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寻秦记 > 第二章 歌姬之首

第二章 歌姬之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项少龙道:“有没有中途离团嫁人的呢?”
  云娘点头道:“有!但却不多。嫁给那些公卿大臣有什么好,未得手前当你如珠如宝,得手后便似再不值一顾,回到家里还要给其它众多妻妾视作敌人,怎及得在歌舞伎团的写意。将来赚足了钱,回到乡下要嫁谁都可以啦。”
  项少龙点头道:“一入侯门深如海,你们懂得这么想确是聪明。”
  云娘双目亮起来,赞叹道:“一入侯门深如海,这句话棒极了,定要告诉小姐,她正编写一首深闺怨妇的舞曲,说不定可加进这一句。”
  项少龙惟有报以苦笑。
  云娘兴奋起来,移到长裙碰上他膝头的亲近处,低声道:“这次到临淄去,还有与其它两个名姬较量之意,所以大小姐非常紧张,绝不希望分别在桓公台和稷下学宫的两场歌舞,会给兰宫媛和石素芳比下去。”
  项少龙想起这两个与自己有过瓜葛的美女亦会到临淄去,稷下学宫不用说是稷下剑圣忘忧先生曹秋道的大本营,桓公台却不知是什么地方,遂请教云娘。
  云娘吐气如兰道:“桓公台又称环台,是齐宫内一座壮丽的大殿,当年桓公最爱在此宴会宾客、聚召群臣,遂以他为名。未曾到过桓公台表演的歌姬,便不算有身份。”
  项少龙听得悠然神往,齐国乃春秋战国的超级大国,文化源远流长,自己过门不入,实在可惜。不过小命要紧,何来旅游的闲情,只好不去多作遐想。
  云娘上身俯过来,柔声道:“这次齐王的出手很大方哩,两场歌舞共二百锭黄金,到时由你去收钱。”
  项少龙吓了一跳,二百锭金子是当时代的天文数字,可见齐人的穷奢极侈。若把这些钱用往军队去,足可支付五百人的一队兵将一年的饷银。
  云娘微嗔道:“人家什么都告诉你,你还未说会怎样酬谢人家。”
  项少龙暗忖既是避无可避,惟有抛开一切好好享受飞来的艳福。伸手搂着她蛮腰,正要拥入怀里,船身微颤,缓慢下来。两人大讶,明天才可抵达翟城,为何船却像要停下来的样子?灯火由前方映照过来。项少龙乘机跳起来,移往窗旁,探头外望,见到前方有一艘大船,正在减缓船速,好让他的船队赶上。云娘挤到他旁,娇躯紧贴着他俯前张望。
  项少龙道:“是谁的舟驾?”
  云娘细看对方插在船尾的旗帜,忽地叫道:“谈先生来了!他乘的是韩国上大夫的船。”
  项少龙见她兴奋得发亮的俏脸,猜到谈先生与她的关系非比寻常,否则她不会兴奋得像头发情的叫春猫。
  男人就是这样,他本以云娘的痴缠为苦,对她只有好感而无爱意。这时见有了“情敌”,不由掠过些微嫉忌之意,有点酸溜溜的问道:“谈先生是何方神圣?”
  云娘欢喜得什么都不再有理会的兴趣,雀跃道:“谈先生是南梁君府中最懂诗辞音律的人,更是守信的人,说过会到临淄看我们的歌舞,现在果然来了。我要告诉凤姐!”言罢置项少龙不顾,旋风般出门去了。
  项少龙只好对“砰”一声关上的房门报以苦笑,同时心中升起一种奇异感觉。南梁君的名字为何有点耳熟,究竟曾听谁人提起过呢?两艘大船缓缓靠近。
  凤菲和一众歌姬到了甲板上来,欣然静候,显示同道中人的谈先生,在她们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云娘更是不停的与其它歌姬频频挥手。在灯火和月照下,对方船上靠近这边的船沿处,站了十多人,也在不断挥手回应,气氛热烈。连着钩子的绳索抛了过来,项少龙忙指挥家将接着,把对船缓缓拉近,船速更缓。到清楚看到对方脸貌的距离,项少龙虎躯一震,他见到一位阔别多年的朋友。那人亦游目到项少龙处,呆了半晌,以剧震回应。
  赫然是肖月潭。
  项少龙终记起“南梁君”之名,是听自图先。肖月潭到了韩国,投靠南梁君府当客卿,此人多才多艺,难怪如此得歌舞伎团众姬的欢心。“隆”的一声,两船因轻微的碰撞抖颤了一下,合成一块儿。
  对方船上伸出跳板,搭到这边船上,肖月潭一马当先,带头领着几个随人举步走过来,先朝项少龙打个眼色,呵呵笑着来到凤菲身前,施礼道:“去春一别,至今竟年,凤小姐妙绝天下的歌舞,仍萦绕梦域,想不到今夕竟能相逢河上,谈某真的要感激老天爷的恩赐。”
  凤菲领着众姬还礼,微笑道:“昔日在韩,畅谈竟夜的美事我们仍是回味无穷,更感获益良多,今夜再巧遇先生,怎能不竭诚以待,请谈先生和贵介们到舱厅用茶。”
  肖月潭打出手势,教他船上的手下收回绳索跳板,领着随人与凤菲进舱去了。恨不得立即与肖月潭详谈的项少龙只好压下心中的冲动,同时心中欣慰。只看肖月潭的架势,便知他在南梁君府内非常得意,否则怎能如此乘船应约,到临淄来看三大名姬同场较艺的盛事。心中的些许妒忌之心更是不翼而飞,看来老小子风流如故,不知他除云娘外,还弄了哪个歌姬上手?两船分开来之时,项少龙钻入大舱去,好看看肖月潭的情况。到舱厅正门处,肖月潭正向凤菲等介绍随来的三人,都是南梁君府的重要客卿,只看他们模样,便知是学富五车的人。
  凤菲与众姬和云娘坐在左边的席位,肖月潭等则坐在另一边,气氛热烈。云娘亲自向四人奉茶,还不断向肖月潭抛媚眼。肖月潭瞥见他,当然要装出不大留神的样子。
  项少龙感到自己与厅内的气氛格格不入,正踌躇应否进去,一名本站在祝秀真身后的婢子移过来,厌恶地道:“小姐说这里没有你的事,管事去打点其它事情吧!”
  项少龙听得无名火起,向祝秀真望去,只见她眼尾都不望向自己,只是嘴角露出不屑的神色,不由向那婢子低声冷喝道:“滚开!”
  婢子怒极朝他瞧来,看到他双目射出森寒的电光,花容失色,退了两步。项少龙心想这就是宁要人怕不要人爱的效果,大步走进厅内。
  凤菲见他进来,亦觉有点不合他的身份,蹙起黛眉介绍道:“沈良是我们歌舞伎团的新任管事,快来见过谈先生。”
  肖月潭长身而起,与项少龙同行见面之礼,笑道:“沈兄长相非凡,以后我们要多多亲近。”
  三个随他来的客卿均感奇怪,肖月潭一向恃才傲物,少有对人这么亲热,何况对方只是歌舞伎团区区一个管事。就算是创办三绝女石素芳那歌舞团的金老大金成就,地位仍难和石素芳相媲,在权贵眼中只是一个较有地位的奴材而已。董淑贞、云娘、祝秀真等亦心中奇怪,不明白肖月潭为何如此礼待项少龙。两人则是心知肚明,难掩异地重逢的狂喜。
  肖月潭请项少龙在身旁的席位坐下后,为避人嫌疑,不敢交谈,与凤菲等畅聊起来,话题自离不开音律诗歌的题材。项少龙对此一窍不通,想插口说上一句都办不到。
  只听其中一名叫幸月,生得娇小玲珑,姿色比得上祝秀真的美姬道:“听说谈先生常到民间采风,收集民谣,而《齐风》在《诗经·国风》里乃精采的部份,想这次先生必不会空手而回。”
  陪肖月潭过船来的一名叫仲孙何忌的英俊儒生正和其它两人神魂颠倒地瞧着凤菲,闻言笑道:“谈先生近数年曾经两度到齐国,早满载而归。”
  项少龙听得有悟于心,知肖月潭因厌倦肮脏的政治游戏,故纵情诗歌文艺,反赢得超然的地位。
  董淑贞欣然道:“那更要向谈先生请益。”
  肖月潭一捋垂须,神态潇洒,令项少龙想起在邯郸初会他时的情景。这么多年了,他怕该有四十岁左右。但看来仍是年轻而有活力,难怪云娘这么迷恋他。
  他谦让两句,油然道:“来自民间里巷的采风,不外描写风土民情,表现民间的悲欢离合,但数最感人的,仍是描写战争和男欢女爱的诗歌。所谓家贫则思良妻,国乱则思良将,苦难中每见真情,诚不爽也。”
  云娘微笑道:“民间的情歌率直大胆,齐人居于大海之滨,思想一向奇诡开放,齐歌当更加精采,谈先生可否唱两首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肖月潭在众女渴求的目光下,拍几唱道:“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虫飞薨薨,甘与于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这首曲描述的是在静谧的夜色里,幽室内一对恋人密会的动人情景,抱怨是那可恨的公鸡因日出鸣叫吵醒他们的甜梦。女的催男走时,男的却说那只是苍蝇在叫。女子又说东方亮了,男的却指那仍是月亮的光芒。女的没法,惟有说若那是苍蝇的嗡嗡声,我愿陪你再共谐好梦,但若你应该归去而仍不走,会惹其它人说你不是。此曲旋律素朴自然,内容热烈诚挚,描写生动,充满生活气息。由肖月潭那带点嘶哑又充满磁性的嗓子唱出来,谁不动容。
  项少龙心迷神醉之时,天籁般的动人声音由凤菲的檀口吐出来,接下去唱道:“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闱兮。在我闱兮,履我发兮。”
  此歌描写的是另一对男女幽会的情景,以男方作第一人称自述,说的是当东方的太阳初升时,一位美女溜到我的屋内,轻轻伴随我的脚步。她为何来呢?或者只是偶然来到,见我正沉吟掷躅,故才伴我同行吧!
  项少龙尚是首次亲聆她的歌声,只觉风格奇特,与兰宫媛和石素芳并大不相类,其它以前听过的歌姬更是绝不能与之媲美。她不但唱得极好,还有种不守成规,离经叛道的意境。就像在彩虹般色泽的流云似水中,浮载着沉郁而浓得化不开的深情。歌声变化万千,抑扬顿挫,呼气吸气与歌声结为一体,无限地加强了诗歌的感染力。她一字一句的轻柔地把整个情景安置在音乐的空间里,奇异的笃定更使人感慑得不敢不全神静听。唱罢项少龙跟着肖月潭等轰然叫好。
  肖月潭一点没因自己的光采被凤菲完全掩盖而不悦,诚切问道:“此曲从未得闻,不知是否凤小姐新作。”
  凤菲淡淡道:“正是凤菲新作,让四位先生见笑了。”
  肖月潭等人赞叹不已。
  肖月潭方面另一叫游吉的壮汉叹道:“得闻凤小姐天籁之音,顿起朝闻道、夕死可矣之慨。”
  凤菲谦让道:“游先生过誉。”
  至此项少龙方明白凤菲能得享盛名,备受各国王侯尊崇,确有道理。对这么一位多才多艺的美女,谁能不爱惜?当然,假若她要引退,当是另一回事。在她的光芒下,董淑贞等只能算作陪衬明月的小亮星。
  肖月潭的声音响起道:“我们四人无不羡慕沈兄,若你的管事之位可以让出来,保证我们要争得头破血流。”
  项少龙从沉思惊醒过来,苦笑道:“谈先生真会说笑,小弟还是首次听到大小姐的歌声哩!”
  四人大讶,肖月潭的惊讶当然是装出来的。云娘为他们解释清楚。
  仲孙何忌乘机试探项少龙的深浅道:“沈管事有何评语呢?”
  项少龙随口应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今趟连凤菲都为之动容。
  项少龙心叫惭愧,赧然道:“小弟对音律是门外汉,但大小姐的歌声确教小弟颠倒迷醉。”
  游吉大讶道:“难怪精通相人之道的谈先生要对沈兄刮目相看?沈兄用辞运语之炒,是游某生平罕遇,什么‘门外汉’、‘颠倒迷醉’,无不刻划得入木三分,更不要说‘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这可传诵于世的绝句。”
  项少龙知道不宜锋芒太露,不敢再说话,更不敢接触包括凤菲在内许多正向自己灼灼而视的目光。
  董淑贞道:“谈先生刚才随手拈来的齐曲非常迷人,难怪孔丘当年到齐,耳闻目睹韶乐的演奏盛况,有‘三月不知肉味’,又有‘尽善尽美’的赞语。”
  肖月潭笑道:“上次看完董小姐的九韶妙舞,谈某到现在仍不知肉味如何哩!”
  众人笑了起来。董淑贞更是神情欢畅,大感争回不少面子。项少龙暗忖原来董淑贞擅舞,怪不得能坐上歌舞伎团第二把交椅的位置。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肖月潭等仍是依依不舍。
  云娘更是舍不得他走,叹道:“若这艘船大一点就好了,那样在到临淄的几天途程中,可和谈先生畅论古今曲乐。”
  游吉热切地道:“只要有一角之地,我们于愿足矣。”
  董淑贞道:“怎可委屈四位先生,大可教人让出几间房来,四位若不嫌弃……”
  仲孙何忌等喜出望外,连声答应。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我那间房只得小弟一人,若……”
  肖月潭乃跑惯码头的老狐狸,哪还不会意,大笑道:“就让谈某和沈兄同居一室,好多听点沈兄的绝妙言词,明早再教人送来我们的衣物用品。”
  回到房里,吹熄油灯,两人坐在地席一角畅叙离情。
  肖月潭听毕他逃亡以来的遭遇,赞叹道:“少龙率领着千军万马之时,固然把东方诸国弄得人仰马翻,人人惊惧;想不到其后单枪匹马,亦到处搞得天翻地覆。现在韩赵魏三国在少龙西返之路上重重布防,如若贸然回去,风险实在太大,你更不值得冒这个险。”
  项少龙道:“楚人有什么反应?”
  肖月潭道:“完全没有反应。但人心难测,楚境亦非绝对安全。照我看,少龙该先避避风头,使三晋深信不疑你确已回到中牟,再从容由我掩护你回秦好了。”又道:“我会使心腹回报咸阳图管家,再由他向嫣然等报平安,你可放心到齐盘桓一段时间。”
  项少龙苦笑道:“你可认我出来,别人难道不可以吗?”
  肖月潭细看他一会,道:“你留了须后加上消瘦不少,样子确变得很厉害。我也因你呆瞪着我,兼之我两个月来一直担心你的事,才认了你出来。我精通易容之术,只要做点手脚,修饰一下你现在杂乱无章的胡子,又改变你的发形,加上顶冠,保证田单与你面对面都认不出你来。说到底,谁像我般认识你那么深呢?”旋即笑道:“让我传你口吃之技,那就更没有破绽。以你现在的身份,接触的顶多是田单下面的人,何须担心。”
  项少龙一颗心登时活跃起来。说真的,他实在有点不舍得离开凤菲,那不是有什么不轨企图,而是很想看看她的歌舞,并尽保护她平安离齐之责。忽又颓然道:“你若改变我的形貌,歌舞伎团的人会怎么想?”
  肖月潭轻松地道:“我可以逐点逐点改变你的样子,那就谁都不会觉察,还以为你因发须的改变而看似有点怪异,放心吧!少龙该知道我肖月谭的本领。”
  项少龙心怀大放,笑道:“我怎敢不信任你的本领,对你的风流本领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肖月潭道:“你是说云娘和淑贞吗?两个女人都是骚媚入骨,不信你可试试看。”
  项少龙失声道:“董淑贞都给你弄上手?”
  肖月潭道:“董淑贞和很多人都有一手,此事有何出奇?不过她的陪夜费是她们中最昂贵的,和她温存一趟够你肉疼。”
  项少龙皱眉道:“那她们和妓女有何分别?”
  肖月潭道:“当然有分别,你要先哄得她们欢心,还要千求万请,方可一亲芳泽。嘿!以前搭线的是张泉那小人,现在岂非换了你吗?”
  项少龙愕然道:“我岂非变成扯皮条的龟公?”
  肖月潭不解道:“什么是扯皮条?什么叫龟公?”
  项少龙苦笑道:“不要谈这些没趣的问题,这次究竟还有些什么人会到齐国来贺寿?”
  肖月潭冷笑道:“吕不韦正是其中一人,你知该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项少龙心中一震,想起单美美说过齐国未定太子人选的话。在这瞬间,他已知道奇异的命运,正以最奇异的方式,把他卷进这个漩涡里。秦国不是正和东方五国交战吗,为何吕不韦可大摇大摆地出使来齐。同时想起久无音讯的善柔。他会在临淄遇上她吗?
  项少龙盘膝坐在席上,让半跪于身后的肖月潭在他头上弄手脚。
  老朋友低笑道:“我虽精通装神扮鬼的易容术,但自己真正用上的机会却不多,反而是在你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确是异数。”稍顿续道:“我改变你束发的方式后,再把你的须鬓分多次染得变成有少许花白,使你的年纪看上去大一点。”
  项少龙担心道:“岂非不能用水洗发?”
  肖月潭傲然道:“我调出来的染料,哪有这么容易冲洗掉,若能不时加染,更不会有问题。”又笑道:“还有几天才到达淄水,你最辛苦是要改掉说话的习惯,以前扮董马痴时的故技当然不可重用。就改为带点口吃,包保没有人可听出破绽。”
  项少龙苦笑道:“说不担心可是骗人的,最怕就是给见过我的人由身形识破真相。”
  肖月潭哈哈笑道:“齐国原属东夷,大多人身形雄伟,高大如少龙者虽不多,却不是没有。少龙只要装得偃凄猥琐一点,走起路来时不要昂首阔步,保证不会出漏子。”
  项少龙想起齐人是山东人,出名强悍高大,也就释然。
  肖月潭瞥了窗外天色一眼,低声道:“快天亮了,我们谈足整晚,却是愈说愈精神,很少这么畅快的。自被吕不韦遣人偷袭后,我……”见项少龙沉默下来,歉然道:“我不该提起这件事的。唉!想起那事,我便睡不安寝。”
  项少龙断然道:“政储君登位之日,就是吕不韦败亡之时,谁都不能改变这命运。”
  肖月潭当然不会明白他话内具有历史宿命的含意,提醒道:“少龙千万勿要轻敌,吕不韦在秦掌权这么久,绝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挣来的权位化作乌有。”压低声音道:“我这次来齐,本是要找机会把他刺杀,好为三公主和自己报仇,现在有了少龙,更有把握。”
  项少龙心中叫苦,因为历史书上写明吕不韦是死于小盘登基之后的秦国,若要趁吕不韦来临淄的机会行刺他,注定必败无疑。这想法当然不可说出来,只好道:“这事须得从长计议,而且这样干不够痛快。我要亲眼看到他辛苦建立和得来的一切被我一点一点的毁掉,等若逐块的削掉他的肉,如此方能消我的心头之恨。”
  肖月潭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哈!完成了。你看来更不像项少龙!待会我弄方铜镜来给你照照看。趁还有点时间,我们还是睡上一会吧!”
  睡了不到半个时辰,项少龙给开门声惊醒过来,偷眼一看,在昏暗日出前的光线中,云娘蹑手蹑足摸进来,吓得连忙诈睡。云娘认清谁是谁后,钻到肖月潭的被窝里,接着响起肖月潭被弄醒的抗议咕哝,旋又被亲嘴的声音代替。项少龙心中苦笑,若不是肖月潭来了,现在享受与云娘亲热的该是自己。同时醒觉到身份地位的重要,自己以前有身份有地位,加上出众的外表,在情场上自然战无不利,夺得多位美人芳心。但现在一派落泊模样,又只是个当奴仆的下人,自然吸引力大减。听着另一边传来相互调笑的挑逗声音,他却心如止水,不片刻重返梦乡,与远在咸阳的妻儿相会,出奇地竟是肖月潭把他唤醒。
  此时天色大明,项少龙因近来睡得很多,所以昨晚虽少睡两个时辰,并不觉得辛苦。可是肖月潭仍是精神翼翼,禁不住大奇道:“我还以为你会爬不起来。”
  肖月潭尴尬道:“这女人真饥渴,幸好我是愈多女人愈有精神那种人。船快要泊码头,我会安排手下持密函到咸阳交给图总管。你放心吧!我和总管有一套秘密的暗语,密函落到别人手上,亦看不懂的。”
  项少龙由温暖的被窝钻出来,笑道:“你办事,我怎会不放心?”
  两人穿衣后分头行事。不久船泊码头,项少龙首次执行管事之职。幸好凤菲派出爱扮男装的俏婢小屏儿帮忙指点,一起到岸上采购所需。除食用之物外,其它是丝缎和胭脂水粉等物。忙了大半天,到黄昏返回船上去。小屏儿对他颇为傲慢,项少龙暗忖自己在她眼中只是个较有身份的下人,遂不以为意。
  策马回程,走在前头的小屏儿忽然堕后少许,与他并骑而驰,神色平和道:“小姐教我提醒你,虽然升为管事,却更须检点行为,不要像张泉和沙立般破坏团内的良好风气。”
  项少龙愕然道:“小人不明白小姐的话意何所指?”
  小屏儿嘟起小嘴冷哼道:“你自己知自己事,昨晚有人见到云娘到你房内去。谈先生是君子,当然与他无关。哼!勾上人还要抵赖。”
  项少龙哑口无言。他自然不会出卖肖月潭,破坏他在凤菲眼中的君子形象,只好把这只“死猫”一口吞掉。小屏儿露出鄙屑神色,不再理他,策马领先去了。
  晚饭后,项少龙回到房中,肖月潭坐在席上,凭几专心研磨染料,笑道:“奔走半天,张罗到这些东西。我准备把你脸上的皮肤弄得黑一点,使你看起来更粗犷。”
  项少龙在他旁坐下,笑道:“知不知道我给你顶了黑锅。”
  肖月潭讶道:“什么事?”
  项少龙遂把俏屏儿的话复述出来。
  肖月潭沉吟片晌,哑然失笑道:“高傲的妮子在嫉忌呢!少龙确有魅力,竟能令她着急。”
  项少龙苦笑道:“肖兄莫要说笑。”
  肖月潭欣然道:“少龙智计过人,想不到却会在阴沟里翻船,中了这个小妮子的狡计。想想吧!这几天天气这么冷,谁会在人人睡熟时四处走动,亲眼看到云娘摸到我们房里来。定是给云娘的贴身小婢发觉主子离开房间,遂告诉这爱穿男装的漂亮丫头。于是她猜到云娘找你偷情,岂知一试就试出来,只不过弄错对象。”
  项少龙为之哑口无言。
  肖月潭捧腹道:“除了凤菲外,舞伎团有何良好风气可言。你当凤菲不知道我和云娘有一手吗?我是出名风流的人。只是屏儿那丫头心生妒意,故意借凤菲来压制你。”
  项少龙恨得牙痒痒道:“我迟早要整治这丫头。”
  肖月潭笑道:“最好在被窝内整治她,让她在你胯下称臣。”
  项少龙苦笑道:“现在我哪还有拈花惹草的闲情?不过是想有机会时作弄她一下来消气,而且我认为她根本看不起我。”
  肖月潭道:“若她不着急,只会来个不闻不问。你是个中能手,当知女人的心最不可理喻。愈是针对你,愈是对你有意。”
  项少龙不想讨论下去,改变话题道:“为何不见你那几位同伴回来呢?”
  肖月潭道:“你指仲孙何忌他们吗?我使了点手段,教他们留在我那艘船上,免得他们对我两人过于亲近而起疑心,用的自是小屏儿那招假传旨意的手法。”
  两人对视失笑。
  肖月潭把磨好的染料藏入刚带来的衣物箱里,拍拍手道:“凤菲今晚排演歌舞,嘱我去给点意见,要一道去看看吗?”
  项少龙躺了下去,道:“若我今晚起来时不见你,是否可在云娘房中找到你呢?”
  肖月潭摇头苦笑的去了。不一会上层传来舞乐之音,项少龙却是思潮起伏。想不到重重转折后,终仍是要到齐国去,不知是祸还是福。战国七雄的齐、楚、燕、赵、魏、韩、秦中,除燕韩两国首都未到过外,其余都在他的时空旅程之内。回程时,很大可能会随肖月潭到韩京去,却该与燕国无缘。从燕国联想起太子丹与其它人,最后龙阳君的“娇容”浮现,不禁睡意大减。明早会继续航程,会不会在临淄又遇上曾是患难与共的“叛友”呢?在战争的时代,每个人都为自己效忠的国家或人尽力谋取利益,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某一程度上,他项少龙其实是为历史尽忠。一切早给命运之手安排好,而他只是一个忠实的执行者。问题来了!假设没有他,历史仍会如此吗?照道理当然是完全两回事。至少小盘便当不上秦始皇。没有秦始皇,可能便没有大一统的中国。像秦始皇这种雄材大略的人,即使在中国历史上也不常见。
  或说秦国发展到这时刻,谁当上皇帝都可统一中国,他却绝不同意。事实上他由于此时身历其境,更明白那只是事后孔明的说法。胜败往往只是一线之隔。假若秦国没有王翦、李斯,嘿!没有自己这个关键人物,要征服六国只是痴人说梦。既是如此,为何历史上却没有写下自己这号人物?
  想到这里,立时浑身出冷汗。以前想到这问题,总是一闪即逝。惟有此刻没有人令他分神,又闲得要命,故能对此作出进一步深思。他曾向小盘提出过要他把一切有关自己的事彻底抹掉,是基于一个可怕的想法。假若不是出于自己主动提议,而是由小盘主动地做,那就大为不妙。说到底,现在唯一能影响小盘当皇帝的漏洞,就是他那不可告人的身世。吕不韦精明厉害,又是知道“内情”的人,见到小盘完全不把他当作父亲,难保不会生疑。当日图先便对自己胆敢让鹿公等对小盘和吕不韦进行滴血认亲而惊骇欲绝,所以小盘身世的保密工夫,不是全无破绽。
  想到这里,更是汗流浃背。现在只有朱姬和他两个人知道收养真正蠃政的那家人所在,如若朱姬把秘密泄漏给缪毒知道,小盘立即陷身在很大危机中。以小盘的性格,绝不会让任何人来动摇他的宝座。他或者不会杀自己。但朱姬呢?
  “咯!咯!”
  敲门声响。
  项少龙讶然坐起来,道:“谁!”
  “咿呀!”
  门开。
  一位小婢溜进来,笑脸如花道:“沈管事好!”
  项少龙认得她是美歌姬祝秀真的随身小婢小宁,昨天还想把自己赶离舱厅,现在却是眉目含情,春意盎然,不解道:“小宁姐有什么事?”
  小宁眼角含春地移到他旁坐下,微笑道:“人家是赔罪来呢!噢!沈管事这么早睡觉吗?”
  项少龙见她神态亲昵,生出戒心,正容道:“小宁姐不是要侍候秀真小姐吗?”
  小宁凑近了点,吐气如兰地低声道:“人家奉小姐之命来见你,唉!旅途寂寞,小宁想找个人聊聊啊!”
  项少龙皱眉道:“你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小宁蹙起黛眉道:“不要将人家当作仇人般好吗?嘻!不过你发怒时的样子很有霸气,看得人心都动了,好想任由你惩罚处置。”
  项少龙终是男人,不由心中一荡,仔细打量起这个俏婢来。
  她年纪绝不超过十八岁,虽只中人之姿,但眉梢眼角洋溢春情,胸脯胀鼓鼓的,腰细腿长,皮肤滑嫩,要说不对她动心就是骗自己。
  正思量该否拖她入怀,旋又大感不妥,心中矛盾,小宁低声道:“不过现在可是小姐想你,小宁只好耐心苦候。”
  项小龙吓了一跳,失声道:“你小姐……”
  小宁点头道:“你该知小姐在哪间房吧。今晚初更过后,小姐在房里等你,只要推门进去便可以。嘻!事后莫忘谢我这穿针引线的人呢。”
  话完一溜烟的走了。项少龙目瞪口呆的坐着,祝秀真在众歌舞伎中姿色仅次于凤菲和董淑贞,以前摆出一副憎厌自己的高傲样子,原来却是对自己暗动芳心。飞来艳福,自己是否应该消受?若给凤菲知道,会如何评量自己这个人。
  自离开咸阳后,除了在大梁时和秋琳有过一手,一直过着苦行僧式的独身生活,此刻松懈下来,又给云娘那荡妇挑起绮念,突然有这么送上门来的风流艳姬,自然有点心动。这时更是睡意全消,不用说风情颇佳的小宁是和祝秀真共居一室,今晚若去偷香,很可能会一矢双雕。忽又涌起羞愧之心。家中的纪才女等正为自己担心,而他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怎对得住自己的良心。秋琳还可说是迫不得已,但要惹祝秀真却没有任何借口。猛地下了决心,躺回卧席去,拉被盖个结实。肖月潭此时哼着小调回来,神情欣然。
  项少龙奇道:“云娘怎肯放你回来?”
  肖月潭神色迷醉的手舞足蹈,应道:“这是我的养生之道,色不可无,但不可滥。告诉你,董淑贞很想和我再续前缘,还暗示我可做她好姊妹祝秀真的入幕之宾,看来她们是有事求我。”
  项少龙闻语默然,大感没趣。原来祝秀真只是这么一个女人。
  肖月潭见他神态有异,打量片晌奇道:“你睡不着吗?”
  项少龙叹道:“本要睡的!却给人吵醒!”
  肖月潭坐下,讶问其故。
  项少龙把事情说出来后,肖月潭沉吟片晌,忽然道:“好险!肯定是个陷阱!”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