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七十八章 贺礼

第七十八章 贺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辰时,燕弘添如往常那般醒来,张开的黑眸却不如平时清明,即使庆典最为忙碌的时候,他也没这般疲惫过。燕弘添侧着身子撑着头,看着这团横在床榻中央的小东西,养了几天,肤色红润多了,紧闭的眼睛眯成一条弯月般的小缝,小小的嘴一直微嘟着,他安静的时候还是挺招人爱的,但是一哭起来也够闹心的。白天便罢了,一晚上哭闹折腾个两三回,他从来都不知道,小孩子是这么麻烦的东西。这才不过三天而已,他都被折腾成这样,更别说青枫这半点经验也没有却事事都要亲力亲为母亲了。
  
      燕弘添刚要起身,睡在中间的小家伙忽然动了起来,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小嘴却是越咧越大,眼看着又要哭了,燕弘添脸色一僵,扬声叫道:“来人!”
  
      “是。”如意憋着笑,快步走到床边,刚抱起皇子,躺在里面的青枫虽然累的快要睁不开眼睛了,却还是半撑着身子坐起来,喃喃说道:“他怎么了……”
  
      “你这几天都没好好睡上一觉,等睡醒了再把孩子抱过来就是了。”燕弘添对着如意摆摆手,让她把孩子抱走。确实已经被折腾得够呛的青枫没再说什么,靠坐在床棱上打着呵欠,看她满脸憔悴的样子,燕弘添低哼道:“自找苦吃。”
  
      青枫懒懒的伸了伸腰,心里暗自腹诽,孩子每天晚上都在闹,他还不是天天过来休息,她就不相信这么大个别院没有其他房间了?说她自找苦吃,他自己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不过这些话青枫只敢在肚子里说说,省得有人恼羞成怒。
  
      坐了一会,青枫精神好些了,看燕弘添心情不坏,青枫朝他的方面挪了挪,笑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说吧。”难得看到她极力讨好的模样,燕弘添隐隐猜到她要说什么。
  
      “回宫以后,我想……自己带这个孩子……三岁之前让他和我住在清风殿,可以吗?”。青枫说得小心翼翼,尤其是那个“三”字,心理挣扎了很久才说出来。
  
      “每一个皇子出生后都会有自己的宫殿,没有和母亲一起住的,你想坏了这个规矩吗?”。燕弘添剑眉微扬,好在不曾动怒,但那冷淡的口气已经说明了青枫的提议是痴心妄想。
  
      青枫早猜到是这个结局,心里还是很失望,她现在终于理解甄箴的心情了,不能和自己的孩子朝夕相处,对一个母亲来说,实在是最大的折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青枫回道:“好吧,我不坏你们的规矩。”
  
      这么好说话?“你又想做什么?”
  
      青枫耸耸肩,“我能干什么?”
  
      据他的了解,她虽然算不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却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燕弘添在床榻边坐下,托起青枫的下巴让她正视他的眼睛,笑道:“说给朕听听吧,省得你作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太后皇后又来找麻烦,朕心里有个底也好应付。”
  
      萧雨算准了时辰,猜到燕弘添应该起身了,来到门外发现房门未关,刚走进外室,就听见皇上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从里间传来,隔着屏风看去,晨光中两人坐在床上说话,朦胧间自然是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不难听出皇上语气中的宠溺和纵容。轻轻一笑,萧雨悄悄退了出去,还不忘把门带上。
  
      燕弘添自己或许都没有发觉对青枫已是这般纵容,青枫更是领会不到,自然不领情,直接白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轻哼道:“惊世骇俗不敢,只是皇子不能过来和我住,那我过去和他住总可以了吧。”
  
      “你……”燕弘添哭笑不得,嫔妃搬去与皇子同住,可是历朝历代都没有的事,她就是她所谓的不坏规矩?
  
      青枫想想也觉得有些过分,但让她随了这不近人情的规矩,她又不甘心。思量许久,心中有了主意:“如果这也不行,那我就每天辰时过去看他,亥时再回清风殿总可以了吧。你们皇室规矩中,没规定母亲每天见自己的孩子几个时辰吧?”
  
      “皇儿是你的孩子,不管你有没有陪伴在他身边,他都是你的孩子,你何须事事亲力亲为。”辰时去亥时回,和住在那里有什么区别?出身皇室,看惯了宫中母子相处方式的燕弘添真的不能理解青枫的执拗。
  
      她不想自己的儿子变得如燕弘添一般喜怒难测,沉冷无情,更不希望他如燕儆般骄纵无知。她想亲自陪伴、照顾、教导她的孩子,所以她必须说服他。
  
      “因为……我不想以后,我的孩子问我,什么叫做母子之情。”青枫知道自己又走了一步险棋,果然,她话音才落,燕弘添的脸色立刻一沉,这些日子以来时而带笑时而幽深的黑眸充满了冷戾的寒光,锐利的目光如一把冰刀,一点点的凌迟着她。
  
      “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这就是所谓的君王的怒气吧,她是踩到他的痛处了,但也唯有这样,才有机会说动他。青枫紧张的握紧双拳,借由手心的疼痛来缓解那由心而生的恐惧和寒意,“燕弘添,我是他的母亲,我不想每天只有在请安的时候才能看见他,不想他跟乳娘比跟我亲,更不想我的儿子是嬷嬷和太监带大的!”
  
      两人就这样彼此不让的冷视着对方,那双深若寒潭的黑眸里看似波澜不惊的目光底下隐藏着汹涌的暗潮,与这样的眼对视,会让人忘了呼吸。就在青枫快窒息的时候,燕弘添冷冷吐出两个字:“一年。”
  
      什么一年?
  
      他是说……孩子可以和她在清风殿住一年?青枫眼睛一亮,他竟然答应了?青枫满心欢心,“谢谢……”
  
      她话还没说完,燕弘添却不再看她一眼,起身大步离去。他离开后,那迫人的压力也随之散去,一直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青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管了,一年也好,在这一年时间里,她还可以再找机会说服他,虽然很难。
  
      青枫躺在床上,身体很累,却睡不着,也不想动,就这样盯着床帷发呆,直到如意进来,问她要不要用午膳,青枫才回过神来,竟快午时了。
  
      让如意端了几个小菜上来,青枫胃口不是很好,草草吃了几口,便迫不及待的对身边的如意说道:“如意,让奶娘把孩子抱过来。”
  
      “是。”知道自家主子念子心切,如意快步出门,不一会,领着一名女子回来了,这女子不是几天前那个乳娘,她年纪看起来不小,三十出头,皮肤白白净净的,人也很安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