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错嫁良缘 > 第一百一十章 惊天秘密 下

第一百一十章 惊天秘密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过几天的排查和对死者贴身物品的认领,死者身份已经确定,是皇宫宫中的宫女,名叫怡月,失踪三天后,在东苑井里发现尸体。东苑是后宫中毕竟偏的院落,那口水井用得也极少,是为了防止后宫东面失火没有水源救火,开凿来应急用的。
  
      这次的案子,燕弘添没有交给刑部,顾云也不好动用单御岚的人,于是就把葛惊云,冷萧调到身边。
  
      “叩叩叩”,卓晴和顾云小声讨论着案情,敲门声忽然响起,顾云扬声说道:“进来。”
  
      冷萧推开房门,却没进去,说道:“头儿,我找到一个宫女,她说她几天前见过死者。”
  
      顾云眼前一亮,说道:“请她进来。”
  
      面对这样的情景,顾云很是不习惯,上去把她拉了起来,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坐下说话。”
  
      女孩连忙往后退了两步,急道:“奴婢不敢。”
  
      顾云无奈,用巧劲把女孩拉到椅子旁,一边压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椅子上,一边说道:“我问什么,你据实答就可以了。”
  
      女孩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顾云严厉的声音吓得女孩抖得厉害,唯唯诺诺的回道:“怡月是……奴婢的老乡,奴婢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三天前的晚上。”
  
      卓晴好笑的斜睨了顾云,顾云撇撇嘴,检讨了一下自己,在将军府呆惯了,说话习惯了响亮直接,自己语气确实有点冷硬,把人家吓着了。顾云轻咳嗽一声,尽量把声音放柔和,说道:“你别害怕,把你知道的细细说出来就行了。”
  
      女孩稍稍抬眼,看到卓晴和顾云面色温和,女孩才定了定心神,回道:“那夜刚过了亥时,怡月忽然慌慌张张的跑来找奴婢,问奴婢借一百两银子,奴婢哪有这么多钱,问她出了什么事,她说她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要立刻逃出宫去,不然她必死无疑,奴婢问她是什么秘密,她又不肯说,奴婢没有办法,把身上仅有的十两银子给她了。这几日都没有她的消息,奴婢以为她真的已经逃出宫去,谁知……谁知……”
  
      “你最后看到她时,她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痕?”
  
      女孩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她只是脸色惨白,好像真的被吓得不清。”
  
      “她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有。”女孩立刻点头,从袖间掏出了一条粉紫色丝帕,恭敬的递到顾云面前。“一条丝帕,说是给奴婢留作纪念。”
  
      顾云接过,正面反面仔细看了一遍,除了右下角秀了一个图案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
  
      顾云细看那个图案,好像是一个字,不过是经过特别设计的,有些变形,普通的繁体字她看得懂,这样的她就看不明白了。卓晴也和她差不多,无能为力的摇摇头。
  
      顾云想了想,朝身边的冷萧招招手,丝毫不觉得尴尬的问道:“这个是什么字?”
  
      冷萧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回道:“是一个‘阑’字。”
  
      又仔细看了一遍丝帕,暂时没有什么线索,顾云对那一直坐立不安的女孩说道,“你先回去吧,要是有什么要问你的,会再传你。”
  
      “是,奴婢告退。”女孩吁了一口气,行了礼就退了出去,冷萧也跟着走了出去。
  
      顾云又把那帕子摊在桌上研究,卓晴忽然笑道:“你不怕他们说你是文盲?”刚才冷萧那副惊诧的表情,她看着就很想笑,估计他怎么也不相信名满天下的才女不认字!
  
      “字扭成那样,我本来就不认识,也不怕他们说。不过……”顾云诡异的一笑,“我猜他们不敢。”
  
      看她那得意的样子,卓晴白了她一眼,低头研究起那块丝帕。
  
      “惊天秘密?”卓晴喃喃自语,猜测着在宫里什么才算得上惊天秘密。
  
      顾云点了点丝帕上的字,说道:“看来我们要先从这个‘阑’字入手。这条帕子质地不错,不像是一个宫女用的东西,去问问宫里丝织房的人,或许有线索。”
  
      顾云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有了线索就不会放过,两人拿着丝帕来到丝织房。这次她们算是奉旨查案,高进还指派了一个老太监配合她们,有人带路,两人很快找到了一名在丝织房干了三四十年的老嬷嬷。
  
      顾云掏出丝绢,递到她面前,问道:“你认得这条丝帕?”
  
      那老嬷嬷接过丝绢,在手里摸索了一会,摸到丝帕上那个阑字的时候,手指顿了一下,很快又把丝帕还给了顾云,回道:“老奴不认得。”
  
      刚才她眼底一瞬间的异色没能逃过顾云的眼睛,顾云没接丝帕,淡淡的回道:“不认得你怕什么?”
  
      老嬷嬷有些慌乱的抬头,看进顾云清明的双眸里,复又无奈的低下头,指着丝帕一角,说道:“老奴认得这个‘阑’字。”
  
      顾云有预感,这个老嬷嬷一定知道什么,没逼问她刚才为什么说谎,只是继续问道:“这个阑字的图案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老嬷嬷缓缓点头,低声回道:“‘阑’是以前贵妃的闺名,当年她用的东西,丝帕,衣裙都会秀上这个字,所以老奴认得,但是自从贵妃过世之后,就没在见过了,现在再看到这个字,老奴才会有些恍惚。”
  
      恍惚?恍惚到说谎?顾云盯着老嬷嬷的脸,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继续道:“贵妃是什么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