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六十一章 心悸

第六十一章 心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主子。”茯苓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如意微低着头,乖巧的站在青枫身旁。似乎是早就已经猜到了一般,茯苓脸上神色如常。迎上茯苓清冷的目光,倒是如意有一丝紧张。
  
      “退下吧。”
  
      如意朝青枫行了礼,在经过茯苓的时候,还微微欠了欠身,才慢慢了退了出去。
  
      茯苓走到青枫身旁,青枫拉着她的手让她在躺椅上坐下,与主子同坐,茯苓总觉得有些别扭,干脆蹲在青枫身旁,低声说道:“今日早朝,皇上宣布了两件事,一是西北乱贼勾结燎越,陷害丞相楼夕颜,终被提刑司单御岚识破,乱贼奸计未能得逞,黄金案到此尘埃落定。二是……西太后常住皇家陵园,为燕氏先祖守灵祈福。”
  
      燕弘添没提太后与燎越王子私信来往的事,算是保全了杨芝兰的颜面,没了太后庇护的杨家,也没有什么能耐。
  
      “楼相昨夜已经回府了,皇上准他在家修养两日,今日未上朝。”
  
      回府就好了,青枫悬了两天的心总算放下心来。刚想到床上再睡会,一道尖细的吆喝声从院外传来:“皇上驾到。”
  
      现在才刚下早朝,燕弘添这种时候来她这里,青枫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茯苓扶着青枫从躺椅上起来,燕弘添已经进到屋内。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茯苓跪下行礼,燕弘添只轻嗯了一声,走到青枫面前说道:“朕带你去个地方。”
  
      一向沉冷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他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青枫奇道:“去哪?”
  
      燕弘添没回答她,两人出了清风殿,他就把她带上了马车,马车一路行去,走了挺长时间,马车外渐渐响起集市般喧哗的人声,燕弘添带她出宫?青枫的心怦怦直跳,这是青枫第一次出宫,隐隐的能猜到他要带她去哪里,却又不敢一直去想,怕自己猜错了失望徒增伤悲。青枫朝燕弘添看去,他冷眸微闭,似在闭目养神,青枫却知道,他根本没在休息,只是不想她问吧。
  
      在期待和害怕失望的心情下,车马终于停了下来。马车才刚听稳,燕弘添已经睁开眼,潇洒的跳下马车,青枫刚掀开布帘,便看见燕弘添等在旁边,她还没反应过来,燕弘添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扶着她的腰,轻轻一带,将她搂着带下了马车。他神色如常,青枫却红了脸,只因他们的马车正好停在一座宅子前面,门口还有五六个仆人,而且其中一人还拿来了下马车用的圆凳,显然现在已经用不着了……
  
      从燕弘添的怀里挣扎着站好,青枫抬头看向大宅前的门匾,如愿的看到了“丞相府”三个字。早就等在门边的小厮在前面引路,青枫有孕再加上她也想好好看看姐姐以后要生活的地方,走得很慢,燕弘添今天的心情确实很好,陪着她慢慢走。
  
      两人边看边走,才走近花厅,就听到屋里传来单御岚疑惑的声音,“还有什么贵客要来吗?”。
  
      燕弘添笑道:“朕算不算贵客?”
  
      屋里三个人听到声音,立刻起身相迎,半跪行礼道:“参见皇上,清妃娘娘。”
  
      脸上带着愉悦的笑,摆摆手,燕弘添笑道:“平身,今日既是楼相家宴,这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吧。”
  
      “是。”
  
      青枫看向楼夕颜,除了面色稍差之外,倒还算精神。眼光扫过宽敞的正厅,没有发现卓晴的影子,青枫自然的问道:“姐夫,我姐姐在哪?”
  
      姐夫?!燕弘添轻轻挑眉,这声姐夫叫得还真是亲切,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叫楼夕颜姐夫,那么他要称呼楼夕颜什么?
  
      楼夕颜也是一愣,随即才微笑回道:“她和青末在房里。”
  
      末儿也在!青枫脸上的急切之情毫不掩饰,楼夕颜对着一旁的仆人说道:“来人,送清妃娘娘到揽月楼。”
  
      “是。”
  
      青枫对着楼夕颜感激的一笑,立刻跟着仆人朝后院而去。
  
      青枫走后,正厅里就剩下几个男人,气氛也变得更加轻松自在。
  
      室内飘散着淡淡的酒香,燕弘添轻嗅之后,不满意的皱起眉头,随即轻轻挥手,屋外几个侍卫打扮的男子手捧着七八个酒坛子走了进来,燕弘添大笑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朕特意带来陈年溪风,今晚不醉不归。”
  
      陈年溪风?夙凌眼前一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楼夕颜和单御岚却是脸色一僵,对看一眼只能相视苦笑。陈年溪风的确是难得的佳酿,只不过它之所以如此声名远播,更多的是因为它的烈性,没有些酒量的人,一杯下去就能昏睡一宿,更何况那满满的几坛子酒,今晚是想不醉都不行了。
  
      青枫跟着仆人往府邸深处走去,转过小道,来到一座院落前,青枫暗叹,这已不能简单的称为小院了,精致的小木楼对着一大片池塘,虽然比不上宫里的荷花池,作为院落里的景观,却也够震撼的了。
  
      青枫还在感叹,只听到那奴仆在门外轻声说道:“夫人,清妃娘娘到。”
  
      不一会房门打开,青枫就站在门外,看见卓晴立刻微笑叫道:“姐。”
  
      卓晴对站在一旁的仆人挥挥手,拉着青枫的手说道:“快进来吧。”
  
      “末儿!”看清屋内的顾云,青枫激动的迎上前去,紧紧握着她的手,一时间竟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顾云又些尴尬,但是又不好抽回手,只能僵在那里。
  
      青枫轻轻抚上顾云越发消瘦的脸,心疼的问道:“末儿你瘦了,是不是夙凌欺负你?”
  
      被人这样摩挲脸颊让顾云觉得实在别扭,稍稍后退一步,顾云回道:“没人欺负我。”她不欺负别人就已经很好了。
  
      青枫手一僵,小妹对她,竟是这样生疏了吗?连她的触碰都不习惯了?缓缓放下手,心有些痛,但是青枫还是继续关怀的问道:“这半年来,你过得好吗?”。
  
      青枫眼中的痛顾云看得很清楚,不过对于她来说,面前这个女人只是第一次见的陌生人,她实在表现不出多深的感情,轻咳一声,顾云简洁的回道:“我很好。”
  
      “末儿,你······怎么了?”青枫有些困惑了,眼前的女子态度礼貌却疏离,眼眉中流露着坚毅孤傲的光芒,这不是她印象中温软贴心、胆小乖巧的小妹?心下一慌,青枫急道:“难道你也因为喝了那该死的迷汤,失去记忆了吗?”。
  
      “我……”顾云一愣,这种不负责任的借口,只有晴这个懒女人想得出来,狠狠的瞪了幸灾乐祸的卓晴一眼,顾云回视青枫忧虑的眼眸,干笑道:“我没事,就是太久不见,有些激动,不知道说什么而已。”
  
      激动?她可没看出小妹眼中有半分激动,青枫的心一阵刺痛,末儿和姐姐之间的眼神交流和彼此的小动作都显示着她们的熟悉和亲昵,看来小妹只是对她疏离了而已。罢了,小妹从小就和大姐比较亲,有姐姐照顾她,她也放心了。
  
      青枫神色暗淡,卓晴扶着她坐下,笑道:“坐下来说话吧,头三个月要处处小心。”
  
      轻抚微微隆起的腹部,青枫轻笑回道:“已经四个多月了。”
  
      四个多月?好快。
  
      与青枫接触了几次,在卓晴心中,她是一个疼惜亲人,性格坚强倔强却又命运多舛的女子,想到她在宫里的处境,卓晴担心的问道:“我让你去偷印太后的印鉴,燕弘添有没有发现?”
  
      青枫眼神一冷,漠然笑道:“不知道,或许有吧。其实他何尝不是在利用你急于救出楼夕颜的心思,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不过是各取所需。发不发现又有什么不同?一切都是他为了削弱杨家设下的计而已,我们都被他利用了。”
  
      言语间的无奈与不屑让卓晴与顾云都不禁为她担心起来,虽然她们不是青灵、青末,不能明白青家遭受的苦难,也没有在那个偌大的皇宫生活过,不能体会她的艰辛与悲苦,但是却不想看见她和燕弘添之间有什么误会,毕竟她还要在宫里生活。
  
      卓晴轻声解释道:“当年太后为了帮助昊王造反,和西北乱贼勾结盗了国库黄金,后来昊王谋反失败被杀了,黄金也一直被西北乱贼扣着,这次夙凌就是去把黄金找回来,谁知太后又因朝阳公主的事情对夕颜不满,于是借着这个机会,与乱贼头目再次勾结,陷害夕颜。本来燕弘添的计划,估计是想通过那些乱贼,揪出当年与黄金案有关的一切势力,但是我等不了,所以才走了一招险棋。”
  
      青枫有些混乱,“这一切不是燕弘添设计好的吗?”。
  
      “你误会他了,他只是将计就计而已,其实他对杨家和杨芝兰,他已算是手下留情了。”
  
      青枫静静的听着,心湖泛起巨波,太后居然支持昊王造反,还为了自己的私怨陷害朝廷重臣,她到底把燕弘添置于何地?难怪,难怪昨晚他说他不懂得母子之情,难怪他那一身沉痛悲凉,一个是胞弟,一个是生母,他确实是被至亲背叛了。
  
      她好像真的误会他了。
  
      青枫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卓晴和顾云也不吵她,屋内陷入了寂静之中,久久,青枫忽然回过神来,笑道:“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不要谈这么扫兴的事情,我帮你梳个你以前最喜欢的留仙髻吧。”
  
      按住她的肩膀,卓晴摇头笑道:“不用麻烦了。”又不是大宴宾客,用不着那么隆重,她也不喜欢。
  
      轻握着卓晴的手,青枫坚持说道:“一点也不麻烦。”
  
      拉着卓晴到里间的梳妆台前坐下,青枫轻柔的为她打理着青丝,就好像在家时一样,她们也经常互相梳头,那样的时光或许再也回不去了,她现在想见她们一趟,也不容易。
  
      “姐,末儿。我们留在穹岳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幸福,知道吗?你们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青枫细心而专注的梳妆绾发,每一个动作都轻柔用心,卓晴能感受到她的珍惜与流连,虽然她已经不是她的姐姐了,没有那些共同的美好回忆,但是对她的怜惜却在一点点增加。
  
      她话语中对幸福的绝望让卓晴心疼,回过头,握着青枫的手,轻轻放在她自己的肚子上,低声劝道:“枫,你也要让自己幸福才对,或许燕弘添让人失望,但是你已经有了宝宝了,为了他,你也要幸福,好吗?”。
  
      “嗯。”青枫手轻轻抚上自己微凸的腹部,脸上终于露出了温和柔美的笑容,是啊,她还有她们,还有肚子里的宝贝。
  
      “夫人,主子请您和清妃娘娘、青姑娘过去用膳。”
  
      发髻刚刚梳好,仆人的声音又从门外传来,青枫拉着卓晴和顾云的手,笑道:“走吧。”
  
      三人刚走进花厅,一名俊朗的男子迎了上来,他一身白衣,没显得文气,倒是一身雅痞气质。“嫂子,你身边这位小美女是·······”他这话是对卓晴说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身材娇小、样貌可爱甜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