得的融洽,燕弘添语调轻松,看起来心情颇好,青枫思量了一会,说道:“许嬷嬷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现在让她出宫,太后的起居饮食就没个贴心的人照顾了。不如让她留在宫里好好服侍太后,将功补过吧。”
  
      燕弘添握着酒杯的手一顿,冷眸微暗,“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他的声音很轻,听不出喜怒。太后多次求情,皇上不可能不卖她面子,到现在还不应允,应该是想把这个人情留给她,她现在说这样的话,没什么不妥啊?青枫暗自揣测了一番,才又回道:“是。”
  
      “既然爱妃给她求情,准了。”果然如青枫所料,燕弘添没有为难她,但是他语气中的冷然甚至有些失望又是为什么呢?正想抬头看看他的脸色,燕弘添却忽然起身,推开房门,在她惊愕的眼神中大步离去。盯着那道大步而去的身影,青枫心中满是疑惑,他刚才是在生气吗?但是他气什么?还是他期待她说什么?
  
      皇上已经走了好一会,茯苓进门还看到自家主子眉头深锁的呆站在那里,不禁有些担心,轻声叫道:“主子?”
  
      摇摇头,青枫还是猜不透燕弘添的心思,干脆无视,“我没事。”
  
      眼光扫过依墙而立的墨黑大伞,青枫想了想,说道:“茯苓,最近也不下雨,伞就先收起来吧。”这伞若是再放在这,下次被明泽看到,岂不是更尴尬了,她总不能每次都在他面前那般狼狈!
  
      “是。”茯苓拿起雨伞,发现上面积了些灰,将伞拿出院外,茯苓打开雨伞,用干布将伞面擦干净,合上的时候在伞柄上端摸到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仔细看了一眼,是两个字——颀聿?字刻得很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是伞主人的名字,还是伞铺的标记?猜不出个所以然来,茯苓也没在意,合上雨伞装进伞套里。
  
      这把伞在主子屋里放了什么久,对主子来说肯定是特别的。拉开柜子最靠里的抽屉,茯苓把伞放了进去,贴心的将它和其他伞分开放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