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七十二章 皇后的猜疑 下

第七十二章 皇后的猜疑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冬的夜来得特别早,明月未上梢头,太阳却已早早被暮云吞噬,灰蒙蒙的天际,为本来瑰丽秀气的九曲桥蒙上了一次暗纱,一抹黑影半坐在桥栏上,手里拿着一个白面馒头,漫不经心的掰着馒头一点点扔下池塘,他的脚边,聚集了很多锦鲤,争抢着吃食,夜色下,那跳动的红影很是好看,可惜那人似乎心思不在赏鱼上,冷漠的眼盯着远处平静的水面,对眼前的美景视而不见。
  
      “明泽。”背后传来一声略带欣喜的男声,明泽捏着馒头的手一顿,眼中划过一抹极淡的无奈,将手中已挫成细屑的馒头末全数撒入池塘中,本就挤在一起的锦鲤更是为了抢食,激起了朵朵水花,溅湿了男子的衣角。
  
      “今日不当值?”
  
      明荐只是随口一问,明泽冷淡的回道:“正要去。”
  
      明荐心中颇有几分不甘和委屈,对这个弟弟,他是真的很用心了,奈何却从未得他一个好脸色。算是多年来的默契吧,明荐深知和明泽说话的要领,不再废话,直言道:“这次庆典皇城守卫森严,井然有序,皇上很满意,之后必定是要论功行赏的,我打算调你到乾阳宫,近身保护皇上,官职虽然没变,但是前途自是要比现在好得多,如果你不愿被拘束,那么也可以调去城门禁卫处统管宫门,东门已有人选了,其他的几个门你可以自行选择……”
  
      “不用。”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明荐的话,未等明泽再次抬脚离开,另一道明显急促又带着焦急的女声急急叫道:“荐儿,你别听他胡说!”
  
      伴随着这声低叫而来的,是一名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微扬的眉梢,保养得宜的脸颊上深深的酒窝让她看起来像总是在笑一般,一袭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穿的桃红色儒裙穿在她身上倒不显得突兀。来人从九曲桥的另一头急急跑来,步履轻盈仪态万千,女人来到二人面前,对着明荐扬起一抹大大的笑花,明荐后退一步,低声叫道:“诗姨。”
  
      女子呵呵笑着,脸上尽是讨好的笑容,“荐儿啊,你不要理他,你是大哥,自然是听你的安排,泽儿的前途就全靠你了……”
  
      女子说得急切,那巴结的姿态让明泽万年不变的冷脸瞬间结了一层寒霜,女子对明泽那外放的寒气似乎毫无所觉,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泽儿在宫里当差也好些年头了,早就应该升官了,以后有这样的好事,你可一定要多多提携他啊!”
  
      明荐眉头微皱,看来今天是谈不下去了,若是诗姨不来,他还有些把握说动明泽,现在是万万没了可能,眼见明泽那紧握的拳头青筋都快爆起了,明荐赶紧说道:“今天和你说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这次是一个好的机会,你要为自己的仕途着想。”
  
      “不用你多管闲事。”一个一个字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明荐也不恼,嘴角还微微扬着,比起以往的冷漠,这样也算另一种情绪吧?呵呵……
  
      “明泽!”眼见明泽说话越来越冲,女子瞪了他一眼,转而又看向明荐,轻柔的声音竟略带几分献媚:“荐儿,他就是这臭脾气,你别和他计较,诗姨在这给你赔不是……”
  
      明泽的脸彻底黑了,身形一动,几个起落便飞跃出了明府,这个家,他一刻也呆不下去。
  
      子时已过,万籁俱寂,宫道上,一队近卫军正在巡视,对面一道高大的黑影迎面而来,众人皆是紧张的握紧手中的刀剑,待看清来人才又松了一口气,为首之人对着黑影点头以礼,没有其他交流,继续往前走去。
  
      那独自在宫道上木然的走着的人,正是从明府跑出来的明泽。他明早辰时才当值,此刻会在这里,只因……无处可去。世家公子不屑与他这样的庶子往来,如他一般的庶子看不顺眼他的冷傲,顶着明府公子的名号,普通百姓不敢与之结交,说来可笑,他不仅没有家人,竟是一个朋友都没有,连一处可停留的去处也无。
  
      今日他一滴酒都没有喝,异常的清醒,才更清楚自己的可悲。那个家最让他待不下去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个女人,若是她安于本分,他或许就能像其他庶子那般,过着卑微却自在的生活,若是她能摒弃明家,就算只有他们母子二人,过着平民的生活,那也是安贫乐道母慈子孝。可惜,她要的是荣华富贵,是身份尊贵,是无尽虚荣,而她的手段,除了自喻貌美,就是他这个儿子了。那个人啊,竟是自己的母亲,真可笑。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走到了清风殿,青枫……她也有孕了,会是一个怎样的母亲?也会为了在宫中的一席之位,利用自己的孩子吗?
  
      侧门传来极轻的声响打断了明泽的思绪,明泽侧身闪入宫道旁的树丛里。侧门被轻轻推开,一道纤瘦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还提着一个竹篮子,左右观察了一会,她才轻轻合上门,快步向宫道另一个方向走去。
  
      看那身形样貌,应该是她的女官——茯苓。这么晚了,她要去哪里?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好像也是这般半夜跑出来。明泽还在想着要不要跟过去时,另一道身影又从侧门处闪身出来,小心翼翼的跟在茯苓身后。
  
      若是一起的,为何要一前一后出门,莫不是后面那女子,在跟踪茯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日软轿里落下的血迹,可是她的?明泽沉吟片刻,捏起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块,朝着跟在后面的女子掷去,正中穴道,女子身形一顿,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明泽从另一边绕过女子,远远的跟着茯苓,只见她脚步加快,越走越偏,她所去的方向是……冷宫?
  
      果然,茯苓在冷宫前停了下来,轻轻敲了一下那高耸的大门,门立刻从里面打开,茯苓快步走了进去,门也在下一刻关上。她来这里做什么?明泽轻轻一跃便上了冷宫外的大榕树,隐身在枝叶后面,清楚的看见冷宫内的小院子里,茯苓将手中的竹篮交给了另一个宫女,交代了几句,便又匆匆离开了。那宫女也提着竹篮,进了屋内。
  
      她是来给冷宫里的慧妃送东西的,这是她自己的主意,还是青枫的命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